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4日

康国平:网络实名制和早请示晚汇报

原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742bef0100e2bs.html

网络实名制谈了很多年。每提起一次,都会被网友和学者们打击一次。网友认为实名制和互联网的发展就是背道而驰,是拖互联网发展的后腿,是剥夺了自己的自由表达权利,反对的人占90%以上。学者则主要从权利和可实施性两个角度来分析,反对者也居大多数。但即便是一个如此显然的道理,有实名制打算的人,还是抱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的倔强,继续毫不气馁地抛出网络实名制的概念。

在互联网上,很多有奇怪想法的人,或者机构,或者政府部门,总喜欢拿国际接轨来说事。谢天谢地,网络实名制,基本上还没有国际惯例可循。美国人也处于探讨和反对中。唯一有过先例的"国际接轨",据说是韩国。但因为韩国在互联网世界里实在是太特殊了(要知道他们总统都会自杀,这个国家和民族不特殊都不行),所以其代表性实在不怎么能代表全世界。没了国际接轨的对象,我们很多地方的官员和立法部门就不知道该怎么做了。没法接轨,就只好自创了。

我不会像专家一样去分析,这种登记身份证在服务商那里的事情是否靠谱,是否符合网民权利。光说什么出现问题有据可查就很扯淡。言论自由一方面保证了说话者有权在你没有判定我有错之前可以自由说话的权利,如果你认为我的言论侵犯了某个人的权利,你必须拿出证据来,再行阻止。你现在靠给人说话者挂上一块牌子的方法来防止别人乱说话,很符合强盗的做法。当然,实名制的分析,我起码写过不下5篇文章,每次出现实名制的苗头,我都会写一些重复的话。这次,我突然想起了,想搞实名制的人,大概可用下面两种怪异的思想来解释。

一个是帝王思想。估计比我岁数大一些人的应该还记得早请示晚汇报的年代。比我小一些的人也应该听说过早请示晚汇报。早晚请示和汇报,其实不是真的要汇报给一个人听,全国人民疯狂地早请示,其实是请示给自己听。现在我们一些官员们,要求人们搞实名制,就是还想让人搞早请示晚汇报这一套。是个正常人,谁还愿意搞这一套呢?

一个是偷牛的思想。有个故事。一个老实的农民某一天被抓起来了。放回来后,别人问他为何被抓。老农说,我捡了一个绳子。旁人大惊,捡了一根绳子就会被官府抓了啊。老农满脸通红,不好意思地说,绳子后绑着一头牛呢。是啊,你这是偷牛,你这哪里是捡了一根绳子啊。我们的现在想做实名制的官员和学者,就是想做那老农,他希望用一个绳子,就能偷回一头大牛。这样,抛出实名制,就能安稳地过他的太平日子。这跟做梦偷牛的老汉有什么区别?这些管理偷懒偷惯了的官员们,以为自己是创新,却不知道自己就是那偷牛的老农。他们甚至还不如那老农。老农起码还会有羞耻心。

至于实名制对互联网的作用,是推动还是阻碍,我就不用再跟那些没有羞耻心的人解释了。他们其实也明白这个道理,但在管理的惯性下,他们自己也失去了自我。

我的建议是,既然有想法让网民搞实名制,不如搞好官员的财产透明制。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