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4日

冉云飞:每天都是六四:六四二十周年祭

一:那个杀人的夏天。八九屠城过去二十年了,从那个杀人的夏天到如今这个透着憋闷而紧张空气的夏天,有良知的人是怎样用反抗、憋屈、忍气吞声,来穿透漫长而黑暗的隧道,很多人因为忌讳和恐惧而没道出自己那隐秘而辛酸的历史。在很多时候,历史是这样的无情,时间也是个冷漠的刽子手,尽情地扼杀着那残存的记忆。但总有记忆的种子在大地上蔓延,直至永生不灭。

二:杀人就是罪恶。在民主自由的政治文明成为常识的今天,任何对手无寸铁的平民(包括学生)的屠杀都是犯罪,这是一个像样子的政府的底线。事后,我们可以研讨在策略上应该如何如何,但学生及市民任何策略上的失误或者激进(其实我不认为那是激进),都不应该遭致屠戮的命运。对暴政的暴力都有其不可替代的合理性,何况所有抗议暴政的努力是如此的和平?

三:无处不在的敏感。六四使得政府恐惧不安,民众憋屈悲愤,但耗尽纳税人钱财的掌权者却依旧死不认错,不承认杀人的罪恶。一个政府对民众害怕到全身都充满G点,仿佛到处充溢高潮,好像喜欢惊悸而死。同时,又像一个永远无法入睡的神经病人,看到每一个批评的字眼,都变成了他们的心腹大患。

四:真相、问责、赔偿。在这悲伤的时刻,让我向以丁子霖先生为首的"天安门母亲群体"致以崇高的敬意。她们不愧是好母亲好妻子,儿子和丈夫若在泉下有知,也应该为她们的勇敢坚韧、恒久忍耐、人间大爱所感动,不枉做他们的儿女、丈夫。她们所坚持的调查真相、追究八九屠杀者的责任、并做出诚实无欺的道歉与赔偿,是真正解决六四悲剧的三大原则、"六个字"。

五:忘记就是一种罪过。四九后每一代人的痛苦受难互相之间都不清楚,才导致了所有的屠杀和整肃变成异常容易和简单。因批二胡(胡适、胡风)而受整的人,不知有肃反的反人类罪;反右的人而不知批红楼梦、批武训之不当;大炼钢铁的全面破坏已忘记反右是对知识分子的整肃;在三年大人祸所带来的死难之前,人们已经忘记了致人死命的大跃进;四清整肃时你已忘记饿死了那几千万人;文革时风起云涌的派系之斗时你已经忘记此前所有灾难。七八年搞民主运动的人,根本不知道右派的受难;八九民主运动的人,也鲜有知道七八年西单民主墙的;如今已经有很多人不知道八九为何物,将来等你遭受屠戮的时候,你竟然忘记他们曾经使用过相似的手段。这便是官方要你忘记所带给他们"丰美的果实"。

六:六四的遗产?六四过去二十年,当局不仅不承认错,还大批地抓捕、跟踪、监视、软禁许多对六四死难发言或者悼念六四的人。孩子被杀害的父母受苦遭难、丈夫被杀害的妻子含泪吞声、失去父母的孩子不敢公开痛哭、死去同学的幸存者不敢公开悼念,国人都不敢纪念自己的同胞,这就是六四应该留给我们的遗产吗?

七:每天都是六四。八九二十年来,社会有所发展,经济上有所进步,这我不否认。但所有对民众的打压并没有因此减少,各种侵害民众权利的事件此起彼伏,民众依旧生活在一个没有安全感、充满恐惧感的生活氛围中,这就使得每天发生的灾难成为八九六四灾难的延续。每个人的受伤都与我们血肉相连,利益攸关,我们无权旁观。今日每天发生的灾难,都与六四问题没有得到真正解决有关。

八:有这样的政府是我们的国耻。面对八九屠城,《苹果日报》的老板黎智英先生所说:"中国有个这样的政府,作为中国人,我为此而蒙羞。这个耻辱令我抬不起头来。"我曾因为三鹿奶粉事件、黑砖窑事件、震中豆腐渣校舍造成的大批学生死难、层出不穷的矿难等非正常死亡和伤害,于去年七月七日写过一篇《有这样的政府是我们的国耻》,这个标题,当然可以移来作为政府在八九事件所犯罪行的评价。

九:期待真相与和解。六四是这个国家永远的捆绑,是我们这个国家永远的伤痛,是政府的罪恶。不妥善解决六四问题,整个中国就会像一道巨大伤口浸泡在污泥里,越来越大,整个中国就永远无法步入一个文明的社会和国家。谨此我向所有为揭开八九六四惨剧的真相做出努力的所有人表示感谢。没有真相便没有正义,没有正义便没有宽恕,没有宽恕就没有和解。和解不是祈求,更不是跪求,和解一定是在真相、问责、赔偿之下才能逐步完成。

十:沉痛悼念死难者。听着《亚细亚的孤儿》,痛苦难言,让我们痛悼那些无辜死难的市民和学生,让我们一同悼念那些充当炮灰的愚昧军人。让我们为这些死难者祈祷,让我们给死者的亲人朋友表达一点安慰。让死者明白,我们会坚持,我们活着的动力,就是为你们讨个公道,为解除我们的屈辱。

以前四篇我写的与六四有关的文章

一:写给女儿十一岁的生日。http://blog.51.ca/u-156855/2008/06/03/%E5%86%99%E7%BB%99%E5%A5%B3%E5%84%BF%E5%8D%81%E4%B8%80%E5%B2%81%E7%9A%84%E7%94%9F%E6%97%A5/

二:真理必叫你们得自由。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08/06/200806040928.shtml

三:十七年生死永难忘。http://blog.51.ca/u-156855/2008/06/03/%E5%86%89%E4%BA%91%E9%A3%9E-%E5%8D%81%E4%B8%83%E5%B9%B4%E7%94%9F%E6%AD%BB%E6%B0%B8%E9%9A%BE%E5%BF%98/

四:拜望与扫墓。http://www.epochtimes.com/b5/8/3/22/n2055101.htm

2009年6月4日8:58分六四大屠杀二十周年于成都
作者:冉云飞
原文:https://ranyunfei.com/2009/06/308.ht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