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7日

清流:《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议》

2004年10月14日,中国外交部长李肇星和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在北京签署了《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议》,两国之间的边界争议终于尘埃落定。由于边界问题在两国皆属极度敏感话题,中俄双方对此次有历史意义的协定都采取了极为低调的"冷处理"。

此外,由于从事中俄边界问题研究的中国学者从来没有条件到边界地区进行实地调查,中俄边界问题谈判的资料又不公开,中方对相关边界问题的研究极为冷清,民众对此也了解甚少。相比之下,在俄罗斯尤其远东的政府官员、学者及新闻记者那里,这些有争议地区近年来却是绝对热门的话题。

"自码头出发后不到1小时,记者便见到一艘灰蒙蒙的家伙蹲坐在黑龙江中,渐渐看清那是一艘俄罗斯炮艇。它的身后便是黑瞎子岛。俄方便是以这种方式显示着对黑瞎子岛的占有。"一名中国记者在中俄边境采访时,曾写下这样一段话。

2004年10月14日,中国外交部长李肇星和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在北京签署了《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议》,两国之间的边界争议终于尘埃落定。

日前,据香港《明报》报道,虽然协议内容至今秘而不宣,但各种途径的消息显示,中国在东段划界中,要回了300多平方公里有争议的土地,其中包括一直由俄方管辖的黑瞎子岛(俄方称为"大乌苏里斯基岛")的一半,面积达174平方公里。而另一有归属争议的阿巴盖图洲渚(俄方称为"大岛")的具体划分,则未见报道。

中俄在随后发表的联合声明中说,两国就中俄边境两块未协商一致地段的边界线走向问题达成协议,这是一个"政治双赢的均衡合理的方案"。

中国和前苏联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举行边界谈判,40年来已经解决了98%的边界线,只有上述两岛是未解决的2%。《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议》加上数年前签署的两个国界协定,标志着长达4300多公里的中俄边界线走向已经全部确定。

据香港《明报》报道,黑龙江省官员对中俄边境划界给地方发展带来的机遇寄予了极大期望,有官员甚至表示"20世纪看广东和香港,21世纪看黑龙江和俄罗斯"。

由于港台主要报纸曾报道"解放军将会于明年10月登岛驻军",《明报》记者就此询问黑龙江一位厅局级高官,该名官员回答:"驻军?你以为还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呀?现在撤军还来不及呢。"而一位地方海关官员对记者说:"和平利用黑瞎子岛,将该岛建成一个自由贸易岛,是黑龙江省委、省政府的最大愿望。"

中俄"冷处理"划界问题,原因复杂

虽然有关消息在海外成为热炒的话题,但大陆至今没有以任何形式公开协定的具体内容,包括有关领土、领水的划分情况。有消息说,《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议》明年将提交全国人大会议批准,届时协定将会全文公开,到时候人们对协议的所有疑问将会全部解开。

俄罗斯通讯社塔斯社10月14日的报道略为详细,称俄罗斯和中国当天签署了一揽子关于边界问题的文件,包括:俄罗斯和中国关于俄中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关于俄中船只在塔拉巴罗夫岛和博利绍伊乌苏里斯基岛地区(黑瞎子岛地区)周围水域航行的议定书;关于对界河中个别岛屿及其附近水域进行共同经济利用的协定;关于两国间现行有效协定适用于新划定国界地段的备忘录。

据海外媒体报道,中俄双方都对此事低调处理,有较复杂的考虑。一方面,相对历史上俄国从中国抢去的15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而言,拿回的土地只能算九牛一毛,中国内地许多网民对此表示了强烈不满,令划界成为敏感话题;另一方面,俄国国内则有人指责普京"丧权辱国",强烈要求俄国杜马"拒绝批准"该协议。

10月15日,香港《文汇报》在中俄签署《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后报道,在任何一部二十万分之一的地图上,黑瞎子岛都能清晰地显现出来。准确地说,它并不是一个江中岛屿,而是由黑龙江和乌苏里江以及两江之间的一条细细的汊道围起来的一块三角形地块。

黑瞎子岛面积约为350平方公里,而中国当年与苏联浴血战斗守卫的珍宝岛,面积不过0.7平方公里。黑瞎子岛整整是珍宝岛的500倍,几乎与上海市的崇明岛一般大小。

但就是这样一块在版图属于中国的土地,在现实中却成为俄罗斯哈巴罗夫斯克市的一部分,上面不但建有集体农庄,还留有驻军。横架在主城区与岛之间的一座浮桥,中间可以开合,目的是为了通行船只。而中国人要想登岛,必须先出国到达哈巴罗夫斯克市,然后再经桥上岛。

中俄边界问题的另一个焦点――额尔古纳河的阿巴盖图洲渚则是一个约50平方公里的小岛,实际意义并不大,小岛一旦遇到额尔古纳河涨潮便会被淹没。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说,俄中两国40年来关于边界问题的谈判和努力终于划上了完满句号。这是两国300多年交往史中首次全线标定边界线,在边界问题上达成百分之百的共识,具有"突破性"的意义。

美联社对此评论说,中俄两国解决了历时数十年的边界纠纷,并同意共同开发能源,标志着这两个一度是冷战时代的敌对国家已经完全转变为经济与政治合作伙伴。

黑瞎子岛的特殊战略意义

黑瞎子岛位于黑龙江和乌苏里江汇合处,因其位于黑龙江省抚远县境内,由黑龙江和乌苏里江冲击而成,又被称作抚远三角洲。1929年,前苏联政府强行占领黑瞎子岛,驱逐岛上的中国居民。

从1987年的那轮中苏边界谈判开始,黑瞎子岛就成为中苏之间最有争议的地区:苏联方面一方面承认以主航道中心线划界的原则,一方面则认为两江汇合处的主航道在该岛西侧而不是东侧,坚持认为该岛属于苏联。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在该岛的归属问题上仍坚持原苏联的观点。

黑瞎子岛的主权问题之所以长期悬而不决,最重要的原因是它紧扼乌苏里江口,控制着两江的主航道,距俄远东重镇哈巴罗夫斯克仅2公里,地理位置十分重要。2001年7月9日,俄远东的《新闻时间》日报刊登文章,对大乌苏里斯基岛和塔拉巴罗夫岛(中方称为"银龙岛")的战略意义有这样一段叙述:
"对于沿阿穆尔河(即'黑龙江')延绵40公里的哈巴罗夫斯克来说,这两个岛屿具有战略意义。在大乌苏里斯基岛上部署着一个专门的防区,该防区在中国人发动进攻的情况下,可在45秒钟之内把敌人遏制在哈巴罗夫斯克跟前。在塔拉巴罗夫岛上横贯着部署在哈巴罗夫斯克的空军及防空部队第11军战斗机的航线。在远东最大的哈巴罗夫斯克机场上起飞的民用飞机也在该岛上空飞过。如果此岛转归中国所有,那么所有的飞行都要得到中方的同意,而且利用邻国的领空需要付费。"

俄罗斯地理协会成员戈特万斯基2002年9月23在《自然资源公报》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则描写了这样一个场景:戈氏向站在身旁的一位公民提了这样一个问题:"您看可否把这些岛屿交给中国人?"而那个人不假思索地回答:"谁占有这些岛屿,谁就占有了阿穆尔河,而谁占有了阿穆尔河,谁就占有了远东。"

在俄罗斯媒体围绕着上述主题不断进行宣传的同时,哈巴罗夫斯克边区的地方当局则采取了一些更为实际的措施―在大乌苏里斯基岛上设立和修建标志性建筑。先是1998年在岛上安设了一个十字架,后来在1999年9月、10月间以创纪录的速度建起一座小教堂。教堂是本着对岸的中方看得越清楚越好的原则修建的,教堂上题有"独木也成林"的字样。

2002年7、8月间,哈巴罗夫斯克边区当局又修建了一座连接黑瞎子岛和哈巴罗夫斯克郊区的长750米、承重达60吨的浮桥。俄《消息报》在分析建桥原因时说:"俄与中之间围绕阿穆尔河上的两个岛屿进行的领土争论进入了新的阶段。哈巴罗夫斯克边区的杜马代表们认为,建这座桥可为俄罗斯留住存有争议的300平方公里的领土,并最终使领土纠纷得到调解。"

尽管1992年3月中俄国界东段协定开始生效,两国政府成立联合勘界委员会,一边确定界河的主航道中心线、河流中心线或主流中心线的确切位置,确定国界河流中岛屿的归属,一边勘定陆路边界,竖立界标,起草勘界文件,但黑瞎子岛地区的争议却被搁置起来。

对黑瞎子岛研究,中方冷清,俄方热门

10月14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出席边界协定签字仪式后强调:"我们解决这一问题用了40年时间,两国展现了国家智慧,终于作出了符合双方利益的决定"。但在解决边界问题的过程中,中俄双方学术界对待这个问题的态度截然不同。

黑龙江大学俄罗斯研究所的于晓丽在《中俄"争议岛屿"问题论析》中说,由于中俄两国东段边界已宣布勘界完毕,中俄边界问题已少有中国学者问津。从事中俄边界问题研究的中国学者从来没有条件到边界地区进行实地调查,中俄边界问题谈判的资料又不公开,也给研究工作增加了难度。

于晓丽说中国国内对阿巴盖图洲渚的研究目前还是空白,对黑瞎子岛已有人做过研究,但出版部门怕引起麻烦,研究成果尚未能出版。于晓丽以"黑瞎子岛"为关键词,在中国期刊网上进行过搜索,但只查到4篇内容雷同的文章,均系一人所写。

与中国对黑瞎子岛研究的"冷清"相比,在俄罗斯尤其远东的政府官员、学者及新闻记者那里,这些有争议地区近年来却是绝对热门的话题。他们的谈话、论述及报道时常出现在有影响的报刊、杂志和书籍中。在互联网上,随便找一个俄文的搜索引擎,打上关键字"大乌苏里斯基",就能找到一大堆相关网页。

在这些政府官员、学者及记者的谈话、论述和相关报道中,中国往往被描述成不讲"伙伴"情谊的邻国,在勘界中已经占了便宜,但仍处心积虑妄图得到对于俄罗斯尤其哈巴罗夫斯克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岛屿。

而随着近年来俄中两国经济实力的此消彼长,俄方有些人士出于地缘政治方面的考虑,对中国的担心更是日甚一日,"中国威胁"、"人口扩张"、"经济扩张"、"爬式扩张"等提法也充斥媒体。更极端的是,俄国内某些人甚至对"中华民族"、"走出去战略"这类字眼也感到不安。

一名学者告诉《凤凰周刊》:"目前协议只是在政府层面签署了,还有待于两国立法机构的审议、批准。但即使是两方都批准了,这些地区在交接时还有许多细致的工作要做。"

在《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议》签署后,俄罗斯总统助理谢・普里霍季科对俄塔社记者说:"这次访问可以不夸大地说是历史性的,因为签署了彻底解决边界剩余部分问题的一揽子文件。"他同时强调,"中国如何发展对我们来说是重要的,中国仍将像今天这样稳定而且信守义务对我们来说也是重要的。"

6月2日,中俄两国外长互换《关于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批准书,俄罗斯将把自1929年至今占领的黑龙江上黑瞎子岛的一部分,以及额尔古纳河上靠近内蒙古满洲里的阿巴该图洲渚,归还给中国。黑瞎子岛在哪儿、多大、岛上啥样?国人很想知道。
黑瞎子岛地处我国最东端"金鸡"版图上鸡冠位置,面积约327平方公里,在中俄边界抚远县境内的黑龙江、乌苏里江汇合处,两江主航道我国一侧,四面环水,是我国东北部的极角,祖国最早见到太阳的地方,与长江入海口的崇明岛面积相当,是香港的三分之一,澳门的12倍,珍宝岛的500倍。又称抚远三角洲,民称黑瞎子岛。满文名:摩林乌珠岛,汉译"马头"的意思。俄称:塔拉巴洛夫岛、大乌苏里岛.该岛位于北纬48°17′至48°27′,东经134°24′至135°05′,是个三面环水、自成体系、全封闭的岛屿。

俄罗斯《晨报》等媒体认为,"根据协定,俄罗斯远东地区的三个岛屿几乎都归属中国",这三岛是:额尔古纳河上游的博利绍伊岛(中方称阿巴该图洲渚),和阿穆尔河(黑龙江)与乌苏里江交汇处的博利绍伊乌苏里斯基岛和塔拉巴罗夫岛(中方将两岛统称黑瞎子岛)。"塔拉巴罗夫岛完全交给中国,博利绍伊乌苏里斯基岛的一部分仍归俄罗斯。两岛总面积为375平方公里,俄中两国差不多各得一半。"

黑瞎子岛自1929年中东路事件俄方占岛至今,一直实行军事控制,在银龙岛、北代岛及东正教堂处建有5个边防哨所。沿我侧岛边设有铁丝网约40公里,抚远水道上、下口处俄方都有炮艇驻守。

让我最不可理解的是这个岛屿自古就是我国的邻土,直到1929年才被苏联占领,现在为什么不能完全收回,还要割让一半给俄罗斯?难道让它占领这么多年就等于让它获得了被占土地的一半吗?

来源:http://qaz121212.tianyablog.com/blogger/post_show.asp?BlogID=774061&PostID=7918425&idWriter=0&Key=0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