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6日

香港十万人烛光晚会纪念“六四”

"六四"事件20年周年纪念日,北京从6月3日晚上开始对天安门广场实行戒严,而在中国大陆唯一能够为六四公开举行悼念活动的香港,则将举行十多年来规模最大的烛光晚会。据香港警方估计,参与者人数将达到十万。在六四烛光晚会开始前,德国之声记者与驻香港特约记者李华南连线了解相关情况。

德国之声:李华南,你好。我们知道香港是中国大陆唯一一个可以公开悼念"六四"的城市。过去几年,香港六四纪念活动的参与者人数每年在两三万左右,而今年可能达到了十万人。您能不能介绍一下目前在香港的主会场维多利亚公园有哪些嘉宾已经到场了?

李华南:其实从我们现在做访问的时候开始(香港时间下午16点左右),在香港的维多利亚公园就已经有一个很大规模的座谈会。这个座谈会既有香港支持"六四"
的一些人士参加,同时也有程翔的出席。我们知道程翔是以前香港《文汇报》的副总编。可以说《文汇报》是一个比较亲大陆的报纸,但是在1989年这个报纸是旗帜鲜明地站在学生的立场上。当时程翔是这个报纸的副总编,他当时直接参与和领导了许多支持学生报纸的运动。但是在"六四"以后他就被迫离开了《文汇报》。

程翔在前几年被大陆当局以所谓的窃取国家机密被秘密逮捕,入狱三年。他也是刚刚被放出来,在香港也是一位新闻人物。他此时此刻就正在参加维多利亚公园的纪念活动。

参与座谈的嘉宾中还有另外一位很关键的人物是刘锐绍,他是以前香港《文汇报》驻北京办事处的主任。当时香港《文汇报》直接从北京发回了大量报道。这使得当时许多在中国大陆生活的人们,在几天之内把《文汇报》当作是主要的消息来源的渠道之一。所以刘锐绍也在20周年到来这几个月内发表了不少评论来反思当时发生的情况。

德国之声:您刚才谈到了"六四"期间支持学生民主运动的两位香港媒体的代表正在维多利亚公园参与讨论活动,这其中还包括了当年"六四"过后曾经帮助过内地民运人士经香港逃往西方国家去的香港记者。您能不能谈谈近来香港媒体都是通过什么方式纪念"六四"呢?

李华南:最近一两个月,香港出版业不约而同地出版了许许多多或者是回忆、或者是揭露"六四"内幕的书籍。这里边有几本值得关注的书,包括:1989年"六四"解放军戒严部队的内幕,还有一本是介绍戒严部队内部叛乱者的一本书,这都是非常有内幕的。另外就是上周五,在香港正式出版的中文版的赵紫阳的回忆录。所有的这些都显示了香港这20年来还留下了全球可以公开的独一无二的纪念"六四"的传统,而且其实香港媒体在整理"六四"这段很珍贵的历史中起到了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作用。

德国之声:还回到刚才的问题,一个这么庞大的活动,十万人参加,香港政府是如何保障活动的安全的?另外是他们否受到了北京方面的压力?

李华南:北京会不会有所干预?它会有所干预,但通过另外的方式来进行干预。比如,我估计,它可以给香港警方一张名单,就是在外国、在西方欧美国家的一些民运分子或者一些领袖,不允许他们入境。很遗憾的是,刚才你们也问到了,香港政府根据手中的一份名单,就把他们拒绝入境了。所以比较明显的是,昨天在澳门--
香港澳门都已经回归中国主权十几年时间了--生活在台湾的吾尔开希到了澳门,正如他和人们之前所预料的一样,他在澳门受到了驱逐。但吾尔开希没有离开澳门。他继续在澳门呆着,按照香港报纸的报道,他是主动投案。他知道澳门不会让他入境的,但他要做这么一个挑战的举动。

德国之声:您刚才说香港至今还可以对"六四"进行悼念活动是香港法律层面的一个胜利,这是不是也说明香港公民对"六四"、对中国的民主运动仍负有很强的公民精神?

李华南:香港是一个很矛盾的社会。它一方面提倡商业,每个人相对来说都关心自己的商业利益,甚至于比较自私;但它又是个很纯净、具有理想色彩的社会。到了大是大非的时候,平时看上去有一些自私琐碎的市民,这时候就会勇敢地站出来,为他的理念而进行斗争。从某种程度上我感觉到香港公民社会以及刚才我们所说到的法制力量的胜利和成功。

记者:严严
责编:乐然
来源:德国之声
原文:http://mobile.dw-world.de/chinese/ua.24/mobile.A-4302759-293.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