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8日

“中国特色”一词到底有些什么内涵?

如今,我们经常能在领导人的指示中,在新闻报刊的社论中,在重要理论的标题中……见到"有中国特色的……"一词。本人虽为大学教授,还在上一些语文类的课,然而还是才疏学浅,对此词的基本内涵总是百思不得其解。

我想,某国或某民族的特色……,主要应该是指其在悠久的历史发展中所形成的一些相当优秀且有着现代价值意义的一些素质。如果这定义还算凑合的话,那么我们可以说,古希腊文明的特色应该是民主与科学,尽管其直接民主制存在许多弊端,其科学思想也只处于雏形阶段,但这些素质对人类社会的发展,其贡献无庸赘言。古罗马文明的特色应该是法律与共和制度,尽管罗马文化包含着相当残酷的成份,然而罗马法对人类社会规范的贡献,其共和制度对国家组织的影响,也是不言而喻的。中世纪日耳曼文化的主要特色大约可说是议会制与宗教信仰,尽管基督教在中世纪后期曾经犯下过许多罪孽,然而最后能进行宗教改革,并同时在文艺复兴、思想启蒙的过程中,将西方社会领进近代工业文明的大门……

那么,中国特色是什么呢?中国人在夸奖自己民族如何优秀的时候,经常用的一个词是"勤劳勇敢"。中国一般民众的生活的确相当辛劳,然而你注意到没有,这"勤劳"的效率却不高。数千年中,自身生产力水平的提高相当缓慢。在农村,直到毛泽东时代,其生产力与战国时代相比却没有多少优势,甚至在如此"伟大领袖"的领导下,如此勤劳的人民还饿死了数千万!那个时代中国工业方面最了不起的成就,大概和今天的朝鲜一样,就是掌握了"令世界颤抖"的核武器。我们不否认近三十年来改革开放所取得的经济成就,生产力得到迅速提高。但是仔细想想,这提高主要还是改革"开放"向外国人(西方)学习市场经济与科学技术的结果,并非完全是自己"勤劳"的结果!

尤其是改革开放经济奇迹的取得,是中国社会在外界影响下一种被动、被迫的选择。想想文革后的中国,处于一种贫穷到即将崩溃的边缘状态之下,虽然邓小平等领导者指出了"改革开放"之路,有其了不起的地方。但舍此,中国还能有别的出路吗?三十年的经济成就的确不凡,但你知不知道,这其中的代价和经验教训?如道德的堕落和环境的破坏诸方面,已经有许多人进行了一些详尽论述。最近清华大学秦晖教授"缺福利少自由成就中国经济奇迹"的一次访谈录,读后更令人清醒,秦晖教授着重谈了中国的"低人权优势",指出:"除了低工资、低福利的传统优势外,中国更以"低人权"的"优势"人为压低人力、土地、资金和非再生资源的价格,以不许讨价还价、限制乃至取消许多交易权利的办法"降低交易成本",以压抑参与、漠视思想、信仰和公正、刺激物欲来促使人的能量集中于海市蜃楼式的单纯求富冲动,从而显示出无论自由市场国家还是福利国家都罕见的惊人竞争力,也使得无论采用"渐进"的还是"休克疗法"的民主转轨国家都瞠乎其后"。这可算"中国特色"?

中国人勇敢吗?首先要给"勇敢"下一个定义,杀人放火决不是勇敢而是犯罪!我们以为,只有对人的基本权利和理性价值方面能执着追求者,能坚决反抗专制独裁者的种种恶行者,这样的人,这样的民族才算勇敢!中华民族是吗?的确,我们民族也有一些了不起的战士、斗士,有人为此贡献了生命,但那只是少数。多数人只能依附在王权之下,讨口饭吃,其中不乏色厉内荏的大量奴才。所以在整体上,我们这个民族并不勇敢,尤其是缺少理性价值观。儒家赞赏的是"礼"制,一种森严的等级社会秩序;法家追求的是专制"法治",一个文化单调的君主独裁国家;墨家提出"兼爱互利",却将它建筑在"唯上是从"的专制体制之中;道家崇尚"清静无为",却倾向极端的愚民政策……在如此价值观的引导下,一个民族如何"勇敢"?所以五千年文明的最大特点,或许是创造了一个根深蒂固的皇帝制度,整个民族天天就围绕着一些"明君"、"圣君"、"伟大领袖"在旋转。

中国人非常得意的另一个文化特点是"天人合一"的和谐。世界发展到今天这样的地球村模式,的确非常需要一种"和谐"的精神。但我们是否想过:中国传统的"和谐"与现代化社会需要的"和谐"是一回事吗?中国传统的"天人合一"不仅告诉人们天人是一体的,而且讲究的是人必须服从天!"天无二日,国无二君",因为君主是"天子",所以百姓必须服从皇帝的旨意,这样自然界与社会就非常"和谐"了。而现代化社会的"和谐"决非建筑在"服从"之上,而是应该建筑在平等、宽容、协商,乃至互相妥协而保障基本人权的文化之中。我们赞同当今领导人提出的"和谐"社会宗旨,但这种"和谐"决非中国特色的,而是应该建立在民主、平等、宽容、人权等价值观上的"和谐"。

由此,我苦思了半天,也不得"中国特色"一词之解,特求教于大家。

原文:http://shiqun2007.blog.sohu.com/124596044.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