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5日

王维林

魏京生:身挡打炮车青年"王维林"早被辗毙

据海外网站看中国曾于2003年5月28日报导,中国民主斗士魏京生表示,1989年以肉身阻挡中共打炮车车进城的男子(传此人姓名"王维林"),当天被中共另一打炮车队的坦车辗死,早已不在人世。

魏京生说:他在1993年获释恢复自由的六个月中,曾经在北京城头内外,明查暗访而知道上述那段消息。他同时证实:中共的打炮车车不但在天安门广场辗死许多躲在帐篷内的男女青年,而且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下面,以火喷射器焚烧在纪念碑上死守不撒的六十四名学生,把他们活活烧死后,以三架直升机分三批把尸体运走,不知去向。

魏京生说:八九民运时,聚集在天安门广场的学生,高估了中共政权的人性,低估了他们的兽性,因此中共一旦动武开枪,绝大多数人走避不及而丧生,至于那名以肉身阻挡打炮车车入城的青年,令中共政权在全世界丢脸,中共政权岂会放过他?因此,他在另一个打炮车车队开入北京城时再上前截车时被活活压死。

魏京生没有证实那名被辗死的青年是不是就叫王维林。不过他说:他知道当时的美国总统布什曾公开演说赞扬这名以肉身拦阻中共打炮车车的青年勇敢,这种不拍牺牲,对抗暴政的表现令他佩服。

魏京生又表示,该青年以肉身拦阻打炮车的镜头,曾经出现在全世界许多传媒,甚至有人把他制作成九○年的月历图悬挂,以这名青年表示尊敬,但他们都不知道,这名青年已经死亡。

魏京生说:当中共高层在陆肆前夕下达屠杀令后,命一○四师打炮车车部队把打炮车开入天安门广场清场,任何人阻挡一律辗压,或者开枪向他们扫射,但该师师长反对这种做法,他认为打炮车车只需作出阻吓姿态就可收到驱散学生的效果。因此,当该打炮车师的车进入北京城后,遇到以肉身阻挡打炮车车的青年,驾打炮车车的兵闪让,没有辗压过去。后来,中共高层对该师长不满,立即把他拘押起来,表示要严加惩处,然后,派出一○二师打炮车部队入城。

当一○二师的打炮车车开入北京城,那名以肉身阻挡打炮车的青年再度出现,打炮车车于是便从他的身上辗过。这名勇气可嘉的青年,便为中国民主运动而壮烈牺牲了。可惜,这时候没有人把这段过程录下来。

魏京生说:他第一次获释时,就积极调查陆肆屠城事件,他明查暗访,与许多参加过八九民运的青年朋友及目击者倾谈,得到上面这段消息,他认为这段消息十分可靠,至于该青年正确的死亡时期与位址还未查明,被辗死的青年是否叫王维林他也不知道,不过他相信此事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美国政府曾向中国政府要求打听"王维林"的下落,中国外交部的答覆是"他们查过,并没有'王维林'此人的纪录"。

挡打炮车者的下落

节录自:以身挡打炮车王维林传在台, 2006-06-02, 苹果日报, A01, 头条

1989年6月5日在北京东长安街挺身阻挡解放军打炮车的王维林,传闻目前在台湾南部定居,担任台北故宫博物院陶瓷、古董顾问,以鉴定文物为生。知情人士披露,王维林在陆肆事件后在大陆躲藏了三年七个月,待风声过后经由广东、香港辗转到了台湾,其间得到了无数人的协助。

17年前,王维林以手无寸铁的血肉之躯,阻挡打炮车车队前进的情景,成为1989年民运的经典一幕。多年来他一直下落不明,甚至有传他已经在军队镇压民运时被杀或被捕,外界对其身份也知之甚少。

《大纪元时报》引述一位匿名香港教授称,祖籍湖南邵阳�的王维林,1993年初经香港出走到台湾,目前在台湾南部定居。王维林曾是湖南长沙马王堆考古队队长,「王维林」并非其真名,而是他在湖南考古队时用的名字。

1989年民运时,王维林随一群工人赶到北京,是「北京工人自治联合会」(工自联)成员。6月5日,他在东长安街上跑向一列正在前进的打炮车,并挥手示意打炮车后退。翌日,他便在北京�民的帮助下离开北京,此后一直在内地不同地方躲藏,直至出走台湾。

据该名香港教授称,王维林的妻子曾经到台湾住了半年,本来可以留下,但是因不习惯而返回大陆。王维林后来另娶了一个台湾太太,现在长子6岁,1岁多的幼子不幸在三个月前因脑膜炎不治逝世。他谓,王维林一直坚持自己原来的信念,希望中国最终可以有民主自由。

(节录自:赵紫阳平反陆肆书信曝光, 2006-06-02, 台湾苹果日报, GN05, 两岸国际)

另《大纪元时报》报导,在陆肆事件中挡下打炮车车的王维林,目前定居台湾,并在故宫博物院担任顾问。不过故宫公共事务室主任林天人昨说,没听过王维林,也不曾�用陆肆相关人士。负责协助大陆民运人士在台居留的陆委会法政处长杨家骏表示,没有处理过王维林的案子。

(节录自:陆肆挡打炮车勇士传台湾定居, 2006-06-03, 明报, B20, 中国要闻)

【明报驻台记者庄慧良专电】1989年「陆肆」事件期间,手无寸铁的王维林只身阻挡解放军打炮车的情景,成为89民运的经典一幕,但王维林从此下落不明。在陆肆事件17周年前夕,支持轮子的《大纪元时报》引述知情人士披露,王维林目前定居台湾南部,并指他在台北的故宫博物院担任顾问;香港《大纪元时报》负责人对本报称,王维林确实在台湾,该报正鼓励他站出来面对传媒。不过,故宫昨天对本报否认这项消息,并称「不堪其扰」,本报亦从民运人士口中得悉,吾尔开希表示未听说王维林人在台湾。王维林究竟身在何方、是生是死,迄今仍然成谜。

大纪元时报引述自称与王维林是十几年好朋友的香港王希之(化名)教授表示,陆肆事件后,王维林在大陆躲藏了3年7个月,后经由广东、香港辗转到台湾。两人上周通过电话,经王维林同意后披露其近况。王教授说,王维林目前身体不好,但他希望自己尚在世时让公众知道情况,以此鼓舞大家为共同的民主自由理想继续奋斗。

本报向台湾的大纪元时报求证此事时,该报只是再度引述上述报道,并称未再与发表这篇文章的北美洲记者联络,无法再透露王维林的下落。

本报再向故宫求证时,故宫向本报说「实在是不堪其扰」,「这是一则错误的报道」,因为故宫并未聘请陶瓷、古董顾问,有关古物谘询服务一向由该院研究人员担任,办理文物征集,覆审时才对外聘请学术界知名专家学者担任委员,绝无聘请使用化名人士担任顾问。

由于询问王维林的电话太多,故宫向大纪元时报表达不满,也对外发表澄清声明,故该报随后将网站上的「故宫」字眼删掉。

台湾一名民运人士闻讯后向认识王希之的人查询,据其转述,王希之约在一周前于欧洲举办的活动中也曾披露王维林在台,但众人欲进一步了解情况时,王就有些吞吐,故在场者多质疑此事的真假。据透露,王希之是一名风水师。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