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0日

六四屠城 全球谴责 邓小平提出二十八字方针

八九年六四后,美国前总统尼克逊到北京,他对邓小平说了一句极具智慧的话:「以前反对你们的,是你们的敌人;现在反对你们的,很多都是你们的朋友。」

据说邓小平听了此语,沉吟了一阵。后来,邓提出了因应世局的二十八字方针:冷静观察,稳住阵脚,沉着应付,善于守拙,绝不当头,韬光养晦,有所作为。

二十八字的重点,在「韬光养晦」四字,意思是隐藏自己的光芒,把自己放在一个不显眼的位置,基本上与保持低调的意思相同。

八九年后,中国就以这样的低调,忍受国外的抵制、杯葛,不作激烈与愤怒的反应,慢慢谋求重建国际关系。

中国政治文化中,有两句话是交替应验、屡试不爽的,一句是:「不见棺材不流泪」,另一句是:「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韬光养晦,可说是面对全球的抵制杯葛,乃有见棺流泪的低调反应。接着,中国在全球化趋向中,找到了世界工厂的地位,经济起飞了。尤其是国家财政收入的增长远高于国民经济增长(据统计,1996-2007年这12年,GDP年平均增长13.02%,国家财政收入年平均增长19.27%),显示国民财富向政府加速集中。中国的外�存底与拥有的美国债券,都居世界第一。又因为金融管制而使中国受金融海啸的影响较小,于是在国际上也频频要摆点身段啦。

「不见棺材不流泪」的韬光养晦时代过去了,是不是「得志便猖狂」的时代来临了呢?习近平副主席在拉美讲的「三不」(意味着中国是有条件给外国「折腾」的),已露出了端倪。而背后的支持力量,则有去年中国愤青的民族主义鼓�,以及将愤青的情绪予以合理化和理论化的书本《中国不高兴》在今年三月推出。

这本书在香港出了繁体字本。只是原书封面副标题:「大时代、大目标及我们的内忧外患」不见了。

《中国不高兴》全书充满了无知、自大、偏激、煽情。以「高兴」作书名,就点明了是以情绪化而不是理性化立论。几个作者高兴不高兴当然是他们的自由,但扯上「中国」,那麽若不是包含了「人民、土地、主权」这个关于国家的三元素,至少是指体现主权的中共政府了。

「大时代、大目标」讲的不是「内忧」,而是「外患」。而所谓「外患」,则是指「西方人的自以为是」,是西方世界(其实主要是民间与人权组织)针对中国去年的西藏事件、传圣火、毒奶粉等的批评抵制,作者们提出要中国旗帜鲜明地去惩罚报复。提出中国要「领导世界」,要做「英雄国家」,提倡「尚武精神」,要「持剑经商」,只差没有提议中国要出兵征服世界了。

《中国不高兴》是对外国人不高兴。但对中国隐瞒地震预报造成数万人死亡,却没有不高兴,对四川豆腐渣校舍在地震中造成大量学生死亡没有不高兴,对中国贫富悬殊扩大、贫困户增加没有不高兴,对中共军警镇压为自己权益而抗争的村民没有不高兴,对中国的黑狱酷刑没有不高兴,对无数人因付不起医疗费致死没有不高兴,对毒奶粉与数之不尽的有毒伪劣食品损害人民健康也没有不高兴,倒是国外有人对这些事关注一下,中国就不高兴了。若这几个人可代表中国,那麽中国又是甚麽国家?

中国无疑政府是有钱了,有钱就会财大气粗,「得志便猖狂」,但大多数老百姓还穷得很。外国领导人基于本国利益,对有钱政府的领导人固然给足了面子,但对中国老百姓去这些国家的入境签证还是严加控制。中国的政治并没有改变,仍是尼克逊二十年前访华时的状况。不过,也许可以稍为把那两句话改一下:今天,巴结中国的,不是中国的朋友;而批评中国的,却不见得是中国的敌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