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4日

章文:中国民主的希望所在――理性人民的扩大

章文/在我30多年的生命里,要论经历事情之多之巨,恐非2008年不可。如果不带任何褒贬色彩,"无与伦比"用来形容2008年,还真是非常贴切。

这一年,从始至终,充满了大事件。雪灾、暴乱、地震、奥运、毒奶,每桩事都深深影响中国,都令中国人产生强烈的感情。那么多财产,那么多生命,那么多泪水,那么多控诉,都流失在了2008年!

这一年,是我人生转变较大的一年。我去遥远的美国待了一月,亲自用脚丈量、用眼感受了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国度。多处的行走,密集的交流,令我对美国的认知深入了一大步,使我更坚定了既往的看法:人性都是相通的,所谓自由和民主无所谓东西方之分,乃是普世价值;还使我产生了一个新的感受:美国代表着人类未来发展的雏形,是人类融合的一个不错的范版。

人人生而平等,人人生而自由。这是天赋人权,这是人类公理,适用于任何国家、任何民族的任何一个个体,任何以历史、国情不同为借口而违背这项公理的做法都应该受到谴责。须记住,国家是人组成的,政府是因人存在的,而不是相反。如果组成这个国家的大多数人不自由,不幸福,那么我们就可以判定这个国家丧失了存在的必要性,就必须对代表它的政府动手术了。

基于以上认识,2008年,我愤怒过,对那些公然宣称"民主不适合中国"的人,我辩论、批驳过。我想请问这些人,如果民主不适合中国,哪么何种模式适合中国?是专制么?不要对我讲什么"北京模式",也不要讲什么"新权威主义",其实人心里都清楚,那是一路货色,只不过换了马甲而已。

事实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不建立民主体制,腐败势头遏制不了,道德血液更新不了,一切好的东西不能长久,唯有坏的将更坏,一路坏下去。

国体如此,现实如此,经常令人悲愤,令人无望。但是,该怎么办?5000年文明古国,泱泱中华,就要这样在盛世的虚幻中沉沦下去么?

我们其实有力,可以作为。这样说不仅是为自己打气,更是基于一个朴素的认识:大势不可挡。

在我看来,改革开放30年后的今天,中国重新站到了一个起跑线上,问题也随之而来:30年前,人民告别内斗,重新团结,开创了一段辉煌的成就;30年后,人民重新分裂,亟需团结。

重新分裂,是因为没有共识。靠三个代表、八荣八耻,或者科学发展观,都是不可能凝聚人心的。它们根本算不上共识,它们只是富有功利性的口号而已。

继续坚定不移的改革开放,也不是共识,当改革开放的成果严重分配不公,导致贫富差距日益增大时,人们只有愤怒,甚至会转身反对。

共识源于大多数人们的心愿,反映了他们对于未来中国和自己的期望,是直抵人心的。在我看来,未来30年,唯有民主才是共识,唯有经济和政治上的双民主,才能保证所有人的机会均等,才能解决恒久不决的"公平与效率"的难题。

今天的中国,不但政治上没有民主,而且经济上也缺少民主。中小企业贷款难,无法享受和国有企业同样的竞争机会,经常被迫行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带。

民主就是规则,在此规则下,人人平等竞争,合作共处。即便是执政党,也不该不能凌驾于规则之上,游离于规则之外。

尽管千般无奈,万般不舍,"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任何人都不能挽留它。虽然还有人在时不时地搞"复辟",搞"倒退",但毕竟他们已经不敢公然宣称"朕即法律"了。

全球化时代,世界融合越来越紧密,不但是经济往来,而且文化和政治交流也势必加快其步伐。市场经济已经成为指导全球经济发展的总规则,连昔日的共产主义国家都不能不承认和接受这一点。在政治领域,同样会存在一个总规则,那就是民主,这是普世价值,否认不了,回避不了。

有特色的社会主义,兜里卖的什么药?恐怕不仅一般老百姓搞不懂,就是兜售者自己也不会相信其功效吧!它和民主的交锋一直在或明或暗地进行,越来越呈现出败像,它的失败是注定的,因为它不得人心。

现在一时的维持,只不过赖于各种国家机器的护佑,尤其是宣传机器。半个多世纪来,这台宣传机器不知疲惫地说大话,说空话,说假话,秉持着"谎言重复一百遍就是真理"的原则,它还在继续着老套路。

可惜,时代不同了,它已经不能一手蔽日了。互联网越来越发达,信息流动越来越自由,人心也越来越难以蒙蔽了。

我所说的"我们其实有力,可以作为",就是基于这样的大势。在信息控制越来越难的今天和以后,人们将不再只能接触到一个管道发布的信息,将听到、看到越来越全面的信息,他们将在此基础上,做出理性的判断。

理性人民的扩大,就是中国民主的希望所在。他们将更珍惜并捍卫自己的合法权利,将不再为了任何所谓的"国家利益"而牺牲个人利益,将在与政府的关系上改变以往的仰视心态,并以一种真正主人翁的身份去监督仆人是否尽职尽责。

(卫报)

作者:章文,坚定、理性、高效的反对派。中国资深媒体人、著名博客。曾任《南风窗》记者,《中国新闻周刊》采访部主任,《新世纪周刊》副总编,新华社《环球》编辑部主任、主笔,美国国务院访问学者。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