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7日

何仁勇:保安部新来的年轻人

这个叫王洋的年轻人,此刻坐在启新公司的门卫室,心情激动的打量着从窗前经过,三三两两往外面走的打工仔打工妹们。他们都是吃了晚饭,冲了凉,个个打扮得神采飞扬,要去外面度过一个愉快的周末之夜。难得不加班啊,谁愿呆在宿舍里发霉?

身后的保安队长伸了一个懒腰,说:靓仔,有女朋友吗?

王洋的脸烫了一下,说:没有呢。

我们公司别的没有,靓女大把��喜欢上哪个靓女了,告我一声!队长很有气魄的说道。

王洋微微一笑,说:好啊!

很快王洋就知道了,在启新公司,保安不是一个讨人喜欢的职位。

保安除了要看守大门,还得经常到厂区巡视。这天,王洋逛到了男生集体宿舍楼。刚上二楼,他就听到204宿舍里吵得甚欢。他以为是在吵架,推开门一看,原来是几个人在玩扑克。围在旁边助阵的人的人比打牌的都多,都伸长了脖子面红耳赤的吼,有如长颈鹿。王洋一走进去,里面的人顿时鸦鹊无声了。

王洋说:你们好!

没人理他,也没人吭声。这令王洋感到了一丝尴尬。他自我解嘲的笑笑。正要退出去,一个高个子拦住他,那人叼着一支烟,傲慢的问:新来的?

王洋心里非常的不舒服,还是回答了:是的。

那人点点头,说:难怪��以后没事少来宿舍转。记住这条对你有好处。

什么意思?王洋满脸疑惑。

那人说:你会明白的。

王洋扫视四周,发现每一个人的眼光都冷冰冰的盯着自己。他蓦然有一种跌进冰窟的感觉。

王洋是一个快乐的年轻人,生性活泼。他喜欢唱歌,身旁有人无人他都要哼上那么两句。冲凉房,门卫室,宿舍,饭堂��到处都留有他严重走调的歌声。他喜欢讲笑话,走到哪儿都逗出一片笑声。但在启新公司,没人跟他说话,除了几个保安。这种情况真是难受。当他碰到一个人,想要开口打个招呼,那人却冷漠着面孔,从旁边过去了。话就闷在肚子里了。对此,王洋百思不得其解。自己可是刚刚来到这家公司,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把所有的人得罪了呢?

那晚,趁着和保安队长在宿舍里下棋的当儿,王洋说出了他的困惑。

保安队长呵呵一笑,说:别说你,就是我去其他宿舍转,都没人理睬我。怎么说呢,说白了,在我们公司,保安和那些工人们,基本上处于井水不犯河水的状况。

王洋好奇的问:为什么啊?大家都是打工的,何必搞成这样子呢?

保安队长说:是啊。反正我也不是很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据说,是很久以前的陈怨了。天晓得!喂,该你走棋了哦!

王洋捏着棋子的手举在空中,久久没有落下。

晚上,如果宿舍里没人陪他下棋,王洋就百无聊赖了。宿舍里都是保安,但差不多都是成家立业的人,爱人或者女朋友都在附近的工业区上班。一到晚上,早早就冲了凉,抹油涂粉,收拾得香喷喷的出去约会。羡煞王洋这样的光棍。他呆在一个人的宿舍,听着隔壁传来的欢笑声,孤独顿时像水一样把他淹没。枕边的书看罢,电台里的音乐听罢��长夜还是漫漫。他从床上爬起来,换了衣服,出去逛街了。来到市场上,发觉那儿熙熙攘攘,人声鼎沸。溜冰场的大喇叭正在放一段狂乱的舞曲,震耳欲聋,灯光闪烁处,人影穿梭,像蝶,像鸟,也像奔跑的马匹。王洋趴在铁网上看了一会儿,离开了。他挨地儿乱逛。溜冰场边,是一排水果摊,水果摊边,是一排书报杂志摊,书报摊边,是一排小吃摊,小吃摊边��突然,王洋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仔细瞧了,正是那天在宿舍里叼一支烟的高个子。高个子跟几个人,坐在小吃摊那儿,正光着膀子喝啤酒呢。

王洋走上去,拍拍高个子的肩膀,很惊喜的样子,说:哇,你们好享受哦!

高个子回头,看清楚了来者后,脸一下子变了,喝道:看家狗!给我死远一点!

众人的目光刷的盯向王洋。他的脸红了。长这么大,他还没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挨骂呢。他停顿了一刻,然后才平静的对高个子说:对不起,我只想搞明白一件事情,你为什么这样恨我?

高个子说:你错了,我们都恨你!

可我好像跟你们前无冤后无仇吧?来这公司之前,我甚至都不认识你们呢。

高个子紧紧的盯着王洋,说:你的错在于,你不应该做保安!明白没有?在我们公司,所有的保安都该死!明白没有?

每周一三五的下午,邮局的投递员会来一次启新公司,送信到门卫室。保安们把信件清理好,就在门卫室外的小黑板上写那些收件人的名字。这时周围就渐渐围拢来下班的员工。他们紧张的看着保安捏粉笔的手。保安每写一个名字,人群里就传出一声尖叫或者欢呼!其他的人哈哈大笑,伸手捉弄这个幸运儿。幸运儿也不计较,很大方的样子,从保安手里拿过信,像幼儿园的小朋友领到糖果,躲到一旁去独自享受了。信少人多,每一次都会有很多人失望而去,脸色写满沮丧。王洋注意到,一个梳马尾辫子的女孩子,每次都早早来到门卫室外,最后一个离去,但每一次都只能羡慕别人的欢呼。王洋瞥到她厂牌上的名字,叫黄小丽。

有一天,黄小丽的信来了。那是一封厚实的信件,封皮上的字迹苍劲有力,显然,那出自于一个男人或者男孩子的手笔。不知出于什么心理,王洋偷偷藏起那封信。

如他预料那样,所有人都散了,黄小丽还站在那儿,撅着嘴,盯着小黑板,仿佛是期待奇迹的发生。王洋走过来,说:又没你的信?

黄小丽哼了一声:明知故问!

王洋作出突然想起的样子,说:哎呀,我刚才登漏了一封信��也许是你的哦!

黄小丽抬起头。

你叫什么名字?王洋决心把戏演到底。

黄小丽居然取下厂牌给他看。王洋装模作样的看了看,一拍脑袋,说:好像是��你跟我来吧。

王洋把黄小丽带到门卫室,说:坐吧,我给你找找。

黄小丽没坐。或许是第一次来门卫室,她颇有点不自在。王洋在抽屉里翻找了一会儿,拿出那封信。黄小丽一看,立刻双眼放光,眉开眼笑的说:是啊是啊,正是我的信。谢谢你啦!

她伸手去接信;王洋却没给,缩了回来,说:不必谢我,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好不好?

什么问题?黄小丽好奇的看着他。王洋说:我想搞明白,为什么在我们公司,会有那么多人讨厌保安,你知道的,我是刚刚来这个公司,没理由跟他们发生矛盾啊!

黄小丽的脸一下子就阴了,她说:我也不知道!把信给我!反正你们这些保安就是惹人恨!快点啊!你这是侵犯人的通讯权呢!

王洋突然觉得索然无味了。真是没劲!他没吭声就吧信还给了黄小丽。黄小丽看看信,又看看他,转身走了。她没走几步,回头问:你为什么要追问这些事情啊?

王洋诚恳的说:因为,我是一个喜欢结交朋友的人,我不想在一个寂寞的无聊的世界生活��而去,最受不了的是不得不忍受那些莫明其妙的仇视目光!

黄小丽点点头问:你什么时候有空?

一个傍晚,黄小丽把王洋带到附近的一块草坪,坐下,说:这事情说来话长,而且跟我表哥有关?

你表哥?王洋很纳闷。

哦,对啊,就是一直凶你的那个高个子,他就是我表哥。他叫大成,呵呵,不知道在背后这样叫他他会不会扁我?唉,其实我表哥好可怜啊,在那次事件里,他失去了自己最疼爱的女朋友!黄小丽的脸色慢慢忧伤起来。

四年前的一天,启新公司的车间正像往常一样,有条不紊的进行生产。突然,大成的女朋友阿芳感到胸口一阵剧烈的绞痛,很快,大颗大颗的汗珠子就从脸上滴下来。她跌倒在地上。这时,旁边的工友们发现了,围过来,关切的问:你怎么啦?是不是肚子不舒服?

阿芳脸色苍白,说不出话来。众人都慌了。不知道是谁叫来了大成,他们一起将阿芳送出车间,打算送去医院。可在大门口,他们被拦住了。当班保安要他们出示放行条。他们傻眼了,放行条是要总经理签字才行的,可那天总经理不凑巧出差了啊。大成急忙向保安求情,说:我女朋友心肌有问题,送医院晚了会有生命危险的��
求求你,通融一下,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来承担问题!

保安毫不为之所动,说:我通融了你,老板会不会通融我呢?我可不想丢掉这份工作。

他们僵持了很久,最后打通了总经理的电话,才被放行。可送去医院没多久,阿芳就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医生惋惜的说:要早送来半个小时,她也不会有事的!心肌梗塞病人,最重要的就是争分夺秒!

听了黄小丽的诉说,王洋心里很是难受,却说不出一个字来。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啊!他似乎理解了大成,换了自己,说不定要拖一把刀砍那个当班的保安呢。

繁忙的秋季订单结束了,冬天姗姗来迟。好消息是,员工们不必再天天加班,连跟恋人约会的时间都没了。坏消息是,工资似乎也来得迟了;十月份的工资,到了十一月底,还没什么动静。按照惯例应该发工资的那一天,老板甚至都没来公司。慢慢的等待中,人们失去了信心,他们罢工了。领头的就是大成。大成带着几个老乡守在车间门口,对那些要进去上班的人说:何必呢,辛辛苦苦的血汗钱都拿不到,再继续做下去岂不是像傻子一样?

有的人听了他的话,回宿舍了;有的则依然往里闯��这些多半是班长技术员一类的,他们怕丢掉饭碗啊。结果当然就是打了起来。吃了亏的班长们骂骂咧咧的退回去,再也没来上班了。

管理人员给老板打电话,老板没说什么,还是没来公司。就这样僵持在哪儿。谁也不理谁。

一个深夜,老板来了,带着十几号人,和两部卡车。保安队长也跟在后面。他们径自去了车间,把车间的机器往车上搬。启新公司不大,大部分手工操作,没几台机器,一会儿就搬完了。然后他们又到办公室,搬走了那些办公用品。他们动作娴熟,做这些事情的时候,集体宿舍里的人还在睡梦之中呢。

他们准备出去的时候,却在大门那儿吃了闭门羹。门关上了,一把大铁锁守在那儿。钥匙串挂在王洋的脖子上。王洋站在门卫室的窗子边,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保安队长走过来,手掌一摊,说:钥匙!

王洋不语,还是笑吟吟的看着他们。

老板也过来了。他从提包里拿出一叠钞票,对王洋说:这里5000块钱,是你这两个月的工资。明白没有?去开门吧,这样对大家都好。

王洋当然明白老板的意思。他两个月的工资是没有这么多的。问题在于,要是他拿了这笔钱,其他的那些工人,恐怕就再也拿不到一分钱了。他摇摇头。

老板面无表情,再拿出一叠来,说:干脆一点,一万!咱们以后就两清了!

保安队长说:你小子别傻了,打一年工都拿不了这么多钱啊!

王洋想了想,笑了。他取下钥匙串,拿出那把钥匙,轻轻的放到嘴里,吞了!这个动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老板的脸顿时黑了,像一片乌云。保安队长一拳甩到王洋脸上,骂道:妈的,你傻B敬酒不吃吃罚酒!

老板冷冷的说:往死里打!吐也要给我把钥匙吐出来!

一群人纷纷涌上去,将王洋掀翻在地。正在这时,另一群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老板身后。这是一支更加庞大的队伍。大成拍拍老板的肩头,说:别来无恙啊,老板!

老板的走佬计划失败了。他怎么也没想到,他的失败,居然是因为一个小小的保安!过了一段日子,公司又慢慢走上正轨。在稳定之后,老板炒掉了王洋。

王洋没说什么,这是他早就预料的结局。他背着简单的行李,离开了公司。他甚至都没回头看一下,这个自己曾经生活工作了大半个年头的地方。走了没多远,他的手机响了。一个陌生的号码。他接了,那边传来黄小丽的声音。

黄小丽笑嘻嘻的说:喂,王洋吗?大成哥今晚约你喝酒,你愿意去吗?

作者:何仁勇
原文: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5aed50d8705bd98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