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4日

《炎黄春秋》获奖风波――中宣部电话干预颁奖始末 

(神州沉思录-续文生)

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九日广州《南方周末》在北京举办"致敬二零零七――《南方周末》年度盛典",《炎黄春秋》荣获中国媒体最高致敬奖第一名,大会邀请该社社长杜导正出席颁奖会。

据说,《南方周末》先是跟《炎黄春秋》总编辑吴思联系,希望社长杜导正代表《炎黄春秋》上台领奖,吴思最初回答说"社长太忙了,来不了",并说杜老让他(吴思)代表领奖。后来《南方周末》再三邀请,并举出有力的理由�这不是个人荣誉,而是《炎黄春秋》整体的荣誉,因此希望杜老无论如何也要出席。盛情难却下,八十五岁的杜导正只得推掉当日其它事务答应出席。

十九日下午一点半,《南方周末》颁奖大会会场八一剧场人头涌涌,杜导正和吴思准时到达贵宾室,《南方周末》几位领导人热情接待谈。谈起中南海各方面的情况,杜老说政治民主像大家预料的那样,比之前更开放、更求实,是一个很好的形势。谈话中,杜导正高度评价广东现任省委书记、中央政治局委员汪洋近日在广东提出的思想大解放,改革大发展。不过,他建议说,如果把这个"大"字改成"新"字,即"新一轮思想解放",会更妥当些。

杜导正对这几位广州同行说,他特别赞赏汪洋在一篇讲话中提出凡是阻碍先进生产力发展,阻碍先进文化发展,阻碍国家再进步的一切陈旧的过时的观念思维都应该勇敢地突破的呼吁。汪洋反复重申,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人民满意不满意才是判断一切事物是与非的标准。

正当众人漫话畅谈之际,《南方周末》一位领导人悄悄把杜导正拉到一边,显得有点无奈说�"杜老,有点新情况,实在是对不起了。今天大会得奖的名单是全国许多媒体一起评的。评了六个特别奖,评出了六个最优秀的单位,你们《炎黄春秋》排在第一名,原来是请您代表《炎黄春秋》到讲台领奖的,我们已经定了,领奖时的荧幕都已经做好了,可是今天中宣部某局某人(不报名字)刚刚来电话,电话里面这么问:为什么要选《炎黄春秋》?要选《炎黄春秋》为特别致敬奖?为什么要给《炎黄春秋》特别重要的奖?我们不批准,不同意。"我们解释道,"这不是我们一家评的,是全国许多媒体人共同评选出来的。"中宣部那人说�"那也不行。"
我又说,电视荧幕里面已经有《炎黄春秋》得奖的大镜头,这是无法删的了。他却说,"荧幕的这个镜头也必须删掉。"

这位《南方周末》领导接说�"杜老,实在对不起!我们能请到您这么德高望重的老人家来,是给我们大会增辉啊,现在,您看看这个事可怎么办呢?我们提了我们的意见,正等候中宣部答复,可是中宣部到现在仍没有任何答复。我们很为难。请您万万谅解。"

杜导正回答:"《炎黄春秋》宣传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路线,宣传邓小平理论,宣传三个代表思想,宣传十七大精神,一直是坚定的、鲜明的、求实的、比较有力的、有目共睹的。所以受到各方面的支持,中央对我们一直也是宽容的,才办成这么一个国内外有点影响的刊物。但是大家看法也不尽一致,有些部门不一定这样看。所以你们对《炎黄春秋》这个评价也是会有争议的。我说你《南方周末》敢在年度特别奖里面把它评为第一名,这就难能可贵了。我以为这是对党对国家对人民负责的一种独立思考精神,我以为这是大体正确的行为,我说这就很够了,用老百姓的话说,你们的胆子也够大。非常感谢你们了,至于说上台领奖不领奖,《炎黄春秋》要不要从你们的荧幕里删掉,这个根本没有关系。咱们都实实在在做事情嘛,不要考虑这些东西,没有关系的。"(以上谈话据录音整理)

杜老的通情达理让《南方周末》领导放下心来,也决定了不去"鸡蛋碰石头",免得"全锅端"――因为《南方周末》历史上已经因为发表过一些敏感文章,有报社高层几次被中宣部撤换过的纪录。

大会开始,与会者三百多人。奖项分为四五个系类别:最优秀的民营企业、电影电视界的优秀单位,还有几个优秀的出版单位,最后是媒体。全国媒体评选中,《炎黄春秋》仍是第一名。

庆幸的是,《炎黄春秋》这几个字还是在大荧幕里打出来了,箩筐那么大的。知情者说,看来《南方周末》还是冒了风险的。不过,这六个优秀媒体领导人上台领奖时,名主持人曾子墨和梁文道就没有念《炎黄春秋》的名字,当然杜导正也没能上台领奖,更没有照原来《南方周末》领导的安排,向与会者致意了。

内地媒体和文化部门都有这样的共识和记忆:自一九八九年夏以后,中宣部一些部门一些领导人如要批判惩罚哪个单位,一般都不发正式文件,只是打电话通知,在电话里,你问他是谁,他从来不回答,给人一种鬼鬼祟祟的印象。(大概是害怕,不知道怕什么。)一般情况是,电话中仅仅说是中宣部某某局。

至于《炎黄春秋》此次是不是该拿媒体特别奖?笔者打电话问杜导正,他表示,评不评没有关系的,公道自在人心,也从来不争这个东西的。问题在于这次是民间评选的,至少是半官方的媒体人评选的,难道就视民意如草芥?

笔者认为,中宣部是共产党中央的一个机构,不是政府机关,即便要干预某事,也应该通过政府――新闻出版署来或围或堵,中宣部赤膊上阵,早已违法违宪!况且《南方周末》是在中共广东省委省政府领导下,应该按照规章,须通过广东省委省政府,而不是由中宣部直接下令干预。中宣部这种做法跟汪洋的讲话相去太远,这不能不令人想起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初期北京宣传工作领导中常常出现两把声音�中南海胡耀邦那里一把声音,中宣部邓立群这里另一把声音。

《南方周末》是发行量约一百万份的报刊,国内外影响很大。大会上还赞扬了《纽约时报》、新加坡的《联合早报》出色的中国报道,两报的记者编辑部也有出席这次颁奖会,中宣部用一通电话粗暴干预这样的一个民间大规模的评选活动,难道就不怕纸包不住火?难道就真的能把大陆媒体人的共同心声一笔勾销?

笔者以为,自十七大以来,胡锦涛领导下的中央在意识形态管理方面有明显的进步,《炎黄春秋》最近几期文章里面连讲胡耀邦和赵紫阳,提到赵紫阳改革开放里面的功劳,更发放有关照片等,中央没有说话。左翼那么反对中央,最近更正式提出来把三个代表和邓小平理论从宪法和党章那里删掉。中央都没有简单地、粗暴地惩罚他们。这一段时期,国内政治舆论环境明显地比较宽松。可是正在这么一个大好环境下怎么就能发生这件使人遗憾的事呢?实在令人惊诧莫名!

于是,业内人士认为,这件公开干预民间评选,不许《炎黄春秋》得奖的事,中南海肯定是不知道的;有人说,如果中央知道了这件事也会批评中宣部的;也有人说,这是中宣部个别人士的不良行为;甚至有人说,中宣部根本没发生过这件事,是有人故意给中宣部抹黑。

那好,笔者建议中宣部不妨出面公开就此予以澄清。

――08年三月号《明报周刊》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