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8日

曹长青:中国人的奴才心态

新疆流血事件发生后,很多大汉人主义者群情激昂,痛骂维吾尔杀汉人,甚至有自视追求民主的人士,也指责新疆人野蛮,似乎整起不幸事件,都是因为有个"维吾尔"。

新疆流血事件当然是个灾难,即使按中共官方说法,也有184人丧生,千人受伤。这么大的流血事件发生,当然人们首先要问,谁应该对此负责?

如果这样的灾难发生在美国,美国人首先会追究政府的责任,当权者是否失职?而中国人碰到这种事情,则是你指责汉人,他指责维族人,而政府不管做的怎样,都要
"感谢"。这是两种思路,两种价值,两种心态。美国人是"主人"心态,政府是给他们服务的"仆人",是人民养活了政府(通过税款),政府是专门负责保护主人的,出了问题,不找"仆人"找谁?而中国人的思路是,是政府养活了人民,政府是救星,甚至认为离开了政府(共产党),就会天下大乱。所以不管政府有多大差错,多少问题,甚至罪行,人民都要对"政府"感恩戴德。而且这样想的人,不仅是老百姓,更有不少知识人。他们那种心态,还像清朝末年时,一个还尿床的3
岁孩子(溥仪)被抱上龙椅,那些留辫子的文化人,就跪倒在地,磕头高喊万岁、万万岁!这就是中国知识人的整体形象,连还尿床的孩子也拜,只要他坐在代表政府和权力的那个椅子上。那个要四川地震的难属们忍耐、不要发出抗议之声的余秋雨,还有那个把秦始皇拍成《英雄》,用奥运开幕式的群体蚂蚁大场面歌颂稳定压倒一切的张艺谋,不都是今天还跪在那里磕头吗?唯一的不同,是他们剪掉了辫子(但心里的辫子还在),穿上了西装(和奥威尔《动物农场》中穿上西服的猪司令们没什么两样)。

美国人出什么事情要追究政府的责任,几年前的新奥尔良大水灾,就是典型一例。新奥尔良大水灾时,美国媒体舆论的主调,都是批评政府反应迟缓,危机处理能力太差,才造成几百人丧生。黑人奥巴马能够当选总统,除了美国经济出现危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麦肯无能等明显原因外,还和民主党外交抨击伊拉克战争,内政对布什政府处理新奥尔良水灾不利大做文章有关。

最近有个机会到新奥尔良演讲,第一次亲眼目睹这个城市,才更了解了当年那个水灾问题。新奥尔良的水灾,是必然的。因为这个城市居然建在了海平线二点一米(相当于球星姚明的身高)以下。这不是找挨淹嘛!对于挨水淹,这个城市的设计建造者和居民都有责任,因为你自己选择要住在低于海平线的城市,这就包含着被淹的风险。个人应对自己负责,每一项选择,都不能只享受它的好处,一旦出了问题,要别人承担(重建花销等)。

新奥尔良并非第一次被淹,自二百年前这个城市建立之后,大淹就有27次之多。现在这个城市还平均每年下沉1英寸,有的地面已在海平面20英尺以下。宾州大学的地质学家罗伯特说"我们没有能力保护新奥尔良",就是指它有根本性缺陷。

除了大水灾的天灾,新奥尔良更有人祸,从2002年起,几乎每年它都是全美国凶杀犯罪率最高的城市,被FBI称为"死亡之都"。这个黑人占绝对多数的南部大都市,在水灾之前,居民就在逃离。根据史料,早在1840年(中国鸦片战争时),新奥尔良就成为美国超过10万人口的第四大城;1960年,人口达63
万;然后就一直下降,现在只剩下22万(去年美国人口普查),减少了一多半。在美国,可与新奥尔良比差的是底特律,城市环境恶化,人口不断减少。五十年代,底特律有180万人口,现降至89万,成为美国过去五十年来人口萎缩最严重的大城市,《富比士》杂志已把它列为将在2100年消失的城市。可能排在它之后就会是新奥尔良了。

虽然新奥尔良有这么多先天的问题,但出现水灾,人们还是要追究政府的责任。因为不管有多少先天不足,人们关注的重点都是,政府是否渎职或官僚主义。即使后来美国政府要拿出一千亿美元救援(22万人口,相当每人近50万美元),但人们还是不买账,还是追究和批评政府危机应对能力差等等。就是因为美国人明白这个常识:政府是仆人。

中国的新疆流血事件,明显是政府渎职、官僚主义、缺乏危机处理能力等造成的。我在上篇"中共在新疆事件中的八个错误"中已提到,新疆流血事件,导火索是广东韶关的汉人围殴当地维族工人(造成2名维族人死亡,120人受伤)。中共把八百维族人从新疆招工到万里之外的广东,在一个近两万汉人的工厂工作,这本身将带来的利益(工作机会)冲突、民族风俗和文化摩擦,还有信仰(维吾尔人多信奉伊斯兰)等带来的可能族群对立等,显然中共当局事先没有采取预防措施。在出现维族人强奸汉族少女的传言之后,当局也没有立即澄清(或处理)以防可能的族群对立。当发生五千多汉人追打八百维族人(多为女工)的大规模流血事件,当局竟在五小时后才出面制止。而对这些流血画面上到Youtube,对新疆的维吾尔人将产生的可怕族群心理刺激,当局也好像没当作一回事。如果说广东韶关的维族人被打之后,马上乌鲁木齐就发生流血事件,因时间太短,当局无法迅速反应,还有情可原,但实际情况是,在广东韶关事件发生10天(!)之后,乌鲁木齐才发生抗议流血事件。在这十天之中,中共当局,尤其是新疆的一把手王乐泉在干什么?这不是失职、渎职是什么?

而且在流血事件发生后,新疆当局说是警力不足,但当时主要警力都部署在广场和大街(对付抗议人群),而很多无辜者被杀,都发生在小巷,那么这个"判断失误"导致的生命损失,当局要不要负责任?一个政府的"危机处理能力"差到这种地步,既不被追究,甚至连公开批评都不可以。就像去年大地震时温家宝装模作样跑到四川之后,多少人感激涕零,他们根本不知道"大救星"的政治秀耽误了多少紧急处理的时间。

而现在,新疆的中共高官们,包括那个最愚蠢、最失职的王乐泉,没有一个被追究责任,更没有被撤职查办。这样的政府,不少中国的知识人,还要为它辩护。这和当年跪在还尿床的小溥仪面前那些奴才有什么不同?那些奴才还会说一句"奴才该死"。清朝结束马上要一百年了,中国人还活在奴才只知道对皇帝感恩戴德的世界。奴才们实在该死,因为有奴才在,就会有没完没了的人做他们的替死鬼。

2009年7月22日于美国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observechina.net/info/artshow.asp?ID=61046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