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7日

人民日报批评石首事件:政府新闻发布语焉不详

近日,湖北石首市一名酒店青年厨师的命案,在种种传言的发酵下酿成冲突。与此前发生的一些群体性事件相比,石首的局面更为复杂,但背景似曾相识。

今年两会期间,贵州省委书记石宗源在总结瓮安事件时说,瓮安事件发生之初,网上有许多谣言。但是通过媒体披露事件真相后,群众的质疑得到了回应。坚持信息透明是迅速平息瓮安事件的最重要原因。他还强调,主要领导干部第一时间到群众中间倾听群众呼声,并借助舆论监督、启动干部问责制,才能平息事态。

石首案的起因同样是一起非正常死亡案,面对诸多疑问,警方的解释未能成功说服死者家属和公众。在长达约80个小时内,一方面是政府的新闻发布语焉不详;一方面是网友借助非正式媒体发布信息、探寻真相。据不完全统计,在这段时间里,体现政府立场的新闻稿只有3篇;而一网站的贴吧中就出现了近500
个相关主帖,在一些播客网站,出现了不止一段网友用手机拍摄的视频。

石首案再次提醒有关政府部门和领导干部,如何妥善应对当今社会信息传播和意见表达多渠道、互动性的新局面。长期以来,党和政府十分重视传统媒体如报纸、电视台的新闻宣传和舆论引导,近年来政府上网和党报新闻网站建设也取得长足进步,但要统一思想形成共识,依然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在网络时代,每个人都可能成为信息渠道,都可能成为意见表达的主体。有个形象的比喻,就是每个人面前都有一个麦克风。这对舆论引导提出了更高要求。面对突发事件,政府和主流新闻媒体仅仅发布信息还不够,还必须迅速了解和把握网上各种新型信息载体的脉搏,迅速回应公众疑问,这需要政府尤其是宣传部门具有快捷准确的舆情搜集和研判能力。如果在突发事件和敏感问题上缺席、失语、妄语,甚至想要遏制网上的"众声喧哗",则既不能缓和事态、化解矛盾,也不符合十七大提出的保障人民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的精神。

在互联网、移动通信支撑的社会多元表达平台上,政府发声和舆论引导需要比过去更高更强的能力。在这方面我们有过成功的经验,汶川地震紧急救援时期,政府一天一场、有时是好几场新闻发布会,主流媒体放开新闻报道,互联网、手机、无线电、卫星通讯等新技术传播媒介也各显神通,保障了灾情和救灾工作的高度透明。信息开放的结果极大地振奋了民族精神,增强了社会凝聚力,也提高了政府的威望,加深了政府和人民的血肉联系。

信息透明有助于提升政府的公信力,这是汶川经验的启示。在中国社会转型期,面对错综复杂的利益调整,各级政府理应发挥作用,促进社会各阶层意见和利益的均衡表达与顺畅沟通,促进干群之间的对话沟通,随时注意倾听民意、化解矛盾,维护社会稳定和健康发展。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陆侠

谁该负石首事件的不当处置之责

相比于贵州瓮安事件、云南孟连事件,同样属于群体事件的湖北石首事件出现了信息发布上的倒退。涂远高之死是一个引子,数万人聚集与地方对抗的社会基础是更加重要的。人们这么容易聚集起来,背后是否有着深重的怨气?

近日,湖北石首市一名酒店青年厨师的命案,在种种传言的发酵下酿成冲突。对此事件,6月24日《人民日报》发表评论,批评当地政府新闻发布语焉不详。

石首事件算是平息了吗?或许是,也未必。报道说,在因酒店厨师涂远高死亡引起的群众集聚已经平静后,又有数千人因事发酒店再现尸体的传言则聚集起来。看来,事情一日不查个水落石出,不得出令人信服的结论,就一日不会有人心的安定。

相比于贵州瓮安事件、云南孟连事件,同样属于群体事件的湖北石首事件出现了信息发布上的倒退。瓮安事件与孟连事件,媒体采访固然遭遇了种种困难,网络传言固然形形色色,毕竟地方政府在不断提供信息,网络信息和媒体报道也在不断发布,为公众知情和真相探寻提供了可能。

石首事件不然。当事件出现时,没有看到当地政府提供消息,网站上只有一些闪烁其词的说法,权威媒体也不见报道。事件在发展,政府在应对,视频在网上"低调"地流传,确凿无疑地证实了冲突的传言,而公开的传播渠道在沉默。而事后,人们才读到了当地政府平息事态的报道。直到现在,相比于外地,湖北当地媒体对石首事件仍然基本处于无声状态。这样的信息状态,绝非正常,或许表现出不愿、不想乃至不敢正视事态的心虚气短。

当地政府的"通稿",似乎再次落进单纯指责民众的老套。事件被解释为涂远高自杀身亡,家属质疑死因、不法分子滋事、群众不明真相。这一解释,丝毫没有涉及事件发生并不断升级是否有处置上的不当,一方面信息静默,一方面以力强取,导致对立加剧,难道没有一点值得反思之地方吗?

涂远高,一个仅仅读到3年小学的厨师,他的父母也没有什么社会资源可以动用,他的死却能引起一场数万人聚集的事件,说明了什么问题?他的死留下许多谜团,警方认定自杀,后与死者家属发生争执,是有过验尸的安排还是一味要求迅速火化,警方发现的遗书是否他亲笔书写,死者身上是否有伤痕等疑点,涉事酒店是否曾多次发生人命事件、怎样处理的,酒店是否如传言所说存在涉毒问题,是否确有注射针管成批发现,酒店经营者到底是些什么人……这些谜团若不能给出可信的答案,石首事件的处置将无以服众。

涂远高之死是一个引子,数万人聚集与地方对抗的社会基础是更加重要的。人们这么容易聚集起来,背后是否有着深重的怨气,有着因长期感受而形成的社会判断?以不法分子滋事并且煽动导致了群体事件作解释,看起来很是合理,但谁是不法分子,在石首的现场谁是心怀不轨的蓄意破坏者?如果最终查出有这样一些人,确实应该严格依法予以处理,但是,数万人就这么轻易地被不法分子煽动起来,这一定程度上也表明了当地政府的威信在人们心中的位置吧,这样的位置又是怎样形成的呢?

涂远高之死引至群体突发事件,数万人所争者并非个人利益,不管是据理抗争还是不明真相,体现了对正气失坠的担忧,对正义回复的期待。那些父老乡亲,那些妇孺老幼,情绪积蓄甚重,而若非集中爆发,又是否有人去体察、去思索、去纾解呢?瓮安、孟连之后,石首事件无疑又一次值得地方管理者反思。

来源:新京报  刘洪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