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8日

高税收、高福利还是低税收、低福利

作者:姚建平
来源:独角兽论坛 http://www.unicornbbs.cn/dispbbs.asp?boardID=18&ID=32521

接到这个题目我在想这个问题,是高税收、高福利,还是低税收、低福利?从逻辑关系看,我们的福利一定是高税收、高福利,或者是低税收必然带来低福利。

其实我想未必是这样,计划经济时代下,我们也是高福利,但是却没有高税收,那时候叫"低工资、高福利"。什么叫做高福利呢?如果大家看过考斯塔?艾斯平-
安德森的《福利资本主义的三个世界》,大家应该知道,他按照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非商品化,将福利资本主义分为三个层次,将福利程度分为三个层次。

什么是非商品化?从概念就知道,是独立于市场的。计划经济下,虽然没有高税收,但是也有福利市场,经济市场逻辑之外同样有高福利。所以我们要思考这个问题一定要看到,一定是高福利、高税收。

接下来我想说的是高税收和高福利,或者是低税收、低福利?从国家福利供给的动机来看,政府为什么要供给那么高的福利?在不同的学科有不同的回答。从政治学来看,选民选举会带来福利的刚性,不给我福利就会让你下台。但是也有很多种解释。世界上第一个福利国家应该是英国,福利国家的诞生我觉得有一定的偶然性。英国福利国家的产生是以贝弗里奇报告为蓝本的,那时候还处在二战期间,英国就已经考虑到战后重建问题了,所以就成立了社会保障及相关服务的委员会,经过一年的调研第二年提供了这样的报告,这份报告为英国福利国家提供了框架。

为什么说是偶然?因为英国的福利国家是在工党政府手中产生的,而不是保守党。一开始谁也不会知道,也没有想到工党会胜利。我觉得有一点非常重要:一是以丘吉尔为首的保守党认为他们在二战期间表现卓越竞选没有问题,导致选举策略失误。大家知道保守党更注重外交,而工党重视国内。所以我们看工党胜利的结果是世界上第一个福利国家产生。所以有一定的偶然性。

再看看德国的社会保险模式。德国的社会保险模式对整个世界的贡献是非常大的。但是德国社会保险的产生也不是基于福利的保险。俾斯麦曾说过,一个等待养老金的工人是最听话的,社会保障是消除革命的投资。因为德国的社会保险是为化解工人运动的风险,也不是基于福利的原因。

从其他的学科来看,消费社会学怎么样?消费社会学认为,福利是集体消费。什么是集体消费?比如公共教育、养老、医疗,可以看作是福利。但是我们可以想一下,按照卡斯特的观点,他认为政府为什么要提供福利呢?因为最终获利的,不是劳动者,而是资本家。因为政府的福利为资本家提供了健康的劳动力,所以也不是基于福利的逻辑。

再看看城市空间经济学原理,哈威谈到了"人造环境"。人造环境这个词涉及到公共物品的供给,如公共住房、道路这些东西。在哈威看来也不是基于福利,而是基于资本,因为资本要获利,既然资本在工业中利润已经很低了,为什么不投入到公共产品中?所以我们看到福利的供给动机可以有很多。

转到中国的情况看,中国福利的逻辑、福利供给的动机,刚才我们谈到在计划经济时代下,不是市场的动机,尽管不是市场的动机但也是高福利。改革开放后,我们的福利也沿着、跟随着市场的逻辑在转。我可以举一些例子:社会保险的例子――养老保险。在计划经济时代下城镇有工作的人都有退休金。而现在的公务员和事业单位还是沿用计划经济时代下的退休制度,按照退休之前最后一个月的工资按比例计算,公务员是90%,事业单位是80%,城镇工人更低。在养老金方面最重要的改革是城镇职工的基本养老保险。可以看一下我们养老保险改革的历史。现在来看97年的制度。这个制度的框架是社会统筹加个人账户。社会统筹部分是社会平均工资的20%,个人帐户储部分是个人账号的储存额除以120个月,所以这个模式一开始确立的就是市场的逻辑。个人帐户的性质是私有财产,说白了就是强制性个人储蓄,是自我保障,很明显的市场逻辑。

到05年改革之后,连社会统筹部分都体现了明显的市场倾向。在05年的制度框架下,社会统筹部分是社会平均工资,加上指数化个人缴费工资,乘以缴费年限,再乘以百分比一。个人帐户还是靠强制性个人储蓄,但是养老金跟个人的工资和缴费年限挂上钩了,从这里可以看到体现的多缴多得,与多劳多得的市场逻辑相吻合。
不仅是养老保险,医疗保险也是这种设计。由此课件,整个福利的供给逻辑就已经开始转换了。

但是最几年又有了新的变化。大家可以看到现在的社会缴费是非常高的,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是20%,医疗保险单位是8%(单位),失业保险单位2%,生育和工伤都是2%,加起来单位缴费的费基大概是上一年度职工平均工资总额40%,此外还有公积金在5%到12%之间。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小企业就开始逃避为职工上社会保险,以节约用工成本。由于社会保险缴费拖欠现象严重,因此这几年社会保障界开始有人呼吁,将社会保险缴费改成缴税。费和税的逻辑差距是很大的。费从理论上来看存在缴不起不缴的可能。而税就不一样,每个人都要缴,所以福利供给的逻辑就开始转换,而且税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就是普遍性。因为每个人都缴,所以每个人都会受益。

另外,最近几年还有很多人提出来我们要征收社会保障税。在这种情况下不仅仅是社会保险,这个税还可以用于社会救助的其他项目。如果社会保障税针对开征,中国和其他福利国家就没有太大差别。所以这个趋势是在转的。

就目前而言,中国依然是市场的逻辑,因为我们的改革之后的惯性实在是太大,而且制度改革有很高的制度成本,或者说是路径依赖。所以我们看市场的逻辑依然是很强大的。但是,很多人说中国不能高税收、高福利,有一个很重要的理由是福利病。我相信很多去过国外的人都知道西方的福利病是什么样子的,例如如果中国是加拿大福利国家这个样子的,这个国家肯定是不行的。福利国家的福利病表现在什么地方呢?你可以看到,加拿大人的工作动力远远没有中国人强,这些人从来不加班。小孩一出生就发500块钱牛腩金,不仅小孩有,全家人伙食费都够。个税的税率非常高,比如说一个人一个月一万块钱,另一个人一个月六千块钱,但最后税后发现差别不是很大。在这种情况下,谁还会努力拼命工作呢?还有很多,像美国的AFDC项目,即抚养"有依赖儿童家庭救助项目",在1996年改革以前,女性如果说找不到工作,或者是不想出去工作怎么办、就生孩子,靠孩子的福利养活全家,以西方社会有很多这种现象,如果中国也是这样的话,怎么可能呢?所以很多人是担心这样一个问题。但是我要说,对中国来说,我们实在是没有这个资格说我们会得福利病,我觉得中国是没有这个资格得福利病,因为我们的福利水平跟人家比实在是太差、差远了。

我上个礼拜算了一下中国的社会保障开支,社会保障开支占国家财政的18.9%(08年),而最低的美国都在30%以上,北欧国家大都在50%左右,所以差很多。看救助这一块,我一直在研究救助,中国的低保就是保证不饿死。去年我在加拿大碰到一个中国天津移民过去的老太太,她的救助一个月一千二,我在那里一个月一千三,她一个老太太、我还有个小孩子,我都还过得挺好,所以你会看到她的救助水平会有多高。

关于福利病的问题,不仅仅是福利依赖的问题,还有福利移民的问题,那个老太太是什么情况,她是天津的下岗工人,女儿在加拿大给她办过去,后来她女儿去美国了,我问他为什么不去美国?她说因为去美国没有免费的医疗保险,而加拿大我们去一年都是免费的医疗保险,可以免费看病,所以她也不走,就躺在那儿享受着福利。她的老年保障金按她的花法肯定花不完。我问她剩下的钱干嘛全世界旅游。所以说我们中国没有资格得福利病。

最后,我要说的,这种高税收、高福利,现在我们已经看到了中国在往这个方向走,有很多人呼吁要征收社会保障税,甚至前几年都有人说要征收遗产税,其实这些算起来的话跟我们跟福利国家还有什么差别呢?没有差别。我个人判断中国未来是高税收、高福利的福利国家,我想肯定是这样。

为什么说这样呢?因为我们在思考这个出路的时候会想,没有人给我们答案,未来是什么方式,是高税收、低福利,还是低税收、低福利,好像都不是,所以在我看来唯一的选择就是高税收、高福利。像我们这一代,尽管不像父辈那样有那么强的意识形态的认同,但是我也是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所以我想对于未来的判断。我也不会说中国一定是福利国家,如果不是福利国家还会是什么,所以我个人感觉会是这样。

来源:九鼎公共事务观察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