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5日

20年前六四的枪声酿出京港民间心灵的互动

亚洲周刊邱立本/京港街头不再互动,但京港民间心灵却更深层互动,让港人命运又再和中国命运紧密相连。

六四是香港历史的分水岭。一九八九年的春夏之交,香港街头和北京街头的互动,首次如此的密切。那些彷徨与呐喊,那些激情与悲情,都使这两个城市交织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这是香港一场空前也是绝后的社会动员。八九年五月下旬,香港一百五十万人的大示威声势浩大,�了六百万人口的四分之一。尤其电视上传来广场鲜活的形象,每天�击香港人的良心。远方的沸腾,也让港人长期的政治冷感快速解冻。香港人第一次觉得,他们个人的命运和中国的命运是这样紧密地相连。

香港很多大学生、社工就开始往北京跑,走到热火朝天的群众运动中去。那些在教科书中所念过的中国近代史烟云,似乎一下子就在自己身上延续。在殖民地长大的很多香港新一代的精英,彷�感到五四的幽魂在呼唤,要参与中国新时代的变革。

六四的枪声,摧毁了他们的中国梦。一夕之间,希望变成了绝望。六四带来比五四更深重的挫折,那个血色的夜晚,就在很多港人的心中不断地延伸。六四这两个字,更和九七连在一起,成为一组痛苦的号码。八十年代中国改革的乐观气氛,变成了九十年代香港的集体焦虑感,忧虑香港的自由与法治会在九七回归之后流失。

但恰恰是这股集体的焦虑感,成为香港民主化的一股动力,驱使更多人投身本地政治的变革。政改北京不行,但香港行。让民主化的香港和中产阶级的力量,改变了香港政治的走向。而九二年邓小平南巡,全面放开经济,更使一些香港精英的视野从广场移向商场,他们发现中国正在落实一场「意识形态大撤退」。

六四时保守派强调的「资产阶级自由化」,已经成为明日黄花。每个人都在拼命挣钱,改善自己的生活品质,也在改变国家的体质。中国快速地全力融入了全球化的体系,也创造了港人参与祖国建设的新机缘。

从珠三角到长三角,港商都是非常活跃的一群,并且在全国范围内跃升为中国最大的投资群体。香港成为大陆在国际经济的重要伙伴,也分享了中国十多年来经济高速发展的红利。

但六四的理想主义并没有在这城市消失。六四证明了港人不仅是经济动物,也有热情洋溢的自我期许。以专业和组织,在社会的变革中默默地参与。过去十多年,中国的非政府组织NGO的发展,背后都有香港人的身影。就以去年的川震,香港的NGO都发挥了重要的力量,香港人也许没有在现实政治中可以直接影响中国,但却在中国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中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

二十年前的那个夜晚,改变了香港和共和国的发展轨迹。京港街头也许不再互动,但京港民间心灵却更深层的互动,让港人的命运又再和中国的命运紧密相连,迎向一个拥抱激情、拒绝悲情的未来。

欢迎订阅搞屁:http://feeds2.feedburner.com/gaopi
搞屁在线代理:https://gaopiproxy.appspot.co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