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4日

叹息,勒庞关于社会主义的隽永预言

勒庞的《The Crowd ・ A Study of the Populer
Mind》写于1895年,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甲午战争差不多刚刚落幕,清帝国步入它崩溃的最后一程,康有为在北京完成了公车上书,而革命者的广州起义在年底失败。而此时,马克思和恩格斯都已经去世,但是共产主义的游魂还在欧洲徘徊,并没有逛到古老中国的门口。

这像是一种讽刺,接近两千多年以前,汉王朝的铁骑逼得匈奴人西迁,导致蛮族们纷纷溃退到西罗马帝国的国境线内,最终结束了它的统治,这种意想不到的东西方交互在两千年以后反过来重演,被资本主义驱逐的共产主义游魂向东散播到了俄罗斯,却最终破坏了这个东方民族复兴的历史性进程,破坏着这个民族的传统、灵魂和肉体,仿佛一场瘟疫――想想那些大大小小的内战,饥荒和文革,以及因为多生最终被迫导致的一胎化政策。

勒庞在第四章第一节的结尾平淡地写到:

"(社会主义)和所有宗教信仰相比,其实它只能算是等而下之的信仰。由于前者(其他宗教)所提供的幸福理想只能实现于来时,这样就无法反驳它;而社会主义的幸福理想是要在现世得到落实,因而只要有人想努力实现这种理想,它的许诺的空洞无物立刻就会暴露无遗,从而使这种新信仰身败名裂。所以,它的力量的增长也只能到它获得胜利,开始实现自身的那天为止。正是这个缘故,这种新宗教虽然像过去所有的宗教一样,也是以产生破坏性影像为起点,但是将来它并不能发挥创造性的作用。"

这一刻,距离在东方证实这个预言的时刻,刚刚不过一百多几年。

作者:陈胜
原文:http://www.bc209.com/archives/33.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