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3日

潘岳――不识时务的活教材

艾刘斯来稿/听闻坊间消息灵通人士说,国家环保部副部长潘岳,并非他自己声称的得病,而是真的遭内地某利益集团围攻,正在受到调查。其身边一些随从有的已被双规。虽然当初我对这位的"政改明星"推行所谓公众参与的假民主,为中共专制涂指抹粉的行为颇为憎恨,撰文批评过他,并预言过他这类人必将失败的命运。但当时所指之失败,是其假民主之失败,是必将遭历史唾弃的意思。没想到,现在他却终于中了他所竭力维护的中共官僚体制的暗箭。历史真是吊诡异常,结局是注定的,但过程却往往令人即发笑,又觉可悲。

其可笑,在于终是不识时务的一类。

一是他不识人类历史前进之大势,摆不脱所谓革命家庭出身之束缚,千方百计为延续中共专制统治而言说而行动。但时代狂澜所至,不分黑白,泥沙俱汰。同僚早已纷给弃船,暗铺退路,惟有极少数心有执念之人,试图以万变护不变,结果却成了首当其冲的拦路石,成为时代逻辑牺牲品。

二是不识专制体制内官僚潜规则。按坊间所传,潘岳失败于内部利益集团的构陷,此种牺牲品,根本谈不了壮烈,甚尔还很窝囊,见不得�面。按中共办事原则,一位官至副部级的高官被查,如果没有高层批示,是万万不可能的。来自高层的批示,说明潘岳无论是倡言政改,还是搞公众参与之假民主,还是刮风暴为主子的科学发展观当马前卒,其所有这些维护一党专制的"苦心孤诣",不仅没有得到党内高层和同僚的理解和认同,相反还得了个"出风头"的判断,处处以同僚和权贵利益为打击目标,碰触了官僚体制内部的潜规则。这些潜规则,按中共一贯说法,"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君不论明昏,臣不论奸忠,都逃不脱,也改不了。小小潘�,只能碰头流血。

三是不识中共特殊利益集团当道之现实。自以为站得直,行得正,就今天叫停这个,明天叫停那个,招的是哪路神,惹的是哪方仙,一律不管不问,太过张狂。在百姓或可制造短暂的民主假象,青天幻觉,引得一时喝彩,但于专制受益者的神仙却是实实在在的不识大体,只能引动方家灭一人护乾纲的隐怒。这些神仙不是财大气粗的集团,就是权倾一方的诸侯,他们当然不会在你叫停他们时表示什么,他们最擅长的就是"运筹帷幄"。这不,现在据说潘岳什么权都没有了。

其悲,在于他身上的符号太多,什么政改标杆,当代康梁,环保少帅,亚洲之星,个性高官,什么改革派,改良派,开明派,还有诸如潘旋风,落实科学发展观急先锋,胡温干将。虚也有他,实也有他。看看中共历史,就知道这不是多能,而是玩小命,玩虚的生妒名,玩实的得罪人,不把自己玩进去,不玩的主子生厌,同僚生妒,权贵生恨,方是咄咄怪事。"尔不惜卿卿小命倒也罢",拿众家弟兄的脸面和银子做祭台,那只好于那祭台上斩了尔。

只是有时很奇怪,从其文风看,当属聪明灵秀之辈,但为什么对官僚规则浑噩如斯,权谋智慧如此不堪呢?

如果此人能善保其身,最终竟不得不成了"逍遥派",想必还有一丝半点谋面的机会,一定问问他。

也许这就是历史的因果。看看历史上,每个王朝的晚期,总有旧朝一些腐朽,以愚顽为忠诚,以悲惨为壮烈,为旧朝白白殉葬,亦为新朝之意气风发,做反面衬托。历史向来是小丑配英雄的,也因了潘岳这类角色可悲命运的出现,说明民主时代的来临,的确不远了。

民主政治的到来,是必然的,而且很快。因民主的采纳和实践,过去离中国人很远,而现在却很近。看看今日之香港,虽然一党专制仍想方设法地干涉,但毕竟保留着民主的火种,所有的民主运作,都在每时每刻影响着内地;而台湾,也已将前总统放入了监狱,每天都在教授和学习着中国人如何实践民主的活教材。这些都正通过互联网向大陆民众传播着。而内地民众也早已起来,视看今日之互联网,已成民众反腐要民主的重要渠道,中共的堵盖已基本失效。专制的失效,已经不远。

前有于幼军,现有潘岳。咬狗了,这是好事,而且越多越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