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5日

蔡子强:人类与强权斗争,记忆与遗忘抗争

明报专讯

米兰昆德拉在小说《笑忘书》中,曾经透过异见人士麦瑞克的口道出:「人类与强权的斗争,其实也是一场记忆与遗忘的抗争。」

记忆纵然伤痛,每次尝试呼唤它,都等于去抓一个�合中的伤口。但选择遗忘不幸的历史,却会产生一种虚假意识,进而把一切不公义合理化,从而消解了所有可能的抗争,令到人们慢慢变得更加软弱无力。
独裁者介入历史不遗馀力

书中那位全盲的历史学家赫布告诉大家,消灭一个民族的第一步,就是抹去其记忆,眦灭它的书籍、文化以及历史,然后找人再行谱写,重新建构。

因此,独裁政府对于介入历史,一直不遗馀力,甚至不择手段。

例如,书中便提到,1948年捷克共产党执政,领袖戈特瓦向民众发表演说,当时很多「同志」站在身边,克莱门第斯是其中一位,他体贴地把自己的皮帽脱下来,戴在前者头上,当时党的宣传部大量印发了这温馨动人一幕的照片。但4年后,后者被控以叛国罪而被绞死,为了避免玷污了领袖的形象,党的宣传机器立刻启动起来,把他从历史和照片中一笔抹去。因此,党领袖戈特瓦如今变成独自站�发表演说,克莱门第斯原先站的地方,如今变作一道白�,唯一�免的,只有戈特瓦头上那顶原来属于克莱门第斯的帽子而已。
把历史、是非模煳化的手段

随�年月过去,人类无疑是较前文明了,再容不下如此赤裸裸的手段,于是,独裁者以及其助拳者,亦慢慢变得比以前更加狡黠,把历史、是非模煳化的手段亦变得更加高明。于是他们会问

.屠城这个形容词是否贴切�

.天安门广场有没有死过人�

.照片中被坦克辗过的那具尸体是平民抑或是军人�

.坦克炮管裹了油布因此怎能说坦克杀人�

.学运领袖「走佬」有否道德责任�

.李卓人拿钱上北京会否令学运变质�

.今天的中国是否比起20年前更加繁荣和富庶�

原来,昔日的铁证如山,只要稍一�懈,便可以一下子变得像今天某些人口中的对错难辨。
六四的本质

我同意吴志森和曾志豪在《头条新闻》中所说:前述都是一些无关宏旨的问题,如要刻意在枝节问题上兜兜转转,目的只会是想把焦点模煳化。这都无助于认清六四事件的本质。那什麽是六四的本质呢�

.六四的本质,是政权出动军队、坦克以及真枪实弹,对付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

.六四的本质,是20年来执政者仍然遮遮掩掩、掩耳盗铃的去对看待和处理这段历史;

.六四的本质,是政权怯懦到一个地步,令死难者的母亲至今仍然不能公开悼念孩子;

.六四的本质,是流亡海外的民运人士,至今仍然不能回国。

我写了15年政治评论,如果还能为自己累积到丁点儿之公信力的话,我会毫无保留的把它全都押上,向大家斩钉截铁的说:这全都是错的�彻彻底底的错�

20年前,我这样想,如今经历了20年之后,我仍然这样想,我相信这不是一时冲动,而是深思熟虑的结果,是我真真正正应该讲出来的说话。
过去与将来的关连

很多人都会问,往者已矣,逝者难追,为何仍然要20年来苦苦纠缠,坚持要求平反六四呢�

正如台湾学者单德兴教授所言,回忆以及处理创伤,其意义并不限于过去,或我们对过去的理解,而是关��现在应如何定义自己,以及我们想未来变成怎样。

另一位旅美德国学者Andreas
Huyssen亦指出,追忆塑造我们与过去的关连,而我们记忆的方式,则定义了现在的自己。我们,需要藉�过去来建构和定位,并孕育对未来的愿景。

另一位美国学者Christopher Lasch则说,否认过去,表面上是乐观和向前看,但仔细一想,其实却是一个社会,一种无法面对未来之绝望和可悲。

所以,对平反六四的执着,其实也是大家找寻力量,互相砥砺,以迈向一个更美好将来之其中一个根源。

到了今天,当入世、经济起飞、奥运、宇航等梦想,已经一一实现,中国人或会觉得,自己已经找到那个当年阿基米德所追寻,足以举起整个地球的支点。

但我却想说,一个怯懦得无法面对自己过去、面对自己历史的民族,它将不会有足够的力量,去巍然耸立于天地之间,面对未来。

注:蔡子强,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导师

转载自:多维新闻网
原文:http://www.dwnews.com/gb/MainNews/Opinion/2009_6_3_20_6_56_639.html


欢迎订阅搞屁:http://feeds2.feedburner.com/gaopi
搞屁在线代理:https://gaopiproxy.appspot.co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