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3日

八九思想导师金观涛评六四�镇压扼杀两股生机

明报/六四事件中,知识分子中的精英一度是在政府与学生之间斡旋的一股重要力量。但随�时间的推移,当局的顽固和学生的激奋令这些知识精英作出了选择,义无反顾投入了推动民主的洪流中。20年后的今天,这些知识精英经过冷静思考,没有人对当初的选择感到后悔,而是从更深刻的角度阐释了六四的意义:六四是20世纪中国历史的三大事件之一,是被中断的第二次启蒙运动…

"六四镇压把共产党内改革派与民间改革派这两股力量都扼杀了,这是当时中国最有生机的两股力量。目前中国政治改革、反腐败的困境,就是因为六四镇压造成的结果,不但葬送了共产党本身,也葬送了改革的大好形势。"

金观涛在八九民运时任职中国科学院,与方励之、李泽厚、温元凯合称青年的四大思想导师,同时他担当了六四思想先锋的电视纪录片《河殇》总顾问。今年5月29日下午,金观涛、刘青峰夫妇在台湾政治大学宿舍接受本报专访时,回顾六四事件20周年做了上述这个注解。

反官倒反腐败针对一党专政

专研中国历史的金观涛说,八九民运可说是中国历史上第二次的思想启蒙运动的结果。他说,五四是知识分子接受民主、科学的启蒙价值,第一次用新价值参与政治运动,进行改造国家行动。80年代则是重新回到五四的启蒙价值,用科学、民主及人道主义重新审视一切。不过金观涛指出,与五四不同的是,八九民运在指向市场经济、与国际接轨的同时,已体认到在一党专制下,搞经济改革一定会导致腐败,因此"反官倒"、"反腐败"就是六四非常重要的旗帜。但是第二次的思想启蒙却被六四镇压中断了。

金观涛夫妇指出,以胡耀邦、赵紫阳为代表的党内改革派,与知识分子的民间改革派在六四前有一段"蜜月期"。体制内是思想解放运动,民间则是推动思想启蒙文化活动,但六四镇压却将中国最有生机的两股力量都扼杀了。金观涛说,从赵紫阳最近的回忆录来看,赵是想要推动渐进式民主的,"如果赵紫阳还在台上,中国的局面只会比现在更好,民主的监督机制也能建立,中国贪污腐败的情�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史无前例的严重。"

邓小平下错误决定

20年后再回顾六四,"六四镇压绝对是可以避免的","当事人没人说要推翻共产党"。至于六四镇压的责任,金观涛夫妇认为,邓小平看不清中国需要政治改革的形势,不信任赵紫阳既能与学生对话、又能把局势稳定下来,为了维护一党专制,做出一个绝对错误的决定。一个退休的共产党员,竟然还有这样的权力"�造一个历史大悲剧",因此后来有人以"最后一个皇帝"来形容邓小平是对的。

对大陆近年经济改革开放的成果,有人认为是六四后社会稳定的结果,金观涛夫妇坚决反对这种说法,认为这是将"六四镇压合理化"。他们指出,今天大陆经济的发展是文革后改革开放的结果,六四以后,改革成为跛脚的了;"如果没有六四镇压,经济发展会更健康,也可看到政治的民主化"。他们更以《兴盛与危机》一书中研究中国历代兴衰的结论指出,历代王朝末期都会出现腐败与经济繁荣共生现象,今天大陆贪污腐败、贫富不均已到非常严重地步,肯定将来会出问题。"六四镇压让大陆步入衰败循环",只是不知衰败会过多久来临而已。

腐败与繁荣共生历代皆有

对于平反六四,金观涛夫妇说,公道自在人心,"共产党不平反,难道89民运就错了吗?"要共产党为六四平反,实际只是要求共产党自己承认并改正错误,"已经过了20年了,目前还看不到这种舻象"。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