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日

我就是这么崩溃的

早上八点半,看到几个不知名未接来电,有手机有本地座机。

九点,收到无名短信一条:"512地震什邡市洛水镇中学严重豆腐渣,政府草菅人命,天理难容。我要给我的女儿讨回公道!"

我回复:"请问您是哪位?您那里有什么资料吗?"

"我什么资料都有。能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吗?"

"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志愿者。您能详细说一下您那有些什么资料吗?"

未回。

上午十时许,一个陌生号码打来:"我是陈幼均,你在哪儿?我们见一面嘛。"

陈幼均是我到洛水后联系的第一位遇难学生家长,但迫于压力,后来拒绝与我见面。昨晚和另外几位家长见面并拿到资料后很高兴,心想,应该是他们之间有过交流,决定见我。我说:"我是过去见您,还是您来找我?"

"我去找你嘛。你在什么地方?"

"我在广场附近。"

"那里有个德克士你晓得吧?我们在那里见吧。你长得什么样?大概有多高?穿什么衣服?手里有什么?"

我一一告诉他。

挂了电话心中有点不安,给徐烨打电话,担心会有事情,捎带询问了艾老博客被关闭的情况。

我在德克士旁边一个移动摊位后面花台坐下等待来人。

半小时后,一身运动装短发年轻人坐在我旁边向我借火,与我攀谈:附近哪里有公话啊?我手机没费了。我说我不是本地人,不知道。他说你是来旅游的么?那些重灾区去了没有。我说都去过。然后他转身去找公话。

一刻钟后年轻人又走过来坐在我旁边掏出烟来,我问他需要火么?他说他买了谢谢,然后给我发烟,我谢绝了。五分钟后,迎着我走来一个瘦小穿橙色T恤中年男人,冲我掏出警官证:小伙子,我找你了解一些问题,占用你一点时间。

我说可以,你要了解什么。他说你跟我回派出所一下吧。我起身跟他走,旁边约六个看起来与街上行人无异的人,同时走过来,变换了身份,把我围向拐弯处的两辆警车。上了车,瘦小警官与方才和我攀谈的年轻小伙分别坐在两旁。

我冲小伙笑了:"其实你们也不必要这样吧,直接来找我多好。何必骗我。"

瘦小中年警官一脸堆笑:"不是的不是的,我们总要了解一下嘛。"

"你们要了解什么事情?"

"这个嘛我们都晓得,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我真的不知!"

瘦小警官:"我们就没得必要拐弯抹角了吧。"

我:"是啊,那你们还搞这套,直接找我就行嘛。我没有做什么违法的事情啊。"

到了城西派出所,他们安排我到值班室坐下,倒茶,递烟,问我在哪儿住,房间号,身份证号(之前问我要身份证,我没有)。

我说:"你们要是去的话是不是应该带上我?都是我私人的东西。"

他们说好好,我们再问问,然后出门。

另外一个年纪稍大警官给我作思想工作,十几分钟后,我的东西被人拎到了我面前。

我说你们别为难招待所的老板。

他们说怎么会呢,我们不会为难任何人的。

然后拿了一叠报纸在地上铺开,让我把包里东西每样拿出来摊到上面,说是让我清点有没有什么丢失。

"我的拖鞋你们落下了,我前几天刚买的。"

他们搜走了我昨晚刚拿到让我白高兴的名单与光盘,搜走我这几天的记录。

我没有质疑,我知道无用。

换了个房间,录口供,无非是些大家都熟悉的问答、签字画押、拍照。看的出什邡警方十分的经验丰富。

与之前不同的是,加了一堂为时一小时的爱国主义教育,两位老师一胖一瘦,人模狗样。

我问,"您两位是干什么的",两位的回答很激昂慷慨:"我们没有职务,我们就是代表什邡人民的人,我们什邡人民对你们这些破坏安定团结、破坏重建工作的人是不欢迎的!

你们可以看到,我们什邡人民在灾难面前是多么的顽强,在伟大的党的领导下,重建工作一片欣欣向荣!小李吧!你曾经应该也是共青团员,你也是接受党的教育长大,党指向哪里,我们就应该走向哪里。不要成天和艾未未这种人鬼混!被艾未未和国外一些反华势力所利用…。你还年轻,是国家的栋梁,国家的希望,国家还需要像你这样的人来创造价值…."

如果有人会觉得上面的话有些夸张。但我已经非常隐忍。有些话我回忆都会困难,因为和梦一样。

这是我的人生第一次,两个人与我面对面,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你,情绪异常激动的给我说些小时候开全校大会或者新闻联播里的机器才会说的话。

我就是这么崩溃的。

公民调查 李心
来源:http://www.bullogger.com/blogs/aiww/archives/297714.aspx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