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8日

梁发芾:攘外必先安内

老蒋当年的"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可以说是臭名昭著。当时日本进犯,大敌当前,先安内的话 ,就会给外敌可乘之机,所以,这个政策受到批评是可想而知的。

但是,今天,我认为,攘外必须安内,却十分重要。

今天,我们没有迫在眉睫需要抗击的外敌。今天,如果仍然把外国亡我之心不死挂在嘴上,把抵抗外敌当成主要任务,无视改变国内状况的迫切性,那就完全是对民族犯罪。

今日的民族主义恰恰在这个问题上犯了糊涂。他们认为今天我们的主要敌人是国外亡我之心不死的反华分子,而不是国内的专制权力。据说民族主义也有长进,现在提出外争国权,内争人权的口号,承认国内人民有权过像人一样有尊严的生活,有权享受人权。这肯定是一种进步,但是,在国权与人权孰轻孰重的优先性选择方面,民族主义仍然顽固地认为国权优先于人权。

这根本上错误的。

目前国际形势一片大好,我们处在和平发展的大环境中,没有谁亡我之心不死。当然,亡我的我,如果指的是我党,那是有道理的,因为全世界确实存在要消灭共产主义的组织和呼声。但是,如果把亡我的我说成是中华民族,指中国,那一定是胡扯。即使有人要灭亡我党,也没有谁要灭亡中国。千万不要把灭亡我党与灭亡我国等同起来。国际上是有反共组织和势力,但很少有反华组织和势力。美国众议院议长洛佩西,我们一向说她是反华人士,其实恐怕应该说是反共人士更为恰当。因为国际上并不存在亡我之心不死的反华势力,所以说,我们并不存在什么国权的问题。我们是联合国的常任理事国,是有一票否决权的国家。西方大国处理国际事务,不也总是半夜三更给咱江主席,胡主席打电话,征求意见吗?我们在国际上有相当的发言权。我们并没有被谁欺负,我们也没有低人一等。我们争什么国权呢?我们有国权,而且在国际社会充分享受着国权。所以,今天讲什么外争国权,一点道理没有。我们不能总是一个受人欺负的怨妇,弃妇,总是哭哭啼啼地诉说我们在一百年前被欺负的伤心事。那是事实,但是那种情况已经彻底改变。今天,认为我们在国际上还受人欺负,那就是自轻自贱。如果真有人欺负你,看轻你,那你得找自身原因,比如,你的毒奶粉是不是让外国人小看你。如果你自己做了丑事让人家小看你,那你自己赶快改变最好,不然,你月打肿脸充胖子争取,越被人小瞧。这就是所谓的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的道理。

真正的问题在国内。国内人权才是真正需要奋争的。人权问题,远远迫切于国权问题。这也是中国人国际上被人小瞧的原因。所以,如果那国权问题放在人权之前,那显然是弄错了方向。

国内问题很严重。我们的一切不幸,一切的不如意,都与国内问题有关。贪污腐败,践踏人权,戕害自由,权力一极独大,都是国内问题。这些问题解决不了,我们无法在国际上争取更多的权利,也无法在国际上被人高看。当然,解决现实问题,不是为了让国际上高看,解决现实问题就是为了让我们活的更加像一个人。这就是我所说的攘外必先安内的道理。在国内不被当人看,却要在国际上争取什么权利,那都是很可笑的事。王熙凤说,表壮不如里壮,十分精彩。当年晚清时期,是真正的需要争取国权的时代,但是,真正解决国权问题的最后出路,也是通过解决国内问题而达到的。

原文:http://liangff.blog.sohu.com/113032440.html


欢迎订阅搞屁:http://feeds2.feedburner.com/gaopi
搞屁在线代理:https://gaopiproxy.appspot.co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