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8日

从否定五四运动开始

[编者按:20年前的北京天安门广场,学生们再次打出"德先生"和"赛先生"的标语。毫无疑问,五四运动在中国有着广泛的影响,时至今日,我越发的困惑:90年前的"五四"究竟是一场什么性质的运动,他带给了中国什么,我不知道。但是,如果真的像我们的教科书所描写的,我确定他带不来民主和自由,反倒是一条通向专制集权的奴役之路。至于科学精神,我一直深表怀疑,什么样才是科学精神?是少数人的自娱自乐,还是自以为是的精英创造的新宗教―�科学教?抑或另一种形式的"伟光正"―
-以科学的名义?

我们现在许多的科学方法都来自波普尔(Karl Popper)的一本书《科学发现的逻辑》(The Logic of Scientific
Discovery)书中提出所谓的科学理论有具有证伪性(falsificationism)。

这位被选为皇家科学学会成员的科学哲学家,认为科学理论总是应该能被证伪的,即这种被证明是错误的特征或者具有可以被证明是错误的可能性的特征是科学理论的确定性特征。

刚刚在网上发现曹长青的《从否定五四运动开始》,其中关于西方民主的论述,本人深感赞同。美国的立国之本乃是对于每一个个人权利的保护,这种根植于人性中的自由,自我意识,使纳粹之类的集权思想在美国这块土地上绝无生存的空间,这也是最让我感动的美国价值:自由,人权!而绝非民主。

因为不了解真正的"五四"运动,所以下面文章并完全代表我的观点,全当抛砖引玉]

曹长青:从否定五四运动开始

在五四运动九十周年之际,回首那场运动,实感颇有必要对那场运动重新评价。一篇短文难以详论,这里只谈几个要点。不用从别的角度,仅从共产党、国民党都歌颂、推崇五四这一点,这个运动就值得质疑。如果用西方文明的基本价值"个人自由,个体权利"来衡量,应该说,这是一场煽动集体主义,走向集权主义的运动,它为国共两党的专制,奠定了基础。这里只从运动的领导者、口号、结果这三方面,来谈为什么要否定五四。

首先,从领导者来看,五四运动的精神领袖,公认主要是陈独秀和胡适。五四爆发之前,他们倡导的以推广白话文、争取个性解放为主的新文化运动,是有相当积极意义的(但局限在要民主和科学上,其理论基础不仅薄弱,而且非常偏差),但随后以胡适为代表的模糊的推崇西方自由主义的观点,迅速被以陈独秀为代表的清晰的一系列革命理论所压倒。所以事实上,陈独秀起的作用明显远大于胡适。毛泽东曾两次说过,"陈独秀是五四运动的总司令",这代表中共的看法:陈是主要领导者。陈独秀当年办《新青年》杂志,鼓动五四风潮,主要是煽动民众运动,后来更明确鼓吹革命。陈曾明确提出五四有三大精神:爱国救国,直接行动,牺牲精神;并呼喊人民非得"
站起来直接解决不可"。这三大精神,都是强调群体主义,更是煽动暴民运动、造反革命。结果狂热的学生以爱国的名义,冲进政府官员的私宅,砸家烧屋;抓到外交官群殴。只要是"爱国"(集体主义),什么法律都可踩在脚下,任何人都可能成为牺牲品。

●"反帝反封建"把中国带向歧途

即使不以法治观点,哪怕以最基本的伦理,政府官员再有错,甚至有罪,也不可家被砸,屋被烧,人被当众殴打。但当时太多的中国文化人为爱国这个群体主义(而非保护个人权利)的口号疯癫,只要是为了所谓人民、国家,怎样牺牲个体,都在所不惜;而且什么手段都可以使用。从五四的火烧赵家楼(详见另作"火烧赵家楼烧毁中国
"),就可依稀看到后来毛泽东的湖南农民(实为暴民)运动的烧杀火光,更可看到文革红卫兵打砸抢的刀光剑影。共产党就是这样一路以"为国家"、"为人民"
的群体主义口号,发动群众,暴力革命,最后夺取政权,实施集权统治。

另一明显的事实是,陈独秀和五四,煽动起无数早期共产党人的造反激情,成为中共诞生的接生婆。两年后共产党就成立,绝非偶然。毛泽东就说过,对他来说,陈独秀
"也许比其他任何人的影响都大",甚至称陈是"思想界的明星",高喊过"我祝陈君万岁!"所以,当陈独秀等人成为五四的主要精神领袖时,这场运动的性质就已决定,它是一场促成共产主义在中国兴起的运动,是给中国人带来共产专制的开端。

其次,五四运动的两个主要口号"反帝反封建"更是把中国带向歧途。反帝,导致盲目排外、拒绝西方文明。把一切过错都推给西方列强,煽动义和团式封闭排外,而回避了真正的自身反省。今天人们看得更清楚,中国的问题主要出在自身:传统文化中缺乏自由、尊严、个人权利等价值。成为一代代封建王朝御用文化的儒家文化,是根植在集体主义价值基础之上的。在一个极需引进西方个人主义思想、个人权利意识,从根基上反省中国落后的原因之际,中国知识份子却去煽动反帝,排斥和拒绝西方的先进制度。这场"反帝"煽动起来的民族主义狂热,至今仍是共产党继续一党专制的灵丹妙药,因为民族主义既是共产党热衷的集体主义、集权主义的最坚实基础,也是最有力工具。他们以此排斥西方文明、建立党天下,用"我们和他们"、"中国和外国"的对立,来混淆正确和错误,真实和虚假。

●胡适也支持社会主义

反封建,则更有迷惑性。既然中国传统文化中有封建糟粕,怎么能不反呢?但陈独秀们的反法,只是反了表层和枝干,在反了裹小脚、包办婚姻之类的同时,反掉了许多人类共识的基本道德礼仪,却没有反传统文化中的真正核心价值:集体主义,集权主义,反而强化了这个部份。这就像毛泽东发动的文革,也是高喊"反四旧",要打到孔家店。其结果是:在摧毁了人类基本道德准则的同时,比过去更加倍地泯灭个体价值,因此更强化了国家和集体权力,最后比任何一个朝廷的皇帝都更加暴政。

正因为反封建这个口号,除了反掉了哪个文化中都有的基本的人类行为准则和操守等,却没有触动集体主义、集权主义这个最主要的根基,所以当同样是建立在集体主义、集权主义基础上的马克思主义被引进中国之后,几乎没有受到理论上的任何挑战,立刻在知识份子中得到了一拍即合的广泛呼应;甚至连胡适都是反对资本主义,支持社会主义的。更不要说当时以及后来的中国文化名人们,几乎异口同声都是主张国有经济,反对私有财产、市场经济这些保护个人权利的根本。所以反封建这个口号,只反掉了传统文化中的部份道德伦理,却在事实上千百倍地强化了封建主义的根基。

五四还喊出民主和科学的口号。且不说在反帝反封建这种激昂的主旋律下,这两个口号只不过是漂亮的陪衬,即使没有反帝反封建之说,德先生和赛先生的提法本身也是极为空洞、甚至不着边际的。科学是一个哪个党派都可喊的口号,随着人类的进步,科学的路总是要往前走的。哪个独裁者都可以打着科学的旗号强化其统治、泯灭个人。毛泽东不是为了造原子弹可以让每个人勒紧腰带吗。

●独立宣言和美国宪法都无"民主"

"民主"是个一言难尽的口号,它也是任何人都可以用来做工具和武器的东西,就像
"反贪腐"一样。共产党也是一路打着民主的旗号统治到今天的。但美国起草独立宣言和宪法的先贤们,却很不喜欢用"民主"这个词。《独立宣言》全文没提到"
民主 "。而译成中文长达一万多字的美国宪法,甚至通篇都没有"民主"这两个字。这绝不是疏忽,而是美国先贤们经过多年讨论、辩论之后的一个非常清楚的共识。奠定美国基础的这两个最重要文件,全部强调的是保护个人权利,而不是多数裁决的原则,更是要避免暴民政治。美国先贤当年没有提到民主和科学等,只是抓住"个人权利"
这个根本。一切国家体制的建立,都以保障个人权利为最高目标。在保护个人权利这个根本之上,最后才会有真正民主机制的确立。如果说只用两句话概括美国强大的原因的话,那就是美国重视并实践了这样的原则:限制政府权力,保护个人权利。也就是确立个人主义的价值,以人为根本。杰斐逊起草的独立宣言,强调人的三大权利: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都是指个人。中国的五四们,没有从这样的保护个人权利的根本价值出发,所以,民主科学喊了半天,只能走向不着边际,最后经由集体主义走向集权专制。

五四的历史明明白白地展示,共产党是站在反帝(排外、民族主义)、反封建(摧毁伦理道德价值)的跳板上,弹到权力的顶峰。从这种意义上说,没有五四运动,就没有共产党。所以共产党才那么热衷肯定五四,赞美五四。今天,中国要想走向一个确立和保护个人权利的自由方向,首先就应该从否定五四开始。

2009年4月20日于美国

――原载《开放》2009年五月号
来源:http://www.de-sci.org/blogs/pearl/?p=30221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