2009年7月14日

郭沫若:我们应该怎样认识外蒙古独立?

(人民日报1950.02.24 )

这些歪曲中的另一个例子是关于外蒙古的独立的。在这一点上我想多说几句。反动分子企图煽动某些中国人的大汉族主义的感情,反对外蒙古人民建立自主的人民国家。但是请问。外蒙古附属于中国的时候,中国人对于外蒙古人民究竟给了些什么福利呢?难道不是某些中国的侵略主义者,派兵攻入外蒙古,在政治经济方面压迫外蒙古人民,这才激起外蒙古人民脱离中国而独立的要求吗?我们自己在封建主义与帝国主义双重压迫之下差不多不能自保,难道一定要强迫外蒙古人民跟着我们殉葬吗?我们在双重压迫之下,稍微有点觉悟的人便知道要求解放,难道外蒙古人民就不应该有点觉悟,不应该有解放的要求吗?

认真说,倒是外蒙古人民比我们争气些,比我们觉悟的早,比我们更清醒地能和社会主义地苏联做朋友,因而得到了帮助,而比我们早解放了。我们假如是站在大公无私地立场,我们倒应该向外蒙古人民告罪、向外蒙古人民致敬、向外蒙古人民学习地。更那里有什么理由跟在美帝国主义和蒋介石反动地后面,来对苏联"愤慨"呢?再请问,由于外蒙古的独立,在苏联方面究竟得到了些什么呢?岂不是和我们一样,仅仅得到了一个邻邦?

问题应该是----外蒙古脱离了我们之后,外蒙古人民是不是更加幸福了?事实告诉我们,外蒙古人民是更加幸福了。前几年国民党政府派到库仑去监视公民投票的一位姓包的,事毕回重庆,曾经在报上发过谈话。"库仑街头差不多每家人家都有了无线电。"这是国民党说的话,而且是有报可查的。在得到解放之后,外蒙古人民的生活和生产不是都已经充分地提高了吗?

人民中国和人民蒙古今后应该是亲密的兄弟,我们不能够固执着那种宗主和藩属的落后观念了。那是丝毫也不足引为光荣的!

今年四月,我们中国代表团到欧洲去,在捷克的布拉格参加拥护世界和平大会的时候,外蒙古代表团的团长齐登巴而先生,曾经为我们革命战争的辉煌胜利向我们致敬。他说:"日本帝国主义在远东称霸的时候,蒙古人民是寝息不安的,今天民主中国做了东方的盟主,我们蒙古人民就可以放心了。"

请看看蒙古朋友们的这种坦白的风度吧。难道我们不应该有同样坦白的气概吗?

以上文字摘自郭沫若《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四周年纪念日在北京新华广播电台对全国的广播》


参考资料:外蒙古是如何独立的

一、虎狼之心的斯大林

残杀了600~1000万假想政敌的斯大林,不仅是苏联人民的公敌,也是中国人民的最大敌人。不过,他的确堪称苏联民族的伟大爱国者(指狭隘偏激的爱国)。为了苏联的利益,他处心积虑,立下了汗马功劳----

纵观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苏联纯粹是因为遭到德国进攻迫不得已才加入了反法西斯阵营,与中国成为盟友。可是,中国14年抗战,苏联非但从来没有直接参加对日作战;而且不准盟国使用苏联领土借道援助中国;特别在中国人民最困难的阶段,苏联反而与日本签署中立条约,相互承认彼此所掠夺到手的中国领土,双方关系进入到了蜜月期。

二次大战,是一场空前的浩劫,几乎摧毁了地球的一大半。然而,得到美国援助的北极熊,却反而迅速膨胀了起来,成了颐指气使的一方霸主。

1945年初春,德意两大战争元凶败局已定,智慧超凡的斯大林紧紧抓住了一次使苏联势力最大化的天赐良机,主动邀请美英二巨头共同商议下一步对日作战方略。美国总统罗斯福一心想尽早结束战争,主张由苏方参加对日作战,以减少美军伤亡。斯大林事先已经洞察一切,此意正中下怀。于是,在美丽的苏联南方小城召开的这次三大国首脑会议,实际上一直由斯大林所主导,2月11日秘密签订的《雅尔塔协定》完全满足了斯大林的要求。该协定主要内容是:"在德国投降及欧洲战争结束后两个月或三个月内苏联将参加同盟国方面对日作战,其条件为:①蒙古人民共和国的现状须予维持。②俄国在1904年日俄战争中所丧失的权益须予恢复,即:库页岛南部及邻近一切岛屿须交还苏联;大连商港须国际化,苏联在该港的优越权益须予保证,苏联之租用旅顺港为海军基地须予恢复;中东铁路和南满铁路应设立苏中合办的公司共同经营,苏联的优越权益须予保证而中国须保持在东北的全部主权。③千岛群岛须交予苏联。"----显然,反法西斯同盟四大国之一的中国的民族利益受到了最大损害。因此,许多中国学者指出:这是最不讲道义最无耻的外交文书----而这正是斯大林刻意甩开中国召集这次国际会议的原因。但是,打击日本军队的主战场在中国境内,须由中国提出邀请,与中方签订军事同盟条约才行。而斯大林也清楚,中国根本无力单独打败日军。因此,当6月30日中国行政院院长兼外交部长宋子文前往莫斯科会谈时,斯大林傲慢霸道拒不让步,逼迫中方就范。然而,一个多月后形势突变。1945年7月26日中美英三国在德国联合发布《波茨坦公告》,亮出了要求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最后通牒。8月2日,杜鲁门离开欧洲返回美国,正式批准美军对日本进行核攻击。8月6日,美军第一颗原子弹落在日本广岛;8月8日第二颗砸在了长崎。两颗原子弹彻底摧毁了天皇裕仁的抵抗意志,日本全岛人心惶惶。斯大林生怕日本突然宣布投降,苏军师出无名。于是,当机立断,不顾还没有与中国达成协议,也不顾苏军部署尚未完成,抢先于8月8日夜间,命令148万苏蒙大军兵分三路对日军不宣而战发起全线总攻(8月9日补上宣战手续)。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闪电战。从23时55分打响,仅用7天时间,风卷残云摧枯拉朽,70多万日本关东军、20多万伪军全军覆没,被生俘69.4万。

中国与日军苦战了14年,可谓倾家荡产焦土一片;而苏联只对日本
"作战"7天,就恢复了在中国东北的所有特权、维护了俄占中国北方土地、割走了外蒙古,而且劫掠了日本在中国东北30亿美元以上的投资,还抢走东北人民不计其数的财产。
以极其微小的代价获得了巨大的收益。

我们曾经认为,这是苏联老大哥对中国的无私援助。其实,它是真真切切的趁火打劫巧取豪夺,是货真价实的高级侵略。

在抗日战争期间,东北是中国唯一没有遭到战争严重破坏的地方,而且是中国最重要的工业基地,但是被苏联劫掠之后满目疮痍狼藉一片!


二、聪明一时糊涂一时的罗斯福与缺乏远见的杜鲁门

"baidu百科"如是评价:"美国第32任总统富兰克林*D*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
)(1882.1.30--1945.4.12),一直被视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之一,是20世纪美国最受民众爱戴的总统,也是美国历史上惟一连任4届总统的人,从1933年3月起,直到1945年4月去世时为止,任职长达12年。他也是身残志坚的代表,受到了世界人民的尊敬."----

长长12年,应该说是"短短12年",罗斯福创造了世界史上三大奇迹:1、推行新政,成功地领导美国人民度过了历史上最恐怖的经济危机(笔者注:对此,有争议);2、领导全世界反法西斯同盟夺取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3、使美国的相对经济优势达到了巅峰状态。

特别应该点明的是:在险象环生的二战期间,罗斯福是最为同情中国并且提供了大量援助的外国领导人。

然而,聪明一时糊涂一时。

1943年英、美、苏三国领导人在德黑兰会议中决定美、英联军在法国开辟第二战场,让得到大量美国援助的苏联红军单独在东线发起进攻。这一决策到了
1945年纳粹德国即将崩溃的时候显现出了恶果,美、英两国才知道他们犯了一个战略性的大错误----养虎遗患已成事实。可是,英明出类拔萃的罗斯福并未汲取教训,1945年2月在雅尔塔会议上重犯了类似的错误,以至使苏联帝国也迅速达到鼎盛时期。这与他没有认清斯大林的本质有关,也与他已经病入膏肓生命之灯将要熄灭有关----正是:人无完人。

需要说明,罗斯福并非没有发现自己的错误。

1945年3月,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听到有关"雅尔塔密约"的传闻时,曾亲自晋见罗斯福求证事情真相。这时,濒临死亡的罗斯福已然记不清这份协定的主要内容了。他把备忘录交给赫尔利研究。数天后,赫尔利向他讲述这份协定对战后世界格局尤其是对美国将产生非常不利的深远影响,罗斯福大惊失色,,要求赫尔利立即设法进行补救。此时,一代伟人已经无力回天----繁重的政治与战争事务,损害了罗斯福的健康。1945年4月12日,罗斯福在乔治亚洲的温泉因突发脑溢血去世。

相比一代英豪,继任总统杜鲁门实在难以望其项背。

副总统接班之时,赫尔利正在赴苏途中。在莫斯科,赫尔利见到了斯大林与苏联外长莫洛托夫,两人不断向赫尔利保证:苏联出兵中国东北纯粹是为了打击日本,并不是为了苏联的利益,同时,苏联绝对支持美国的对华政策,承认美国在中国的利益,尊重蒋介石的领导,并且愿意帮助中国统一与重建;对日作战之所以提出一些条件只是要对苏联人民有个交代而已。但是,赫尔利很担忧,因此他致电杜鲁门,特别要求总统重新考虑雅尔达会议对于亚洲全局所造成的严重影响。这个协定不但影响战后远东的国际战略平衡,更会破坏美、中的国家利益以及两国关系。但是短视的杜鲁门却固执地坚持为了减少美军的伤亡,美国必须彻底执行雅尔塔协定的立场。

三、见识过人但心里自有小九九的丘吉尔

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也是一位杰出的反法西斯英雄,一位卓越的政治家。但是,与斯大林、罗斯福、杜鲁门一样,他首先也是一位执着的爱国者。在国际问题上,关键时刻,政治家首先考虑的都是本国利益。

其实丘吉尔早就看透了罗斯福、斯大林两人的用心,而丘吉尔的想法是:既然西方国家已经不能压制苏联兴起,那么英国倒不如顺其自然让苏联牵制美国。他最大的私心是,利用苏联侵华,维持自己的殖民地----香港的稳定。

如果说,在事关中国领土完整的《雅尔塔协定》问题上,罗斯福是重病缠身力不从心的话,温斯顿*丘吉尔实在是中国人民难以饶恕的斯大林的帮凶。

四、我们灾难连连内外交困的祖国

在原有的民族危机尚未解除、一场新的民族危机突然袭来之时,环顾国内,千孔万疮,惨不忍睹。而且,又一次惨烈的窝里斗已现端倪!

五、国难当头之时的毛泽东

无论任何国家,无论任何国家的任何国民----只要是良知未泯之人,在国难当头之际,都应当服从大局、抛却私心、戮力同心、一致对外----这也正是抗战之初毛泽东声嘶力竭的呼吁----可是,1945年这个所谓的爱国英雄又是怎样做的呢?

请看《斯大林与毛泽东关于外蒙古问题的电报资料》1945年

6月18日 化名达维卡夫,致电XXXX及毛泽东,告之中共,苏联近期将对日宣战,要求XX做好军队的休整。同时表示,苏联政府正式邀请重庆政府就对日作战、战后蒙古地区问题举行高级别会谈。

7月1日 电贺XX建党纪念日。通报6月30日与重庆政府代表宋子文的接触情况。表示,依据雅尔塔协约,要求承认蒙古独立,借此保护苏联的远东利益。

7月7日设宴招待乔巴山一行。斯大林介绍了2日下午与宋子文进行正式会谈的内容及6日XX的回电。回电中表示,"感谢苏联党的贺电。支持苏联党和斯大林同志对战后中国国内问题的建议,支持苏联党和斯大林同志关于外蒙古战后地位问题的看法,支持蒙古党和人民要求摆脱大汉族反动统治、寻求民族独立的正当要求,支持蒙古人民革命党和蒙古人民共和国参加战后组织的正当要求"。

8月13日 化名达维卡夫,致电XXXX及毛泽东,告之XX,应对中国国内由重庆政府背后支持的反蒙古独立现状运动,组织反运动,揭露重庆国民党政府大汉族主义反动本质,迫使国民党方面同意该意见,有利响应苏联与重庆政府正式签约。

8月19日 回电中共中央,对16日祝贺日本无条件投降的贺电表示感谢。同意中国党对蒙古问题的建议,要求作好战后对占领区附近地区及东北地区接收的准备。16日XXXX致电苏联党和政府,祝贺对日作战胜利、日本无条件投降,建议加速蒙古采取正式行动的速度。

----摘自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斯大林年谱》及1979年版《斯大林文集》

参考资料:帝国主义

关于帝国主义是否存在过,一直在西方学术界中有争议。据唐德刚说,费正清就持否定论调,虽然我从未见过他的这一主张。英国作为老牌帝国主义国家,其知识分子主流倒从未否认他们的祖国曾是帝国主义国家,在50年代后一直为此感到惭愧,成了他们的良心负担。直到近年知识界才开始反思,目睹第三世界在他们撤离后发生的无穷灾难,意识到帝国主义可能也有值得肯定的一面。正是因为出现了这种苗头,某些在印度出生的英国人近年才有了足够的良心勇气重访出生地。美国右派走的更远,包围布什总统那伙人就曾大肆鼓吹建立"善良帝国",甚至把罗马帝国当成楷模。我已经抨击过了,这完全是刻舟求剑的白日梦。在今日世界再无可能建立大帝国了。

帝国主义当然存在,这是不容否认的----英法那么多殖民地算什么事?发动那么多侵略战争又算什么事?如果帝国主义不存在,则殖民地也就不存在了,这种争论在我看来完全是伪争论,连起码事实都敢否认。

帝国主义这个词也不是列宁发明的,早在他出生前这词大概就已经发明出来了。他的个人贡献只是一系列经典笑话, "帝国主义五大经济特征" 就是著名例证:

"帝国主义是腐朽、垂死、垄断的资本主义"。帝国主义乃是以发动侵略战争、掠取别国领土和利权、建立殖民地为特征的强国对外政策,与社会生产关系和生产方式无直接关系,并不与资本主义必然发生联系。沙俄早就是帝国主义国家了,可即使在斯托雷平改革后也算不上真正的资本主义国家。古罗马帝国就更不用说了。

帝国主义也未必是资本主义的必经阶段,美国就没有经过这个阶段,多数资本主义国家也不曾经过这阶段,现在全世界的资本主义国家也没哪家还是帝国主义国家。列宁大概做梦也没想到美国这最大的"帝国主义"国家正是突破了英法国际垄断,建立世界市场的功臣。如今的资本主义既不腐朽,也未垂死,更不垄断,反倒是列宁建立的反文明制度占全了这三条,不是只能垮掉,便是只好偷偷改为走资。

"输出资本"至今仍然是西方富国的特征,可惜发展中国家千方百计要去引诱这种"帝国主义入侵"。咱们的政府还把"引进外资"当成了干部政绩的硬指标。引进外资就意味着经济繁荣已成全民共识。

"世界领土已经瓜分完毕"也是事实,它也确实是触发两次世界大战的原因之一,可列宁做梦也没想到,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并未因为争夺世界领土而崩溃,反倒在二战后放弃了已经霸占的世界领土,让没有能力管理自己的第三世界国家在独立后不知所措,陷入无穷无尽的战乱中,给西方特别是国际红十字会造成了一大头痛。

前文的要旨,不是说"帝国主义"是列宁虚构的标签,而是指出他的"帝国主义与民族解放运动"理论对弱小民族的危害性。他提出了
"全世界无产阶级和被压迫民族联合起来"的战略口号,把"反对帝国主义"当成了中国革命的主要任务。使得中国的自强运动从此走上了邪路,堕入无边苦海。使用捆绑思维把所有的西方强国看成是一个统一的、永久不变的邪恶体,是本国内一切灾难的根源,这种看法给中国带来的巨大灾难姑且不论,光从认识论上来看也是极度可笑的。

我已经在旧作中说过多次了,同样是帝国主义国家,可以有本质区别,大致可分两类:一类是英法那种比较
decent的经典帝国主义国家,特点是胃口不是那么大,本国实行民主,具有相当深厚的法治传统以及人道主义传统,因此对殖民地统治相对温和,虽不实行民主,但公民一般享有相当高的自由(例如罢工、言论自由等等,当初我党就充分利用了租界提供的这种自由),在外交中则恪守协议,一般不会干出出尔反尔、撕毁协议的烂污事体来。

另一类帝国主义国家则是烂污帝国主义国家,如日本、德国以及沙俄/苏俄。这些国家是暴发户,本国不是民主国家,也没有深厚的人道主义传统和严格的契约观念。暴发户的身份决定了他们极度贪婪,缺乏人道主义传统使得他们心狠手辣,什么手段都能使出来。缺乏契约精神使得他们毫无国际信义,无论是希特勒、是日本人还是斯大林,签定条约就是为了撕毁之。希特勒先撕毁慕尼黑协定,后撕毁苏德条约;日本人则撕毁《九国公约》悍然入侵中国;斯大林则撕毁几乎所有的国际协议:与波罗的海三国签订的互不侵犯条约、和中华民国北洋政府签订的承认中国对外蒙的主权的条约、和日本签订的中立条约、和国民政府签订的《中苏同盟条约》,等等,等等。

另一个问题是地理位置决定的各帝国主义国家对中国的态度的区别,此之谓"地缘政治"。因为距离较远,英法对中国的领土野心有限,美国则根本不是帝国主义国家,对中国从无领土野心,而且多次在国际场合为中国打抱不平,这连毛泽东都不能不在私下承认。

国际外交当然以逐利为目的,但英美历来觉得维持中国的统一有利于他们的在华利益,因此希望看见中国能有一个强势的中央政府,维持国家的统一与稳定,这就是他们何以支持袁世凯。因此,两国和中国的国家利益在此是重合的。1921年11月至1922年2月召开的华盛顿会议签订了《九国公约》,缔约国表示尊重中国领土与主权的完整就是明证。没有美国人的努力,不把苏联排除在会议之外,日本也未必会心甘情愿地放弃它已经在中国山东掠取的特权。

俄国与日本的态度就完全不同了。中国的不幸,是恰好夹在两大烂污帝国主义国家之间。两国都贪得无厌,背信弃义,不择手段,心狠手辣,都想肢解中国,掠取大量领土,因此都希望中国陷入内乱中,好浑水摸鱼。一部中国现代史,也就是这两大恶邻争夺中国的历史,这我已经在《中苏恩仇》系列里讲述过了。

毛子与日本人的差别,是前者远比后者狡猾。日本人从来没能学会在中国扶植走狗为他们打代理战争,最后只能自己赤膊上阵入侵中国,而毛子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只需唆使中国走狗替他们卖命就够了。他们不但能让中国为了"保卫苏联"和日本人打到几乎脱阳倒毙,使得日本人为了维持侵华战争去和美国打起来,到最后更能解放者身份出场,兵不血刃把中国的三北化成了自己的势力范围,把满洲的工厂拆卸一空,还割取了日本的南库页岛和千岛群岛,霸占了人家的北方四岛。人类历史上还少见这种靠"庙算"而能不战而屈人之兵、夺人之土的辉煌例子。

这"庙算"的成功秘诀何在?我已经在前文指出了,那就是"全世界无产阶级和被压迫民族联合起来"的聪明战略。马克思主义从来否认民族利益,只承认阶级利益,列宁利用了这原始教义,把苏联吹成
"全世界无产阶级的祖国",全世界被压迫民族的天然救星,从而把第三世界的民族解放运动纳入为苏联国家利益服务的轨道。客观来说,这政策在最初还有点"意识形态的纯洁",共产国际在最初输出革命时还是出自一种宗教虔诚,但到了斯大林手上就完全化作帝国主义强权外交的强大工具。马克思所谓"无产阶级世界革命"完全变成了为苏联国家利益服务的第五纵队,而共产国际则完全听命于苏联的外交政策需要。

这就是新沙皇强过老沙皇的意识形态优势----老沙皇从来没能在全世界拥有神通广大的代表苏联国家利益的第五纵队。新沙皇之所以获得这优势,全靠列宁那个伟大发明。

对虔诚的共产党人来说,"祖国"并不等于家园或是出生地。本国是否祖国,得由本国的统治阶级的性质来确定,因此苏联才是他们真正的祖国,苏联的利益才是他们的国家利益。因此,他们虽然当初是爱国青年,曾为了反对帝国主义侵略而奋起救国,但到后来却主动自觉地放弃了民族主义立场,改以苏联的国家利益为自己的行动出发点。

这就是中共早期的爱国志士诸如陈独秀、李大钊等人的堕落轨迹。李大钊当年为了日本人占据区区青岛和胶济铁路一点点地方,在五四运动中奋起救国,但在几年后便竟然公开向北洋政府请愿,拥护苏军占领比山东全省还大得多的外蒙。此后更卷入苏联颠覆中国政府的密谋。张作霖把他从苏联大使馆中抓出来后,公布了查抄出来的密件,雄辩证明苏联政府利用中共大规模颠覆中国政府的密谋,震惊了全国。但即使这也没能让共产党人醒悟,因为"无产阶级无祖国"这宗教信仰已经深深地烙在他们灵魂深处了。

对民族主义者来说,苏联这"无产阶级的祖国"则和他们一样,都是帝国主义这个整体的压迫对象,因此乃是同舟共济的同志。革命要成功,就必须像孙中山在遗嘱中嘱咐的那样"联合世界上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奋斗",把老毛子当成自家人,心甘情愿地引狼入室。

这就是列宁的"民族解放学说"的真意所在。它的巧妙,是既能唤起被压迫民族对苏联的仇敌的仇恨,又能消解他们可能对自己怀有的敌意与戒心,使得第三世界日趋觉醒的民族觉悟变成了自己独家政治资源,使得第三世界民族解放运动完全成了被自己如意操控的单向打击力,既能打击其他帝国主义国家,又能帮助自己的帝国扩张。中国革命的胜利就是这英明战略的证明。

苏联人教会中国人把反对帝国主义当成中国革命的主要任务,把本国所有的社会问题看成是西方的罪恶,把腐败昏庸的统治者当成帝国主义走狗,这并不是我的发现,而是张国焘的介绍。我个人的贡献无非是早就发现了中国现代史乃是日苏争夺侵略中国史,曾在《中苏恩仇》系列中讲述过,指出中国的内战和抗战都其实是为苏联人打的代理战争。

在该系列中,我也剖析过斯大林是如何利用"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来为苏联的国家利益服务的,前文和本文不过是在此基础上作了更透彻的阐述,详尽指出了列宁的发明的工作机制。这似乎才是发人之所未发。

在《中苏恩仇》系列中,我还指出马教"国际主义"的死穴,那就是它在世界上只有一个"无产阶级祖国"时倒可以用之无碍,但"社会主义阵营"出现后便再也不灵了:大家都是"无产阶级祖国",凭什么我要为你的国家利益服务?否认民族利益存在只能最终让"兄弟国家"翻脸成仇,大打出手。此时发生冲突的共党国家为了维持教条的完整,便不能不把对方革出教门,宣布对方是"修正主义叛徒",于是对方便化成了双重敌人:宗教叛徒以及民族敌人。这就是为何共党国家自相残杀起来特别凶残,其根本原因来自于马克思"无产阶级没有祖国,决不能剥夺他们没有的东西"的超级昏话。从智力角度来看,否认超越于阶级的民族利益存在的智力错误,似乎并不亚于误认为人的私有意识起源于私有财产,因而可以随废除私有制而消除。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