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6日

读《来生不做中国人》

原文:http://www.bullogger.com/blogs/huayan/archives/292873.aspx
作者:Huayan

今天下午学校书店转一圈,进门的最醒目的地方多是畅销书,一眼就瞥见两本书放在一起,很醒目,一本钟祖康的《来生不做中国人》,另一本是《中国不高兴》。先拿起后者翻了一下,海外版除了封面包装不同,里头的不高兴和粪怒与内地版并无二致。又拿起《来生不做中国人》,外面套着一个针对内地游客的广告封套,写着
"中国内地第一禁书"云云。这两本书的作者们如果面对面,即使不打破头,口水仗是免不了的,这两本书倒是相安无事并排躺在一起。

《来生不做中国人》这本书,我大概翻了一遍,禁这个书反映了宣传部门的脑残,因为这个书其实是为tg辩护的,而且比宣传部门自己炮制出来的东西辩护得更深刻,更令人信服。应该在人民日报头版连载才对。作者将tg干的坏事归咎到中国文化与中国人的人性之上,认为什么样的人产生什么样的制度,中国现今的社会形态,源于两千年来的积弊,有没有tg并没什么影响。有人将作者类比鲁迅和柏杨,认为是接过了反思中国国民性的火炬。鲁迅和柏杨我也读过,我觉得我完全能够理解这种反思。但这些跟我一直以来所认同的观点,似乎并不协调。

归根到底,问题是怎么理解文化,人性和体制的关系。本书作者的观点似乎是,文化和人性决定体制,社会进步取决于前者。我所认同观点是,人性的不确定性太多,而好的体制能够适当的约束并且造就健全的国民性。但是社会科学所不同于自然科学的地方就在于,前者要复杂得多,任何一种抽象的解释都往往不全面的,而后者往往越简单越深刻。对于本书的观点,我虽然从道理上无从反驳,但从感情上无法接受。因为我是爱国的,跟我同样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出生和成长的人,使我觉得亲近,所以我真心希望并坚持认为他们完全应该享受跟世界上最文明的地区一样的幸福。然而如何实现这种幸福,确是令人感到茫然的,无数的鲁迅们从文艺入手,致力于改造文化和国民性,似乎很徒劳,因为人性第一受制于体制,其次受影响于文化。前段时间读了张国焘的回忆录,里头提到孙中山的地方让我印象深刻(顺带提醒广大粪青五毛,孙当年也是流亡海外被海外反华势力资助的汉奸走狗),孙作为革命领袖会见当时作为tg代表的张,他对张所讨论的组织工人运动,办杂志办报纸搞文化宣传几乎不感兴趣,劈头就问你们能搞到多少人多少枪。确实,当对现有体制的巨大阻力感到绝望时,自然会觉得只有武力能解决问题。但是军事斗争中往往是更独裁的一方拥有更高的决策效率,从而能够取胜。取胜之后呢,肯定是独裁政府,这个过程在非洲和东南亚反复上演多次了,伴随暴力的剧烈政权更替在古今中外从来都不是社会进步的途径。妥协改良的道路在中国也走过多次,不是受阻于体制的积弊就是都被激进的暴力革命打断,其实这条路在现在的中国也正在走,从短期来看,体制阻力巨大,不知10年之后如何。

本书的作者讨了个挪威老婆,移民北欧了,来生做不做中国人不一定,但下一代不做中国人是有保证了的。但是既然生在中国,不论手持何种护照,对这块土地以及这块土地上生活的人们的联系,是无法逃避的,本书的作者也不例外,因为真正对中国人不再感兴趣的人,是大可不必费这么大力气来写这些文字的。

1 条评论:

  1. 打倒共产党!把老毛的尸体扔进粪坑!邓小平拽出来鞭尸!江大蛤蟆直接大卸八块!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