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3日

城管登上了《时代》

在普通的日子里,成百上千的路人在经过北京城南的刘家窑桥(音)时,是不会注意到苏莲志(音)的,但是在三月23号,这个53岁的摊贩却成了路人的关注焦点。大概在上午11点左右,苏莲志和她的家人正在摆摊,一辆白色的小面包车却猛的冲过来,出来有10余个人,试图没收他们的货物和三轮车。"我妈妈不让他们没收三轮车",苏的女儿袁芳(音)对记者说,"然后那些人开始被激怒,开始殴打她"。

苏莲志之后脑震荡并且一根手指骨折。随后,苏被城管人员送往医院治疗。她被告知打人的是城管的管理人员。城管是一个在中国设立的管理街道的执法机构,用来管理小贩,擦鞋工,非法出租车等。他们的执法权限比警察低,但是名声却很糟糕,在中国,几乎每周都会有大量城管与小贩发生冲突的情况。

最近几周,城管被指责多次采用暴力执法。在东南的江西省,一个当地农民在拆迁冲突中死亡。他的死激起了当地居民的民愤,城管的卡车在高速公路上被推翻。在长沙市,一个关于拆迁问题的上访者被打。在西安。城管捣毁了大量的早餐摊,一个小贩被滚油泼伤。在四月下旬,一本关于城管执法中,如何殴打对付小贩的书在网上被曝光,导致了大量的外界抨击和指责。在中文里,"城管"成了野蛮,暴力的代名词,人们会说"做人不要太城管"。

开篇提到的北京城管打人,迅速引起了广大市民的不满。几百人围住了城管的面包车,朝他们大骂并试图掀翻他们的面包车。苏的女儿袁芳说:很多市民都同情我们,谴责打人的城管。直到晚上6点,冲突发生7个小时之后,城管才逃离现场。

"城管经常使用暴力是不符合事实的"北京的城管部门在回应杂志时说道,并强调近年来,城管已经大大提升了执法能力并符合市民的要求。城管部门也承认在执法中存在争议,但并不违法。至于苏莲志,因为妨碍社会秩序和阻挠执法,被行政拘留15天。

城管与小贩的冲突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但是有关部门并没有采取有效行动来减少冲突。现在很多评论人士认为经济危机,会使得这种对峙局面更加紧张。中央政府也担心经济部景气会引发大的社会不稳定,像北京的城管与市民冲突会酿成大的群体性事件。经济放缓也会造成大量劳动力涌上街头,成为小商小贩,更容易引发冲突

紧张局面也导致了很多要求改革的呼声,何兵(音)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建议废除现有城管制度,给与小商贩更大的活动空间。城管应该用于更紧要的城市事物,"街头商贩是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GDP的创造者,街头小贩的存在也有很多优点,例如提供商品和食物给低收入家庭,增加城市色彩,创造更多就业。

中国官员的理想城市应该是一个没有人力车和小商贩的城市,所以给与了城管如此大的权力来管理。我们之需要看一下08年奥运会时候的北京:小吃摊,人力车,黑出租,乞丐都被下达禁令,传达了一个中国官员理想的城市面貌。很多城市官员甚至把建设一个没有摊贩的城市最为一个施政目标。

在改革开放之前和最初,中国人都在"单位"的掌控之下,从工作,生活,知道结婚,生子,阻止了人们从事非法的工作。但是"在国有经济体制瓦解之后,单位体系被打破,大量的农民在中国的城市化进程中涌入城市。原有的单位管理体系不在有效,于是城管就被建立起来,最初建立的目的是为了管理城市环境"中国社科院的周汉华(音)教授说道。城管最终却成了拥有很大权利,执法范围很广的一个机构,很多城管队员都是从原国有企业的下岗工人中挑选,只有相当有限的法制知识。

但是城管也是有危险的,当城管对商贩实施暴力的时候,商贩也会用暴力回应,有些商贩甚至结成了类似黑社会的组织。4月8号,就有一名城管在深圳遇刺身亡,凶手是来自黑龙江的一个烤肉摊小贩。

但是大部分时间下,城管都是强势的一方,任何想对抗城管的人都处于危险之中。2008年初,在湖北天门,就有一名建筑公司的经理被城管打死。当时城管正在驱散一群试图抗议一个垃圾场修建计划的农民,正在拍照的魏文华被打死。之后,大量中国网民要求严惩肇事城管。之后,打死魏文华的凶手被判处3-6年不等的有期徒刑。魏文华的遗孀,曾静芳表示抗议,认为判决过轻,并且在他丈夫死后,情况并没有很大改善,城管依然在使用暴力。但是随着经济形式的恶化,城管面临的压力将大大增加,他们在最后应该学会如何管理自己。


欢迎订阅搞屁:http://feeds2.feedburner.com/gaopi
搞屁在线代理:https://gaopiproxy.appspot.co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