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6日

邹启宇:泰国的民主退化了?

近三年来,我们的友好邻邦泰国政局剧烈动荡,引起我们密切关注。我国各种传媒作了大量报道和评论。其中,有人认为"泰国的民主名存实亡","民主失灵","最大输家则是宪政与民主","都是民主惹的祸"。也有的认为"(泰国)精英失职,社会必然在激情支配下趋向治理退化",等等。我觉得,上述论断都与泰国社会现实不甚相符。

一,泰国是一个没有民主传统的国家

历史上,泰国和我们中国一样,长期以来是封建国家,没有"民主传统"。无论泰国的素可泰王朝、阿瑜陀耶王朝、吞武里王朝以及继起的曼谷王朝治理下的泰国,都是封建的农业社会。十九世纪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大举东侵,曼谷王朝的第四世孟固国王、第五世朱拉隆功国王面对世界新的潮流,审时度势,一方面改革内政,一方面学习西方,所以,在当时东南亚所有地区都沦为西方国家的殖民地的时候,惟有泰国保持了国家的独立和虽然缓慢、却一直向前走的进步。

在向西方学习的各种举措中,人才的"走出去"和"请进来"特别引人注目。泰国王朝在十九世纪下半期和二十世纪初,主动地、有目的有计划地派出了一批批王室和贵族的青年到欧洲、以及后来到美国留学,学习政治、法律、经济、工程、军事、哲学、历史、文艺等等。同时,又有选择地延聘许多欧美各国的各个方面的专家来泰国当政府顾问、官员和教师。同一时期相比,曼谷王朝要比中国的清王朝更了解世界潮流;他们那些从西方学成归国的青年官员更懂得国际大势,更了解西方列强的内政外交,因而在弱国外交中更会利用矛盾,有分寸地联络强者,纵横捭阖,尽最大可能维护泰国利益。

这些留学青年归国后,无论参军或从政,都同时带回来了西方新鲜的民主自由理想和宪政议会制度观念。他们面对原有的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强烈地感受到自己国家落后,认为不能不变革,认为泰国只有变革才有出路。

怎么变革?于是,在一批青年军官和获得巴黎大学法学博士的32岁的泰国青年比里?帕侬荣的领导下,这些先知先觉者在1932年发动不流血军事政变。当时一份当地英文报纸说,6月24日早上泰国人民"一觉醒来,曼谷便发生了一场兵不刃血而又事先未为人知的、一百五十年来最大的政治事件"。6月27日,曼谷王朝第七世巴差提勃国王被迫签字颁布临时宪法,承认实行君主立宪,建立英国式的民主国家。从这时开始,泰国才有了最起码的民主政治架构,"民主"一词(泰语:拍查提拔岱)才开始广泛传播并逐步深入大众。我们中国人到泰国,可以看到曼谷市内的民主纪念碑正中建筑物顶端,有一个大盘子托着一本宪法,象征宪法高于一切,表明泰国人民推行民主政治的决心。

话说回来,1932年革命只是建立起最起码的民主政治架构,因为,它虽然大大压缩了王权,可是大多数泰国民众还无法进入实际的政治生活;它虽然初次提出建立代议制的议会,可是156名议员中,一半由国王指定。尽管如此,泰国的民主种子一旦发芽,无论如何都要继续成长起来。

二,军官专权和民主政治的消长

相对而言,77年前泰国社会精英们设计的君主立宪制度在泰国还是颇为先进的,可是那时还没有广泛群众基础的强大政党来推动国家实行这一套制度。只有军队才是国内唯一强大的有组织的力量,枪杆子里出政权,泰国刚刚建立的君主立宪怎么推行,要由他们说了算。所以,从1932年到1988年的56年间,尽管建立了君主立宪制度,尽管有时候泰国还依照宪法进行选举,出现议会和政党政治,实际上泰国长期是军官专权。究其大者,披汶?颂堪(銮披汶)为首的军官专政12年,沙立?他纳拉集团专政6年,他侬―巴博集团专政10年,炳?廷素拉暖集团执政8年。其他的高级军官强行上台执政一两年的,还有许多次。

文官经过或不经过议会选举从而执政的也有,一般都是短命政府,而且往往都在军官集团阴影下,难有大的作为。1975年7月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的泰国总理克立?巴莫亲王,上任不到一年就下台。他的哥哥社尼?巴莫亲王先后当了三次总理,加起来时间不到两年。那时候,文官政府,无论是否经过选举产生,只要高级军官搞政变,他们马上就被推翻。要说泰国的民主"名存实亡",用在那个时期还可以。显然,建立宪法民主和落实民主制度,并不是一码事。

一次重大转折发生在1973年。上世纪五十、六十年代泰国国民经济大体上以增幅4%的速度在持续发展。城市大大扩展了,初级教育普及了,出现了一个越来越庞大的以进出口贸易、房地产和制造业起家的资产阶级和人数更多的城市中产阶级,出现了10多万在校大学生。他们对于二十多年来接二连三的的军官政权独裁统治,对于国内贪污横行腐败遍地,对于立宪议会民主有名无实,早就积怨在心,忍无可忍。他们没有表达意见、解决问题的正常渠道。从这年的雨季开始,积累的不满就以各种形式陆续爆发出来。10月初,以法政大学(他玛讪大学)、朱拉隆功大学的学生为中坚,开始走上街头,抗议他侬?吉滴卡宗和巴博?乍鲁沙天军事独裁政权拘捕学生。10月14日,人数25万以上的大中学生、工人和各界市民涌上曼谷街头,举行了泰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示威游行,反对军官政权独裁统治,要求实现全民大选。军队向示威者开枪,打死学生43人,打伤47人,武力接管了湄南河边的法政大学校园。镇压的结果,不仅无法压服全国各地民众,反而给反对他侬军事独裁政权的烈火添加了大量燃油。军政各界的上层人士中,起于各种动机而反对他侬―巴博的声音也愈益响亮。经过各方面幕后的紧张磋商,当晚由国王出面宣布他侬?吉滴卡宗辞职,任命法政大学校长讪耶?探玛塞为临时内阁总理,并下令制订新宪法。

从此以后,必须实行宪政,必须依法行政,必须在普选的基础上建立民主政府,成为泰国上下大多数人的共识。1973年以后泰国还出现了多次军人政变,但同过去相比,情况完全颠倒过来:军事政变越来越不得人心,军官执政时间越来越短;即使是1980―1988年执政的炳?廷素拉暖将军,也不敢用政变的办法上台,而是由议会一致提名之后,由国王任命。2001年2月,通过议会选举,成立不久的泰爱泰党取得多数席位,富商他信??西拉瓦出任政府总理,并在2005年再次经选举连任,直到2006年9月19日因军官政变下台。他信??西拉瓦是迄今为止执政时间最长的泰国民选总理。政变之后,军官们又从前台退到幕后。泰国在近期不到三年的动荡之中,先后经历了三位议会选举产生的总理。

所以,从1932年以来,泰国的立宪民主政治时起时伏,曲折地向前推进,并没有倒退走回头路的迹象。

三,谁推进着泰国的民主政治

我们常说,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不过,从古到今,人民的含义似乎还没有一个准确的界定。就泰国而言,1932年革命,是一批贵胄出身、受过西方教育的的青年军官和知识分子创造的。他们当中的一些人精心设计了君主立宪的架构,限制了自古以来权力无边的王权,起草了在当时比较合理的宪法,然而,这些民主制度长时间没有认真实行。这时候,只有军队是有组织的武装力量,没有其他任何力量可以同他们抗衡。所以,高级军官当权是必然的,于是才有了由若干军队首脑先后创造的几十年军官专制的历史。这些军队首脑有下命令的习惯,却不懂得民主、平等、自由、人权等现代社会政治的基本道理。从1932年到1973年,泰国名为君主立宪,实际是军阀独裁统治。

从19世纪下半期到二十世纪上半期,泰国已经不再是自给自足的田园牧歌式社会。湄南河下游愈来愈多的碾米厂和锯木厂,泰国南部愈来愈茂密的橡胶林和迅速增长的采锡炼锡的矿山,不仅向全世界出口大量的稻米、柚木材、橡胶和锡,而且也制造出愈来愈多的本地资本家、进出口经纪和管理人员。这一个新兴队伍是当时主要的民主推进者和1973年学生运动的主要支持者。他们要求实现民主、自由、平等,愈来愈强烈地关注政权,并以此号召和争取各阶层民众支持。但是他们还没有壮大到有足够的力量向军官集团正面挑战、并取而代之的地步,因而他们不得不转过来依靠军官集团,以便有机会执政。1946年成立的民主党,就是他们的主要代表。几任民主党的领袖,从宽?阿派旺、社尼?巴莫,到川?立派,就是这样小心翼翼地做过几任短暂的政府总理。如今出任总理的民主党主席阿披实?维乍集瓦,依然离不开军官集团的支持。他们这个"人民民主联盟"(民盟)队伍中,为了压制最近出现的反对派,甚至有人认为议会民主制不适合泰国,主张开民主的倒车,要求议员由国王委任,乡村穷人不宜享有投票权等等。

由1932年以前各地原有的封建贵族、村社头人转化而来的地方实力派,在各地仍然承袭有相当大的政治经济力量。选举中,一般不可能是农民,而是他们当选了各个府的议会议员,成为各地民意的代表。无论谁在曼谷执政,都要争取他们的支持;而他们则以投靠军官政权或民主党政府,作为在本地维系自己地位的靠山。他们投靠的中央政权对民主的态度也大体上成为他们的态度。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国际技术革命和发展新技术产业的浪潮也涌到了泰国。一批从事信息、电子、生化、现代物流等新兴产业而壮大了实力的企业家,以及从原有的进出口贸易、房地产和制造业转向高新技术产业的企业家,成为泰国经济发展的主导者。他们在政治上没有地位,而又渴望把泰国变成符合他们愿望的现代民主国家,于是他们力求以他们的经济实力和维护自身权益的口号来争取广大农村的农民。以泰国的新兴富豪他信?西那瓦为首的泰爱泰党,承诺"三十铢治百病"的医疗卫生服务,给农民免税三年,同时向农村提供发展基金。正是这些主张和措施,争取到广大农民的选票,泰爱泰党在2001年选举中一举超越老牌的民主党,获得议会多数议席,他信?西那瓦当选总理。上任后,他信又继续推行"草根政策",不仅增加了贫苦农民的收入,推进了各地农村、特别是北部和东北部农村的发展,而且进一步唤醒了农民的民主意识和维权参政要求。人数众多的农民也就成为以他信?西那瓦为首的泰爱泰党(包括泰爱泰党被迫解散以后的人民力量党、为泰党)的坚定的支持者。

1973年反对他侬―巴博集团的先锋---曼谷的学生、工人和其他城市市民,以后发生了分化,其中相当多的人变成了城市中产阶级,在政治取向上,多数支持老资格的资本家集团及其伙伴,也就是现在的以民主党为核心的泰国人民民主联盟(民盟)。他们的教育素养高过各地的农民。他们穿上黄衫,通过广播电台、电视台和报纸掌控舆论,联络四方,释放出巨大能量。这是农民以及泰爱泰党望尘莫及的。

如今泰国的政治斗争,主要是这样几种力量在博奕。早期经营贸易、房地产和制造业发财致富的老企业家和他们影响的城市中产阶级要求打了折扣的民主,新兴的企业家集团要求民主,广大农民开始要求民主,尽管对民主的主张、民主的内涵、民主实现的方式和现阶段推进的程度各有不同,甚至大相径庭,但泰国实行民主政治的诉求是广泛的,是深入人心的。在这样情况下,泰国的民主能名存实亡吗?

四,未来泰国政局的展望

在从前的许多次军事政变之后十多年,发生了1991年的军事政变,把民选总理差猜??春哈旺的政府赶下台。再过了15年,2006年9月19日泰国再度发生军事政变,把同年的民选总理他信?西那瓦赶下台。那么,现在泰国政局动荡,有没有可能再一次发生军事政变,重新建立五六十年代那样的长期的军官独裁统治?这个问题是经常被提出的。

其实,略微追溯过去77年,就可以清楚地看到,像民主、自由、平等、人权等具有普世价值的观念,在泰国没有消失,而是逐步深入人心,不仅在广大老百姓中,而且也在各级军官中。于是,经历几十年的反复较量,结果是军事政变越来越不得人心,军官执政时间越来越短,最后不得不让权于民选政府。如果现在谁还打算搞军事独裁统治,不仅会遭到泰国各阶层人民的强烈反对,就是在军队内部也很难得到比较广泛的拥戴。所以,2006年9月20日,即政变之后的第二天,政变集团就赶快说"会尽快还政于民,举行选举","军政府将维持两周,然后将政权移交临时政府,修改宪法,明年10月举行大选,还政于民。"现在泰国的政治局势已经决定:谁要想让泰国退化到从前军官长期专政的局面,已绝对不可能。

本来,按照宪法,各种势力的政治较量,完全可以在议会中有秩序地进行,不必诉诸街头对抗。但是,2001年大选泰爱泰党获得胜利。包括民主党在内的"人民民主联盟"在全国民众中的影响,除了曼谷和泰国南部等地以外,都不及泰爱泰党(后来的人民力量党)。他们估计在短时间内凭选票都无法在议会中得到多数。而他们又有实力在议会之外发动曼谷的城市中产阶级和其他民众上街。于是便出现"黄衫军"围困总理府、占领曼谷机场的行动。后来,"人民民主联盟"这一方在选举中成功,民主党主席阿披实?维乍集瓦出任总理,又引发对立面的抗议。于是农民进城,组成"红衫军"上街抗争,围困总理府,冲击东盟首脑会议。经过这样一番你来我往的争斗,泰国出现了从来没有过的民众大分裂。即使把他信?西那瓦抓起来,或者把人民民主联盟领导人颂提・林通恭暗杀掉,这样的分裂和斗争短时间都不可能消除,动荡仍然时起时伏。

过去泰国政变频繁,但每次正面较量和冲突的时间都很短,流血的少,不流血的多,全国经济和科技教育事业在政变前后大体都能够稳定发展,市场经济结构继续完善并现代化。这次动荡已经将近三年,放大了世界性金融风暴对泰国的冲击。旅游业接连遭受打击,其他行业也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害。这样的局面,无论任何派别的泰国民众,内心都是不愿意见到的。因此,各派群众在分裂的同时,要求稳定全局的共同呼声也将会逐步高涨起来。

目前的大题目是出给阿披实?维乍集瓦总理的。他的政府除了继续争取军队的支持外,必须稳定大局,必须妥善应对全球性的金融危机,必须维持经济的发展,必须拿得出照顾城乡草根群众利益的政策措施并见诸成效,尽量争取反对派群众的谅解,否则无法站稳脚跟。这个政府的支持者是各式各样的,阿披实?维乍集瓦既要争取对立面的群众,又要团结内部,所以维系现有的内阁相当不容易。

支持他信的人民力量党被解散后,大量党员拥入为泰党。他们认为他信、沙马、颂猜三个总理是合法上台,被非法手段赶下去的。他们认为军队和法院对待民盟和反独联的同样问题,采取了两种态度,非常不公平。然而,为泰党如果继续沿袭上街抗争的办法,也不可能长久斗下去,甚至有可能逐步失去群众。而他们现在的优势是拥有农村和城市的大量群众,估计他们会继续发挥这样的优势,以求在今后的选举中击败对手。

怎么看待泰国的民主?不能因为民众上街抗争这一条就笼统说它不成熟。近年来,法国也多次上演民众抗争的街头政治,其规模也不比泰国的小,我们能说法国的议会民主制度不成熟吗?但是,泰国毕竟实行君主立宪只有77年。在宪法和议会之外,长时间反复出现大规模的群众街头抗争,对泰国的政治、经济和国家的团结,总是不利的。泰国的民主制度当然有可以完善之处,泰国各界对民主制度的掌控和适应也有一个渐进的过程。

从4月23日起,曼谷取消了紧急状态,全国的紧张空气继续缓和。不过,泰国民众的大分裂还需要相当时日来弥合,泰国的政局动荡也将时紧时慢地延续下去。但是,长期实行军官专制已不可能,民主制度将继续发展和完善;大规模的街头抗争已令更多的人厌倦,对立面之间的对话、磋商和妥协将会增加。延期的东盟首脑会议,估计不久之后可以在远离中心地带的泰国靠印度洋一侧的美丽小岛--普吉岛上重开。

原文:http://xiaoshugaojian.blog.163.com/blog/static/18821355200945115843953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