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3日

知音体太祖传奇

在网上看到一本"知音体"的《走进毛泽东的最后岁月》(中共党史出版社,2009年1月),男主角是毛泽东,女主角是孟锦云,这名女护士从1975年5月开始,"和一个伟人朝夕相处,日夜相伴,度过了489个白天与夜晚"。看过其中一些片段,发现以后不用再看《太祖私人医生回忆录》、《太祖:鲜为人知的故事》,那些据说都是捕风捉影,咱们不相信海外势力,相信中共党史出版社,呵呵。

以下选取一些精华片段,黑体字和按语系笔者所加。

孟锦云,是个湖北姑娘,12岁就考入了空政歌舞团。还是少年时代的小孟,就已楚楚动人:身材颀长,皮肤白晰,容貌秀丽,特别是那一双明澈如水的眼睛,总像在诉说着什么。一眼看上去,她就是个舞蹈演员的好苗子。她被选进了舞蹈学员班。这是1959年的事情。(按:1959年正是曾被称为"自然灾害"的大饥荒时期。)

那时候,中南海的首长们,经常性的娱乐活动就是跳舞。几乎每周有一两次,一般安排在周三和周六。军队文工团,从政治上比较可靠,每个团员都经过了一道道入伍的政审。从组织上,便于调动,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纪律严明。

1963年4月的一天,当小孟听说让她去中南海"出任务"时,她的心禁不住怦怦地跳着,是紧张,是兴奋,还是胆怯,也许是这一切的综合吧!总之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她按捺不住自己的激动。以前经常看到一些老同志(按:此处老同志是相对未成年的15岁孟锦云而言,不过二十几岁。)被车接走了,人们不敢打听。她们的去向,她们去执行的任务,她们回来之后,那种春风得意的样子,毕竟被人们猜到或听到了一些真情。

主席对新来的小同志很喜欢,而对他的半个小同乡――孟锦云,尤其喜欢。

渐渐地,这些小同志,已取代了那些老同志。

中南海的舞会,仿佛是一座桥梁,联系着这些文工团员和中南海里的大人物们,周复周、月复月,年复年。

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全国人民学解放军,而解放军又要学空军,这同林彪叶群对空军的特殊关怀不无关系。而空军文工团又是宣传的喉舌,众目所瞩。那些年轻的文工团员们左右着空军文工团的大革命,甚至左右着整个空军的大革命。几名小将们的言行,有时甚至能预测着运动的发展方向。

一个普通女文工团员、无职无权的舞蹈演员,只因她是通天人物之一,1971年结婚时门庭若市,来送礼祝贺的人,竟然挤不下宽敞的小礼堂。贺喜小汽车排满了同福大院,直排到同福胡同口的几百米之外。

毛泽东在小李刚来时,也是与之相处不错的。他也经常与小李开玩笑,说长论短。小李进中南海时,刚刚结婚,并且很快怀了孕。她考虑刚来工作就怀孕,工作会受影响,便决定去做人工流产。当主席知道此事之后,便表示反对,并说这样对身体不好。主席还是对小李满意的,关怀的。

但后来为什么就发生了变化?(按:毛泽东后来对小李"感到有些不顺手了",在组织的安排下,这位女护士调走。)或许天长日久,就难免磕磕碰碰。

这天,主席把诗刊杂志要发表的他的两首词的清样,拿给小孟,对她说:"小孟,请你把这两首词读给我听听。"

……

小孟用高声快速地读了起来,当她读到"不须放屁"这句的时候,她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主席,您写不许放屁,可您今天放了28个屁。我都给您数着呢。"

"噢,你还给我记着黑账。"

在毛泽东空荡荡的大卧室里,常常是只有一个人与之为伴,一天二十四小时,只有小张、小孟二人轮流值班。

毛泽东喝水、吃药、吃水果,一般是由小孟来喂。有一次,小张正好不在,但又到了吃饭时间,这次吃的是稀饭,里面还加上了西洋参汤。一切都准备好了,小孟对毛泽东说:"我给你喂饭吧。"毛泽东却摇摇头说:"还是请小张来喂。"

小孟说:"喂药、喂水我都行,喂稀饭还不更容易嘛?药片还容易卡住呢,喂稀饭没问题,我能喂您。"

毛泽东听了后,依旧摆摆手,然后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怕小张不高兴,你什么都能干,不是夺了她的饭碗吗?"

小孟和小张是四小时轮换一次,该谁上班,马上就得来接,该谁休息,谁就赶紧吃安眠药,为了能马上入睡必须这样办。

小张和小孟一个一边地挽扶着他。他们走出卧室,穿过会客厅,来到毛泽东卧室后面的一个小花园。他们一边走,毛泽东还风趣地说:

"张姐、孟夫子,你们二位是我的左膀右臂噢。"

"那可不是,没有我们俩,您可是寸步难行啊。"小张回答了毛泽东的话。

毛泽东听了哈哈笑起来:

"你们俩不仅是我的左膀右臂,还是我的左腿右腿呢。"

主席一向喜欢京剧昆曲,爱看戏曲片,有时边看边听,自己也情不自禁地跟着唱起来。这时,若小张、小孟在他身边坐着,他会用手一正一反拍着她们的手,一下一下地打着点,真是一种自我陶醉,自我娱乐。

有一次,小孟给毛泽东读当天的报纸。主席一般要求读些各地区的新闻。小孟便选择了河南的一段新闻。这段新闻报道了河南水灾的情况。讲到河南×县有成百上千的人仍处在危难之中,解放军的大队人马已赶到求援,但已有几十人丧生,几千人离乡背井。读着读着,小孟听到了抽泣声,她很奇怪,也很害怕,马上放下正在读着的报纸,忙走到主席面前,急切地问:

"主席,您怎么了。"

只见毛泽东眼睛里饱含着泪水,极为伤心的样子,小孟赶紧拿起沙发旁小桌子上的消毒毛巾,给主席揩揩眼泪。主席说:

"没事儿,你接着读报,我这人感情越来越脆弱了。我一听到天灾人祸,就忍不住伤心。"

听到主席这些话,小孟才明白是怎么回事,渐渐地,小孟也摸到了主席的脾气,她也便注意读报的内容,打这以后,她就一般不给主席读这类消息。考虑到主席岁数大了,精神受不住这样的刺激。

小孟进中南海工作已半年了,主席满意,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也肯定她的成绩,但她仍旧是个非党员。

……

小孟除了负责主席的日常生活,衣食住处,样样全管。还有很多的时间,是兼管读文件、报纸、处理来信等。有些文件是党内的,每当处理这样的文件时,她总觉得有些身不称职。自己连党员还不是怎么先看这样的文件,从60年代培养起来的一种组织观念,使她产生了不适之感。

小孟按主席的要求,把申请书交给了党小组长。

过了一段时间。张玉凤知道了这件事。她说:"你什么事都要找主席,你不知道主席身体不好,你老打搅他干什么,你着什么急呀,早晚还不都得入。"

小孟听了,没有吭声。

又过了许久,小组长找小孟谈话:"你的入党问题,小组会上讨论过,有的同志给你提了些意见,说你有些骄傲自满。希望你再努力争取吧。"

骄傲自满的意见从何而来,小孟的心里是很清楚的。

小孟曾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她看毛泽东已连续读了五个多小时的书,还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默默地读着,小孟怕他过分劳累,便走过去轻声提醒:

"主席,您该休息会儿了。"

但毛泽东仿佛一点也没有听见,依旧在那里读他的书。于是小孟便稍稍把声音提高了些,又说了一遍。毛泽东回过头来,大声一吼:"滚!"这吼声真把小孟吓了一跳,她只得悄悄走开。

事后,毛泽东自感做得不对,又主动向小孟道歉,就像那次给小李道歉一样。

柳亚子发出感叹:"慈禧这个人腐败无能,每日花天酒地,屈服于帝国主义的压力,签订了许多不平等条约,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极大的痛苦和灾难,她把应该用来建海军的钱挪用来修颐和园,建她个人的乐园,真可耻。"

毛泽东听了却不以为然:"慈禧用建海军的钱建了一个颐和园,当时来说,这是犯罪,现在看来,就是建了海军,也还是要送给帝国主义的。建了颐和园,帝国主义拿不起,今天人民也可以来游玩享受,这总比他们挥霍掉了要好呀。"

来源:王晓渔的博客 blog.163.com/wangxy1978@126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