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6日

老大哥寿命竞猜(仅供八卦)

来源:http://www.zyzg.us/thread-198686-1-1.html

XX寿终到底在何时?大家都在揣测天意,这不是哪个人能决定的。

每个人都根据自己的判断来决定自己做什么,例如有人觉得XX寿命还有四五十年,那么自己这辈子看不到他完蛋了,即使不满也只好忍气吞声,甚至寻找机会投靠;有人觉得XX寿命还有二三十年,那么自己应该好好保养,等到那一天;有人觉得也就顶多十年,那么不妨先忙于赚钱;有人觉得他不会超过三年,那么赶紧起来吧,赶紧投机一把;有人觉得既然也就三年了,不妨搏命了,即使坐牢了杀头了也心甘了。

每一次重大事件,都会让每一个人调整感觉修正判断,行动的力度也就变了。每个人的行动的变化,又造成了新的气候,于是又促发新的事件。如此往复,变动的周期也就越来越快,就像一辆板车只要拉过了山顶,加速下滑赛过野马。

这种效应,大概有三方面,一是领导阶级的领导,觉得快了,末日心态,加快捞钱跑官的步伐,不顾自己辖境内的群众死活;二是群众阶级的群众,觉得快了,黎明心态,赶紧起来吧,不顾领导的面皮了;三是领导阶级与群众阶级之间的互动,是前两个方面的叠加。

一个所谓的"国家"的寿命,是由他诞生时的基因所决定的,建国时的一整套政治法律经济制度,决定了他这套制度框架所能容许的有机体的膨胀限度,就像一只鞋,容许一只脚多长多宽多厚,撑满了可以再挤一挤,再长再宽再厚,就要毫不留情的爆掉,或者勉强穿进去,稍一发力也要爆掉,就这么简单。

宋朝明朝之亡,表面看是蒙元和满清的骑兵的强大,骨里看则是宋朝明朝自身机体的腐败,再也不能吸纳人才,于是胆大的处士投奔异族,得以重用,吸引更多的处士去了,宋朝明朝之内的文武官员也纷纷变心,或者主动投奔,或者等待对方打来的时候,假意抵抗一下,对方稍稍开出一个条件就投靠过去。

例如宋朝从后周的孤儿手里夺得江山,依靠一位贤相赵普的辅佐,最后是赵宋的孤儿跳海,由于一位奸相贾似道的祸国。明朝得天下,由于元朝的宫廷秽乱,朱元璋陈友谅争夺江山,到了明末也是宫廷秽乱,李自成张献忠争夺江山,历史惊人的相似,但也有不相似的就是斜刺里杀出个满清,万历皇帝的四个孙子由检、由校、由松、由榔,哥儿四哥竟然是同样的亡国基因?大清朝其初,寡母抱着孤儿顺治爬上宝座,其末还是寡母抱着孤儿宣统爬下宝座,谁的宿命呢?

现在我们来看,XX寿命的上限呢?我的设定是他只有70年的寿命,终于2019年,根据是苏联和民国的亡国历程。我们知道,苏联成立于1922年12月
30日,灭亡于1991年12月26日,连头带尾算他70年。中华民国呢,从1929年蒋中正收纳满洲完成统一,到1999年李登辉结束,也可算是70
年。

我们知道,共产党和国民党一样,都是苏联强奸支那生下的蛋,所以父子三个的基因应该是一样的,那么,支那匪民共产国的寿命撑死了只有70年,止于2019年。

2019年之前,能否提前完成任务呢?我想也是可能的,有个大坎1911,辛亥革命100周年。

同志们哪,辛亥百年可了不得啊!1908年的时候,清廷颁布钦命立宪,革命党人在各地造反都被镇压了,秋瑾徐锡麟熊成基在各地被砍头,天下都在笑话革命党人自不量力,那个时候的外国银行都纷纷贷款给清廷,有谁肯贷给革命党放鞭炮玩的?但是到了1911年,天下都傻了。

2006年,高智晟咋呼的时候,天下都笑他傻,但是2007年冒出一个更傻的杨春林,竟然想要抵制奥运,结果呢用不着他抵制,2008年的藏暴之后就是四川地震了,奥运之前冒出了杨佳,让天下都傻了,刚杀杨佳,陇南政府被暴民攻占,转过2009,正在纪念地震呢,冒出个傻妞邓玉娇,还没平息呢,石首失守了!这些事,有谁预料到的?

我们观察天下,凭什么呢?凭共产党的声音,因为共产党的人才最多、资源最多、据以判断的范围最多,是不是?但是共产党是一个利益集团而非新闻集团,所以他的声音又不能顺着听。那么我们就有铁定的经验了,他喊和谐,就是党内极不和谐了,他喊维稳,就是国内极不稳定了。

还有杀杨佳之后的经济大危机,萧条效应要在三年之内发作。看看石首暴动,应该想想暴民当中有多少是从沿海回乡无所事事的?全国各地还有多少少年男女无所事事?这些都是薪柴啊!

看看这些案子,时代的进步太有意思了。从崔英杰被动杀一个官,到杨佳主动杀六个官,到邓玉娇这个女子也敢杀官,还不得了了!陇南暴动的暴民被武警暴打,石首暴动的防暴武警被暴民暴打,还不得了了!

为什么呢?争天下争江山,争的是人心。XX的革命,是时代的造化,是支那革命史上最后一次冷兵器革命,兼而苏俄主导的共产国际阵营扶持了热兵器,夺取政权,一方面以国家资源铸造热兵器,一方面以国家暴力剥夺人民的冷兵器,所以才有8964那样的绝对不对称的xx,既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照耀的xx。

然而奇妙的是,20年下来,我们不曾梦见过的网络从天而降,形成了网海。原来需要拼死走上街头贴大字报,呼唤言论自由结社自由,现在趴在被窝里就可以上网贴大字报发传单,发起网络会议,任何一个网客都可以发起结社。更奇妙的是,网民相互切磋作文画图跟顶捧逗的技艺,是从这些活动中得到愉乐,乐此不疲,而
XX官府却是焦头烂额,顾此失彼。

无声无影的网络,比热兵器更热,让热兵器变成了冷兵器。这个变化,伟大领袖毛贼可曾指出过?以前需要毛贼窃取一支军队,依靠这支军队爬雪山过草地决战淮海传播英名,人们才能皈依领袖,统一在领袖的旗下。现在呢,杨佳邓玉娇之类的只需要搞点行为艺术,就成了佛陀观音,自动的就有无数的传销者皈依领袖,人们自动的风起云涌的皈依。这种皈依者的队伍如同滚雪球,越滚越大,杨佳的粉丝自动成为邓玉娇的粉丝,邓玉娇的粉丝自动成为石首的粉丝。

而且,杨佳邓玉娇之类的领袖不怕谋杀不怕抹黑,当了叛徒特务也无妨,握有6万油农名单的高智晟、握有4万农民名单的杨春林,被及时的关入大牢,也无妨于网海的热闹。网络程序将会自动生成下一任伟大领袖,永远英明永远正确,"人人皆可成佛"。为什么呢?

人活着,玩的就是心跳嘛!人心传递跳动的方式变了,人的思维方式行为方式都变了,而XX的浑球脑瓜还没变。

其实,真正的民运领袖就是XX的贪官及其豢养的恶棍,正是他们的网下作业提供了网上薪柴。手机、照相机、录像机、手提电脑。。。,大规模降低成本促进销售,使得群众的俯卧撑的成本也大大降低,规模也越来越大,只要一个人上街俯卧撑,全球的人类都可以躺在被窝里深度围观。

崔英杰、杨佳、邓玉娇...,瓮安、陇南、石首...,无论是单挑还是群发,都是好戏。以前还与朋友们办那个自由与民主的网站,几十次的关闭,现在根本用不着了,自由民主的网站在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

谁能让人心关闭呢?

我看,大规模的镇压是好事,因为每次镇压时的军警都是不明真相的,过后都明白了,每次事件的过程是以血醒民,以民心醒警心,以民心醒军心。以前被镇压的都是"坏人",只要给军警做爱党爱国的教育就行了,现在都明白被镇压的都是好人,那么参与镇压的军警就会伸手要钱,得人钱财替人消灾,是不是?

经由此途,军心警心充满铜臭,最终军不成军警不成警,还能撑持几年呢?

君不见,巴东、石首,离武昌已经不远了。

1 条评论:

  1. 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先有了结论再找理由。乱七八糟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