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8日

国人的交通逻辑

按:一个国家的进步,国民素质的提升,不仅仅看重整个国家的综合国力,这是外表的东西。支撑起这艘华丽威武的东方航空母舰,还需内部的构件,这个构件就是由国民在日常生活中所表现出来的言行举止构成的。这是一个国家软实力的体现。国人的交通意识就是这个软实力的部件之一。说起交通规则,已经是个老得掉牙的问题了,所以,当我写下这个标题的时候,我就寻思着,这样老掉牙的问题还需要你在这里饶舌么?可仔细一想,套用政治年代里政治宣传"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的方法,仍不免对此问题聒噪几句让人耳朵起茧的话,权当无聊打发时间。

一、斑马线上的敢死队

先来看看笔者亲眼所见的两组镜头,地点:广州天河棠下村。

镜头一:棠下十字路口处,路口东西两侧都修了通往南北的地下通道。每天要从西北向西南方向去的人,按规则来说,是要从地下通道再过一侧的过道。可有的人就是嫌麻烦,径直跟着机动车的屁股从西北往西南方向走去。一时,本来,侧向行使(次要通道)的绿灯时间本来就少,机动车、加上浩浩荡荡的自行车过完的时间已经到了红灯亮了还有一大串的地步。这下,再加上这一小戳懒得出奇的人的"凑热闹",马路上就更加拥挤了。两端的交警劝说、甚至拉都拉不住,个别家伙可能还自以为摆脱了交警的"捕获"暗自得意呢!

镜头二:也是在中山大道这条八车道的大路上。本来,作为八车道的大路可想而知车流量之多,而且上行和下行还用厚厚的、高高的水泥墩作护栏隔开。可我就想不明白,国人在其他方面的英勇行为对我这类孤陋寡闻、不幸运的人来说,是罕见的事儿。可这条路上,不,应该讲得宽泛一点,在宽阔的马路上我倒是大饱眼福了。红绿灯就在公交站的大约20米处,可有的飞虎队员就是不愿意再往回走那20米,愣是从公交站直接过对面。于是乎,这些人一脸毫不惧色的穿梭于滚滚的车流中,车身从他们的身边呼啸而过,还真有点像《铁道游击队》中的英雄们,飞身上车;或者像美国大片里的那些特技演员,在车流里左冲右突……这些镜头,让我这类平凡的人感慨,在这里让人看了一场免费的让人想笑又郁闷的特技短片!

在这些横过马路的"英雄们"当中,有个别的让我感到有点奇怪。有一回,我看到一位着装入时、身段婀娜的佳丽,竟然沿着路中间的护栏逆向朝红绿灯处款款而行。不知是由于已经过了一半感受到了心惊肉跳的刺激半途退缩了,还是觉得跨不过护栏的缘故,于是这位佳丽只好做如此下策。小车从她的耳际呼啸而过,她的那一头长发零乱地随风起舞……时髦的装束与佳人,再加之滚滚的车流与飘飞的秀发,很让我怀疑这是在拍摄某部惊心动魄的动作片。

有时我就想,难道这些人就真的不怕死么?但转念一想,又马上否定了这种想法。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作为凡夫俗子,有谁不怕死呢?可在车流滚滚的的路中行走,他们就不觉得有危险么?这是肯定的,正如每个人热爱自己的生命一样,每个司机也热爱自己的车子和票子,遇到人还是体现以人为本,避免撞上这些不要命的"英雄"们,虽然撞上不是他们的主观故意。对于像我这等把命看得过重的人来说,横穿马路这件事绝对是最不划算了,从这个角度看来似乎没有和什么遵守交通规则相联系了。再者,作为人来说,只要还活着,大抵是有羞耻心的。如果说面目黧黑的农民工兄弟,交通意识差些,一时麻木跟着大伙闹哄哄地一哄而过,还算"情有可原",而我所见的许多"英雄"们着装却是非常时髦:男的,夹着公文包,系着领带,脚上的皮鞋擦得锃亮,一脸的帅气;女的,皮肤白皙,一披新潮的卷发和一身靓丽的着装,以及挎上一个高雅的皮包。这些人,也许就是那些坐在柔软的沙发椅上吹着空调的白领,因为据我看到的这些人多半往天河软件园方向走去。每每看到这类人,他们的美和帅气在我心里面就大打折扣。我就想,当他们走在马路中间时,脸上是否发热?或者当遇到别人投来的眼光时是否感到像是做错了事而感到忐忑不安?

上面的这些人只不过是一小部分而已,而那些放着人行道不走偏沿着马路边走的人可就不是一两个了。这些人,有时还真的让我迷糊,不知是哪根筋出了什么问题。好端端的人行道不走,偏走马路边,难道在那里走的感觉不一样么?如果说像前面两例中的人,嫌麻烦,或者想玩刺激,这又有什么麻烦和刺激的呢?总不至于像看《故事会》里的某些凶杀案件中买了多份保险之后来个舍身取巨款?如果硬要套上庄子和惠子关于"鱼之乐"还是"吾之乐"的论辩,那就是我等人不知他们之乐了。

二、国人的交通逻辑

遵守交通规则,这原本是一件不需要劳驾太多智商的普通行为,为什么在中国却执行起来是这么难?这原本是一个人最基本的道德意识,为什么在中国却显得如此的难以具备?当我们一提起这个问题的时候总有人站出来说:因为中国人太多了!
于是,"人多"就成了我们如今只要碰到一个无法面对的问题时就会拿出来使用的一张挡箭牌。但是人们很快就发现:东京、香港、纽约等国际大都市的人都很多,都是全球大城市中人口密度最高的城市之一,但为什么别人就能遵守交通规则?况且很多还都是中国人。

其实原因很简单:全民良好的交通意识及严格遵守交通规则,是维持一个城市交通良好状况的首要因素。否则,再多再畅通的路也会事故频发。但我们中国人似乎不这么看,我们强调的永远是道路太少,我们强调的永远是车太多。于是我们就向国家要钱修路,路越修越多但车却越来越堵。而且我们的专家似乎永远也算不准一条路它究竟能承载多长时间的车流量。于是,在我们国家就看到了这样一种繁荣景象:一条条旧路被重修,由四车道到六车道、八车道、十车道……一座座天桥如彩虹般架于城市的上空,地铁线路一号线二号线三号线的铺开去。这似乎可以看作是一个城市,一个国家经济实力的有力体现,似乎在一条条舒适快捷宽阔的路交通网络铺开后,交通堵塞应该有所缓减。

但实际上,纵观我国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几大城市的交通并没有多少缓减。有人这样形容北京和广州的交通:北京堵得慌,广州乱作一团。一到上下班,在这些城市的上班族们就要再一次地饱尝交通堵塞之苦。于是乎,等不及的,有小车的就抢位、越线,结果来不及开到车道中间去,后面的车也想越线,这样就大车加小车,歪歪扭扭的卡在了一起;而那些自行车呢,就见缝插针,东插西拐,全然无视有车没车了;行人呢,尤其在十字路口,四面的人一群群地涌向路中间呈包围状,真是"农村包围城市"啊!这时的车子只能在群众的包围之中如挤牙膏似的"爬着"突围了。这样,本来一分钟的绿灯,还没过几辆车,有的车还开在中间或是刚越出斑马线,绿灯又跳到红灯了。而另一边的车呢,绿灯了过马路是他们的正当权利啊,就这样,十字路口就搅成了一锅粥。……路修好了,宽阔了,路线多了,可为什么这种乱象依然还有增无减呢?

中国人喜欢讲究灵活变通,在交通上似乎也可作为一个生动地注脚。见缝插针,能过则过,这就是一般人的交通哲学。达于目的就是最直接地、最根本的利益,其他的则一概不管。上了车,或是迈开了双腿,就是为了向着目标匀速甚至变速以更快地前进,中间除非实在是万不得已哪能停下来呢,所以,遇到红灯时,愣是绕着迎面来的车也要过……

这样想时,又回想起那些看起来很体面的俊男靓女们横穿马路时脸上是否发热的问题上来。试想想,我们能有让他们脸上发热的环境和氛围吗?当大家看惯了人们在红绿灯区自由自在地"来来往往"之后,也就变成一种习惯了,一种近乎麻木的行为习惯了。这种习惯,也就潜移默化地成为一种无意识。再加之国人"只扫自家门前雪,莫问他人瓦上霜"的处世哲学,能管好自己就行了,何必给别人过意不去呢,就算是一个谴责的眼神都不可,这样的事儿由交通部门去管吧。所以,我们的民众也就有了在斑马线上堂而皇之、横冲直闯的心理支持者――麻木的、世故的心理"屏蔽门"。

原文: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01446fe0b8515b3a
作者:苗蛮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