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6日

郑若思:假如明天“平反”六四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题记

(一)

这一天的央视,报道了香港的六四烛光晚会;

这一期的《求是》而不是《炎黄春秋》杂志,肯定了赵紫阳领导改革开放的政绩;

这一年六四难属集体祭奠亲人的仪式上,不见了便衣警察;

这一届上海电影节的回顾展上,因有六四镜头被禁映的《颐和园》重见天日;

外电报道,中共内部已经成立了工作组,专门处理平反六四的问题,但是外交部发言人守口如瓶:"我国政府的立场是一贯的,外界的传闻完全没有根据。"

所有的猜测,终于在这一天得到证实了。

晚间七点,央视新闻联播的开始曲结束后,屏幕上出现的男女主人公,是两个陌生而苍老的面孔。仔细辨认,才知是薛飞和杜宪,两人一身黑衣,和89年6月4日那天一样。做了多年播客的薛飞,声音还是那么磁性而深沉:

"下面播送本台刚刚收到的消息:中共十×届×次会议昨天在北京闭幕,会议一致通过了《关于重新评价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政治风波的决议》,决议指出,发生在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的群众游行示威活动,主流是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希望推进改革开放,反对腐败,与我党一贯的方针是一致的。由于陈希同、李锡铭、杨白冰反党集团的阴谋破坏和挑拨离间,使我党决策发生失误,在杨白冰等暗藏在人民军队中的野心家指使下,戒严部队误伤了不少群众,造成党和人民之间长期的隔阂和误解。早在九十年代,我党就有很多老同志明确指出,六四政治风波是我党历史上犯下的最严重的错误,不平反就无法真正使我党重新树立在人民群众中的崇高威信。在HJT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的亲切关怀下,经过有关方面长期艰苦细致的调查研究,郑重宣布:重新评价"六四"政治风波,平反因"六四事件"出现的所有冤假错案,为被误伤、杀害、牵连的党员、群众恢复名誉,予以适当的赔偿。……

长久没有坐过主播台的杜宪,这天神情激动,声音也有些沙哑: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今天看望了部份"六四"遇难者家属,向他们表示慰问。"

画面上,白发苍苍的温总理握着丁子霖等人的手:"我代表党中央来看望大家来了,我对你们的丧亲之痛,感同身受……"总理哽咽了,他和难属们一起老泪纵横……主播杜宪也是热泪盈眶。

接下来的新闻是:

中组部发出通知,要求各级党组织撤销对参加六四前后示威活动的党员的纪律处分,被开除党籍的允许恢复党籍,对被误伤、误杀党员的亲属做好抚恤工作。

中宣部发出通知,要求全国各级新闻单位宣传好中央关于重新评价"六四"政治风波的决议,发动广大党员干部学好决议,深入揭批陈希同、李锡铭、杨白冰反党集团阴谋分裂党、离间党和人民关系的罪恶行径,做好难属抚恤工作,把决议精神贯彻到各项工作中去。

第二天的新闻联播,镜头转向了人民群众。

"广大干部群众学习了决议精神以后,深受鼓舞,更加意气风发、斗志昂扬。他们纷纷表示:这表明我们的党是一个勇于纠正错误、改正错误的党,充分表现了我党以人为本、执政为民的光辉形象。"

(二)

同一时刻,军事科学院的军史研究人员正忙着校订新版军史,在这最新版本中,完全没有了关于"共和国卫士"和平暴的记载,只剩了1989年6月某军区某部大搞学雷锋活动的记录。

重庆的解放军通信学院内,几个战士用粗大的钢索套住"共和国卫士"刘国庚的铜像,起重机的轰鸣中铜像被高高吊起,又重重地甩在一辆开往冶炼厂的卡车上。

互联网的流量这几天都上升到最高点。人们无心上班,纷纷议论着中央的新决议。还有人把戒严部队的名单,和"共和国卫士"亲属的个人资料贴在网上,呼吁大家人肉搜索当年的"杀人犯"。

山东莱阳。刘国庚父亲的家。老人正在闭目养神,忽然被一阵激烈的敲门声惊醒了,开门一看,一伙陌生人凶神恶煞地站在门口,有人拿着油漆桶,有人拿着刷子:
"这是刘国庚的家吗?""是啊,他是我儿子。""好你个老小子,养了一个杀人犯!""你胡说,"老人气得胡子直颤:"他是共和国卫士,是为了国家牺牲的!""老小子你听着:党中央已经给六四平反了,你儿子帮反党集团戒严,就是杀人犯!还不赶快向全国人民谢罪!"几个人说完,把老人的家砸个稀烂,抓起墙上的刘国庚遗像丢在地上,重重地踏了几脚,然后在门前用红油漆写了大大的"杀人犯"几个字,又把一桶粪泼在门口,才尽兴而去。

网上传闻,前"共和国卫士"的亲属遭人肉搜索后都受到不同程度的骚扰,爱国人士称:"大长了中国人民的志气",叫好声响彻云霄。一个叫郑若思的人在博客上发表"要公平对待共和国卫士及亲属"的网文,立刻被上万个跟贴骂得灵魂出窍。

(三)

北大人事处的桌子上,堆了一叠求职信。王丹、柴玲、封从德、张伯笠……要求回母校执教。

人事处长皱起了眉头,拨通了给校长许智宏的电话:"按中央新规定,这些流亡学生领袖可以回国探亲、经商、执教,但是不能从事政治活动。可是如果放虎归山,谁知他们会干些什么,又给我们惹麻烦。"许校长马上回答:"你说得对,我们就以相关专业没有招聘教师名额来回应就是了。"

刘晓波的家里,电话铃声响了。他拿起来一听,居然是北师大中文系主任打来的,他兴奋得声音都发颤了:"主任,你收到我的信啦?""是的,"系主任并不激动,"刘博士,啊,不,刘老师,我们很认真地研究了你的要求,可是呢,我们现在聘请一名教授,要看研究成果、研究领域,你这几年写的这些文章,都很好!都很好!可就是不属于本系的研究领域啊。我们中文系总不能专门搞个'反对独裁'教研室,也不能搞什么反对专制的研究课题,那也申请不到钱是不是?您是不是上网看看本系搞的主要研究,写些相关的书再联系?"刘晓波叹口气挂了电话,两行热泪挂在脸上。

(四)

六月四日。

天安门广场上聚集了数万群众。他们臂戴黑纱、胸佩白花,高唱国际歌。五星红旗在国歌声中升到旗杆顶端,又降到了一半――中国政府把这天定为国民哀悼日,纪念六四死难者。

万安公墓的一个角落人声嘈杂,这里集中了数名六四死难者的坟墓,不断有人来送花圈,一名教师带着少先队员打着军鼓也来了,他把入队仪式搬到了这里。新队员向墓碑庄严敬礼,宣誓"继承先烈遗志,做党的好孩子"。里面只有一个顽童在指指点点:"我爷爷的墓在隔壁,以前我们来扫墓,我爸都不让我来这边,说这里都是暴徒……"他的话被辅导员听见了:"有的同学思想很不端正,从来不关心时事,不懂得怎样跟党走……"

(五)

国务院信访办。

门前排满了六四死伤者家属。这天来的一群家属很特殊,他们拿的都是医院开的"因病死亡"证明,死亡日期都在1989年6月4日到10日之间,信访办内部称她们为"特殊难属"。

一个大妈红着眼圈说:"我那孩子是下夜班路上被戒严部队打死的,那时候我们怕他白送了命还摊上暴徒当,就叫医院给开了这证明,谁想到你们一平反,一抚恤,就没我们份了,这可太不公平了!"又有一个大爷挤上来说:"你儿子冤,我姑爷更冤!他在厨房里烧开水,就被窗外飞进来的子弹打死了!""就是!就是!"后面一群大爷大妈都喊了起来。

工作人员连忙安慰:"大家不要吵了,只要你们能拿出证明来,说你们的亲人是戒严部队打死的,或者还能找到当初的医生作证,我们就帮你们解决问题,行不行?""那证明让我们哪儿找啊?这不是在踢皮球吗?你们要是不还我个公道,俺们今天就不走了!"

办公室主任情急之下,拨通了温总理的电话,说明了情况以后,话筒那边传来总理坚定的声音:"是人民在养你们,你们自己看着办!"主任放了电话,眼睛盯着天花板发呆。

几天后,余秋雨的《含泪劝告特殊"难属"》传遍网络。余大师用他饱含激情的笔触写道:

"你们所遭遇的丧子之痛,全国人民都感同身受。十三亿人在同一时间全部肃立,默哀三分钟,这肯定是人类历史上最浩大、最隆重的悼念仪式。悼念对象,就有你们的孩子。在全国哀悼日,一位佛学大师对我说,有十几亿人护持,这些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萨,会一直佑护中国。我想,你们的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

你们1989年以来的杰出表现,已经为整个中华民族赢来了最高尊严。因此,你们要做的是以主人的身份使这种动人的气氛保持下去,避免横生枝节。一些对中国人历来不怀好意的人,正天天等着我们做错一点什么呢。"

(六)

环球时报编辑部。

编辑们正忙着整理世界各国传媒对中共平反六四的反应。一位编辑从电脑画面上将一个大标题扩大了两个字号:"CNN新闻评论员卡弗蒂高度评价我国政府"。这则消息称"原来咒骂中国政府是goons
and thugs 的臭嘴卡弗蒂,在我国政府光明磊落的态度面前幡然悔过。他在最近一次节目中称赞中国政府是举世罕见的诚实的政府,中国共产党是有顽强生命力的政党。"

(七)

日本东京近郊的一所公寓。

门敲开了。来人热情地握着老郑的手:"大李介绍我来找你。"

"大李?你有什么事?"

"你不记得了?六四的时候你和大李一起到木樨地堵军车,大李说你是他的老战友。"

"什么战友,难友差不多。"

"是这样,大李现在成了和反党集团作斗争的英雄人物了,我们要组织些人作报告,不仅在中国做,也在外国作,大李就推荐你了,你可以用日语跟日本人讲讲我们中国人民争取民主的事迹,长长中国人的志气。我们已经租用了东京中心的一个礼堂,准备……"来人滔滔不绝。

"这些嘛,我也不知道日本人有没有兴趣,关键是我不是什么英雄啊,大李也不是,他跟我一样,当时听见解放军枪响,腿哆嗦得就像弹棉花……"

"你到底爱不爱国?"来人彻底激怒了。"你要来也得来,不要来也得来!"几个壮汉驾着老郑的胳膊就往外走。

(八)

"救命啊!"我刚喊出来,太座怒冲冲的声音便传来了:"老头子,你发什么神经,又哭又喊的?"

我睁开眼,明白那是一场不知是悲是喜的梦。

我把梦讲给太座听。她说:"都是芦笛那老家伙害的,弄得你天天想些没用的事。你想的这些都太荒唐,只能当荒诞派小说。"

于是我就把这个梦记下来,特别要告诉那些爱较真的同志,以上事件均系虚构,乃是非科学的幻想小说。

2008年6月8日

1 条评论:

  1. 可笑且可叹...
    89那年的事,不过是一群幼稚的人干了一件失败的事儿而已...所谓的对于中国民主的推动,不足挂齿...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