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4日

特写:乌鲁木齐市一对汉族夫妇亲历“7・5”事件

致电乌鲁木齐市大湾南路吉利(Geely)汽车经销店的顾客,会听到一段录音,先是悦耳的音乐,然后是一位女性的声音说道:"我们有金鹰、美日、远景和熊猫等系列车型供您选择。"

但在乌鲁木齐东南城郊的这家经销店,这些繁荣的象征只剩下发黑的躯壳。

郭建新(音译)和钱玉秀(音译)这对汉族夫妇,在乌鲁木齐拥有两家吉利车场和一家维修店。但在一周前席卷中国西北新疆首府、撼动当地脆弱稳定的民族暴力事件中,他们失去了自己的生意。

郭先生称,7月5日晚,一群维吾尔族男子袭击了这家经销店,他们先把停在前院的汽车统统推翻,并砸碎窗户玻璃,然后放火焚烧整个车场。他打电话给当时正赶往车场的妻子,让她赶紧躲避,然后与10多个雇员一起从后门逃走。

现在,他正忙着计算自己所遭受的损失,因为政府已承诺提供补偿,帮助暴力事件受害者恢复正常生产生活。郭先生估计,计入两栋楼房、大约20辆汽车、电脑和机械,自己的损失达到了400万元人民币(合58.5万美元)。

对于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以及在此地长期共同生活的汉族和维族之间出了什么问题,他们陷入了沉默,露出困惑和无能为力的神情。

钱女士仍惊魂未定。她那迷茫的目光落在一辆绿色的吉利熊猫车上,在满地碎玻璃和烧焦的钢铁躯壳中,这辆车不知何故幸存下来,只有挡风玻璃被砸碎。在被问到未来时,她唯一能说的是"我们会看一看"。

这对夫妇的经历显示,新疆的民族问题已经变得多么难以处理。许多维吾尔人把自己视为压迫和同化政策的受害者,并指责汉人对他们祖传的土地进行殖民化。维吾尔族连同其他一些中亚民族,是新疆这片土地上的原住民。

但对郭先生和钱女士而言,在遭受了如此凶狠的攻击后,这样的言论是一种侮辱。

多数目击者的说法是,暴力事件从7月5日晚开始,当时维吾尔族男子对汉人及其财产发起攻击,政府方面也多次提到了这种说法。一些汉人后来组织起来采取报复行动,毁坏了维吾尔人的财产,据维吾尔人表示,汉人的报复行动导致更多的维吾尔人死亡,但根据政府的说法,汉人的死亡人数最高。

根据官方新华社发布的最新数据,在184名死亡者中,有137名汉人,46名维吾尔人,还有1名其他少数民族人士,这进一步支持了人们的普遍看法,即这次事件是极端分子针对汉人发动的攻击。

在外国媒体上周二报道汉人报复行动(中国官方媒体未报道这方面的情况),并对中国政府少数民族政策的失败进行分析和点评之后,一部分中国媒体指控外国记者偏袒维吾尔人。

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上周五表示:"西方媒体的偏执将让它们彻底失去中国民众的信任。"

许多中国网民也对他们所称的主观报道、扭曲事实和妖魔化中国表示反感。

在此次暴力事件的实际受害者中,感受远远没有那么政治化。郭先生表示,在此次暴力事件发生前,他从未觉得自己与维吾尔族邻居之间有过紧张,但现在他有一点害怕。"但我们还是要重建生意,重新开业。我们在这里出生、长大,这是我们的家园。我们还能去哪里?"

几乎从60年前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伊始,中国政府就一直鼓励汉人向中国西部地区迁移。

首先,中国政府将军队和准军事部队派到西部,执行守卫边疆领土和发展经济(通过建设道路和国营农场)的双重任务。后来,政府又把更多汉人派到西部,以阻挡苏联解体的连带影响。近年来,勘探开发新疆丰富的自然资源(主要是石油和天然气),为中国其它地区的过剩农村劳动力提供了宝贵的就业岗位,推动了来自其它省份的迁居。

但是,上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到新疆服役的许多军人和准军事人员,在政府的鼓励下,在此处安家。他们的后代觉得,自己与维吾尔族一样,也有权把新疆称作家乡。

"我们需要一起生活,"郭先生表示,他指出,在他的80名雇员中,有10多人是维吾尔族。他不想知道,在自己的邻居中,是否有人参与放火烧毁他的生意。

"也许有少数人受到误导,但这是外面煽动的,"他表示。此时,一辆警车驶过,扩音器中播放着宣传内容。

"不要相互仇恨。要把矛头集中指向境外的敌人,指向热比娅[热比娅・卡德尔,一个流亡在美国的维吾尔人],"警车上的扩音器说道。

来源:FT中文网
作者:席佳琳(Kathrin Hille)
译者:和风
原文:http://www.ftchinese.com/story.php?storyid=001027530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