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8日

中国历来是称冠全球的官员贪污大国

罗深《专制文化下的中国》/自西元前221年,秦王政并吞六国,建立专制大一统的秦王朝以来,中国的官场便成了贪污的道场,中国的官吏史,就是一部地地道道的官吏贪污史

――――――――――

晓云:你好!

来信收到。从来信中得知在新学期即将来临之际,你不仅完成了原定的读书计划,还加读了《张居正大传》等历史书,非常高兴――为你学习的孜孜不倦而高兴,为你有"读中国历史书籍,很有意义"这样的感受而高兴。

我读中国历史,能读出的最大感觉可以概括为两个字:"沉重"。我们在前边以"专制文化下的中国"
为序的六封信中所谈的问题,有哪一个不是分外的沉重?正因为其沉重,所以,每写完一封信,我都要着着实实地休息几天――为的是使自已从哪些沉重的思绪中走出来,轻松一番,松弛一下神经。现在,我又得回到沉重之中了,因为我在读中国历史的时候,还读出了另外一个沉重,这个沉重是:自西元前221年,秦王政并吞六国,建立专制大一统的秦王朝以来,中国的官场便成了贪污的道场,中国的官吏史,就是一部地地道道的官吏贪污史。

之所以说自秦王朝建立以降的两千多年间,中国的官场就是贪污的道场,中国的官吏史,就是一部官吏的贪污史,是基于以下五点:

持续的时间长:江山代有贪官出。真可谓:山河可变,官吏贪污不变;朝代可变,官吏贪污不变;具体的为官者可变,成为官吏者奉行贪污之道不变。官吏的贪污浩浩荡荡,延绵二千余年从未中断,从未止歇。

贪官污吏遍天下:从以宰辅为首的京官,到封疆大吏,州、县官员以及各色、各等吏员,无论是文职还是武职,无论是行政官、监察官还是宦官,只要是官场中人,都有不少勇于贪污,善于贪污之辈。大官大贪,小官小贪;大小官员相互勾结,结成盘根错节的网路,上下其手共同贪污。贪污遍于官场的各个层面各个部位,遍于社会的各个角落。而且,贪官污吏的队伍一个朝代比一个朝代"壮大",延至"绝对专制确立"的北宋,已是官吏之中"黩货暴敛,十有六七",到了元代,官吏中"贪污害民者"的比率又上升到了"十之八九",到了明、清两代,则几乎达到"无官不贪"(上引比例出自《肃贪通鉴》)的地步。

贪污的范围非常广:税款、军费、军饷、赈灾款、工程款、治水费、百姓的私产等等、等等,只要是银子,只要是钱(包括可折钱变钱之物)都敢伸手,都敢贪,纵然有刀斧加身之危也绝不皱眉,绝不后退。

贪官污吏一个更比一个狠:大官更比小官贪,后官更比前官贪,此朝官吏更比前朝官吏贪,活生生一幅贪官污吏贪污竞赛,后浪直超前浪图,终于"创造"出了单人贪污数额的世界之最――和�当权20年,通过贪污,将相当于清政府10年以上的财政收入(每年财政收入白银7000万两)装进自己的腰包。

贪污对社会造成具有灾难性、毁灭性的后果:阻碍社会发展;消蚀社会财富;败坏社会道德;引发社会动荡;导致王朝周期性覆灭。并成为中国社会堕入腐朽、落后的一个巨大推动力量。将这五点归纳起来,用今天的"说明腐败势态的学术概念"述之就是:在两千多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官吏的贪污均处于频率高,规模、幅度大,高强度,高烈度的高频度状态。

这绝对是一部可以让世界各国的贪官污吏望尘莫及、自叹不如的盖世无双贪污史。而造就这样一部贪污史的,就是专制――专制制度和专制文化。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