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31日

对六四绿卡的说明,《野草》

1. 该绿卡的争取过程并不是事先"预谋"。关于颁布该绿卡的议案直到89事件三年后的1992年才被讨论和提出,中间经历了很多曲折,没有人能在事件发生时就预料到这结果,所以坊间流传在美中国留学生在坦克进城时就开始为绿卡庆祝的说法,太无厘头了。

2. 更为流行的观点认为(时常在学术研究和新闻评论中看到):该绿卡大幅提高了在美中国移民的整体文化水平,因为有大批留学生借此留在美国,为后来的中美科技文化交流做了贡献。这个说法可谓一厢情愿。

第一:传说中的八万绿卡受益者中,留学生只是少数。中国留学生和访问学者从1985年后才真正成规模的进入美国,所以截至1990年4月(六四绿卡的受益期截止日),留学生数目仍然不多。事实上,八万人中绝大多数是低技术打工者和非法移民,以福建人居多。

第二:该观点的逻辑是:没有六四绿卡,这些高学历人群就不会留在美国。数据并不支持这种说法。拿留美中国博士生为例,有资格领取六四绿卡的人,留在美国的比例是98.1%;而没有资格领取该绿卡的人,留在美国的比例是96.6%。统计上,这两个数字没有区别。换句话说,有没有六四绿卡,他们都会留在美国。

3. 我认为六四绿卡最积极的意义是:这是美国历史上中国移民最成功最大规模的政治游说,充分利用了一次历史事件,为自己谋得了实实在在的利益。我党讲革命运动喜欢用"自发"和"自觉"的愚蠢划分:主要是关于观念和理想的运动,比如六四本身,可以看成是"自发"的,懵懵懂懂晕晕乎乎的;而六四之后中国留美移民为争取绿卡的运动,才是"自觉"的,目标明确行动清楚不达目的不罢休。从历史记录上看,那时的激情和组织水平,可能要高于六四本身。在利益周围的团结通常要比在口号周围的团结紧密的多,当然,加上些口号让大家感觉更舒服一点,效果就更好了。

4. 既然是谋利益的举动,利益谋到了,就该散伙了。之后人家对本来就是利益附庸的"口号"和"理想"反应冷淡,是人之常情。关心是人情,不关心是本分。对人家的"忘本"行为做痛心疾首心灰意冷状实在没什么意思,建议看得淡一些。

5. 为什么纪念六四?因为二十年后,"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主要矛盾"正在向"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权利需要和落后的政府政治政党之间的主要矛盾"转变,现在只是借这个机会表达心头的不满。只要不满还在加大,六四不六四的根本无所谓,没有六四还有七一呢。如黄舒骏老师说的,我们可以"把每天都当成纪念日,把我党当成纪念品。"

因为报道迫害轮子功成员而获普利策奖的Ian Johnson在《野草》(Wild
Grass)一书的第一页上写道:"(中国)政府,一直警惕这些挑战规则的举动,一桩桩一件件都尽力控制。抗议,逮捕,拘留:每一年,受害者们都想纪念他们经历的劫难,而每一年,一到日子政府就要收紧。慢慢的,这个国家的精神日历就变成了一道道重重叠叠的疤痕,一阵阵此起彼伏的刺痛。"

" 但是国家主义不过是一帖临时的药膏。不满的真正来源---共产党的不受制衡的权力---在不停的滋生新的不满。问题层出不穷,领导们疲于应付,无法通过政治改革减轻负担。就好象一个人,背着越来越重的负担,昂首阔步变成了步履蹒跚,佝偻的腰身也变得越来越明显。这是一场政府不愿输掉的缓慢的拉锯战。警察政体依旧,从大西北的劳改营到北京城的玩具兵(toy
soldier 有其他含义么?怪怪的)。传达的信息简单明确:我们很紧张,甚至可能也很虚弱,但别捣乱,我们还是可以碾碎你。"

(一位不知姓名的网友说:Toy Soldier - "The term applies to depictions of uniformed
military personnel from all eras, and includes knights, cowboys,
pirates, and other subjects that involve combat-related themes. "
(Wiki) 所以应该是包括城管、国保一类的人员)

6. 中国为美国输送了最多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也为美国输出了最多的政治难民。2006年,美国政府给了26000多人政治庇护身份,中国大陆5568人,占21%,居首位。前五名的其他四个国家依次是:海地,哥伦比亚,委内瑞拉,埃塞俄比亚。

================

认为西方记者写中国总是隔靴挠痒的朋友,可以读读我上面引用翻译的这本《野草》,这是三个关于中国农村、城市、和精神的真实故事,农村是本世纪初之前的苛捐杂税,城市是非法拆迁,精神是轮子功,从文笔到视角,皆上乘。扉页上引用的便是鲁迅的《野草》:

野草,根本不深,花叶不美,然而吸取露,吸取水,吸取陈死人的血和肉,各各夺取它的生存。

Wild grass strikes no deep roots,

has no beautiful flowers and leaves,

yet it imbibes dew,

water and blood and the flesh of the dead,

although all try to rob it of life.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