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9日

中共的法西斯主义本质

作者:林文希

哈耶克曾在其广受赞誉的著作《通往奴役之路》中道出:"社会主义从一开始便直截了当地具有独裁主义性质。"此言不虚,坚持社会主义信条的人们终将会走向一条奴役之路。

最近,网络上闹得沸沸扬扬的孙东东精神门事件、河南灵宝市政府跨省抓捕发帖者事件都再一次证实了社会主义的本质及中共一再宣传的各种谎言。

孙东东说:"对那些老上访专业户,我负责任地说,不说百分之一百,至少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精神有问题,都是偏执型精神障碍。"此言一出即引发民众尤其是广大访民的愤怒。网友认为这是对访民的行动和人格的侮辱。连日来访民一直堵在北大找孙东东讨说法,却遭遇政府的驱赶抓捕,可见中共卑鄙狰狞的本来面目。

据国内媒体报道称,2008年5月,河南灵宝市政府违法"租"用了大王镇农地28平方公里,约3万余农民将失去土地。身在上海的王帅多次举报家乡政府的非法作为无果后于今年2月12日在网上发了一篇批评帖子,没想到灵宝市网警跨省来到上海将其抓捕。经媒体曝光后,被冠以"诽谤政府"罪名的王帅无罪获释并得到了783.93元的国家赔偿,可是诺大的专制中国还有多少"不幸的王帅"被剥夺自由、遭打击报复呢?没有制度的革新,这种侵犯公民人权的行径就不会停止。

在专制国度生活久了的人们难免带点奴性,本来长在自由之境香港的影星成龙却为了讨好大陆主子跳出来说些不着调的奴才之语,招致民众反感。4月18日,以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身份参加海南博鳌亚洲论坛2009年年会的成龙在"创意亚洲"分论坛上发言称现在自己对于到底自由好,还是不自由好感到很矛盾,因为太自由了,就会像台湾和香港一样,变得很混乱。所以他慢慢觉得,"中国人还是需要被管的。"被中共封了官的成龙抛出不珍惜自由民主环境的"被管论"是不足为奇的,做稳了奴才的人总要时刻如韩寒所言"学会揣摩圣意",这是专制国度的生存之道。

托克维尔清楚地意识到:"民主本质上是一种个人主义的制度,与社会主义有着不可调和的冲突。"甚至当年列宁的老友马克斯・伊斯门也不得不承认:"斯大林主义与法西斯主义相比,不是更好,而是更坏,更残酷无情、野蛮、不公正、不道德、反民主、无可救药……斯大林主义就是社会主义,它是国有化和集体化不可预料但却是不可避免的政治附属物,而这两者都是他赖以建立一个无产阶级社会计划的一部分。"

中共继续着苏联的血腥且变本加厉。今年是胡耀邦逝世20周年,中共想尽办法阻止、破坏民众自发的悼念。非但如此,就连海峡对岸的蒋经国也成了他们的眼中刺。4月13日是蒋经国百岁诞辰,《南方周末》发表了长平的署名文章《记住蒋经国》褒扬了蒋,却招致中共传声筒《北京日报》的棒喝《长平为何要记住蒋经国》。中共60年来在社会方方面面的法西斯主义行径日渐暴露无遗。难怪英国早有论者于1939年总结道:"马克思主义已经导致了法西斯主义和民族社会主义,因为就其全部本质而言,它就是法西斯主义和民族社会主义。"

哈耶克毫不留情地谴责:那些通过人们的"小组"组织和手段来经常地监督私人生活,创造了极权主义政党原型的人们,也就是社会主义者们。

2009 年6月4日,更是一个令中共如临大敌的敏感日子。60年来的谎言、罪恶与处心积虑,使他们害怕今人知道太多六四真相。在网络上我看到一些这样触目惊心的记载:王楠,19岁,居北京,北京市月坛中学学生。6月4日凌晨,王在南长街南口拍照时遭解放军戒严部队射中头部倒地,倒地的王楠作出"V"字手势后昏死;军人禁止救护队送医院抢救,一老太太跪下呼天抢地恳求军人开恩让送医院,军人不从,两三小时后王身亡;守护在王身旁的医生学生民众要求移尸医院或家属,军人仍不从。尸体被军人埋于天安门西侧北京市28中学校门前绿地内。6月7日,尸体发出异味,经校方交涉,将尸体挖出。6月26日,北京市公安局为其出具"
外出死亡"证明。

李兰菊,女,香港浸会学院传理系学生,6月3日夜在天安门广场竭尽全力劝民众不要以暴易暴,不要手执棍棒作无谓的牺牲。她勇敢地走向荷枪实弹虎视眈眈的解放军戒严部队,拉住一位军官的手,哽咽着说:"我是香港的学生。天安门广场里的人都是大学生,是国家的精英和栋梁,他们是和平请愿,绝不是暴徒……你们不能开枪,求求你们,不要朝他们开枪!"李兰菊痛苦失声,跪倒在地。一位15、6岁孩子放声大哭,要去和军人拼命,李兰菊拼命劝阻,百般抚慰,孩子伏在李兰菊肩上,凄厉哭叫"哥哥,哥哥!"当李兰菊再次见到这位孩子时,孩子已是浑身鲜血躺在一位工人的怀里。李兰菊悲愤痛心,当场晕倒在地,被人送到急救站再转同仁医院。

……

屠杀的真相总会随着专制的一步步瓦解而清晰揭示。随着网络时代的兴起,传播工具不会只为中共所掌控。虽然哈耶克指出:传播知识的整个机构--学校和报纸
--广播和电影--都被专门用来传播那些不管是真是假都会强化人民对当局所做决定正确性的信心的意见;而且,那些易带来疑窦或犹豫的信息将一概不予传播。人民对这个制度的忠诚会不会受到影响,成为决定某条信息应否被发表或禁止的唯一标准。凡是可能引起对政府的智慧产生怀疑,或者可能造成不满的东西都是不会与人民见面的。

历史、法律或经济学等,对真理的无私探讨在极权主义制度里是不可能得到许可的,而对官方意见的辩护却成了唯一目标。在所有极权主义国家里,这些学科已成了制造官方神话的最丰产的工厂,而统治者就用这些神话来支配他们的子民的思想和意志。因此,在这些领域里甚至连追求真理的伪装都被抛弃了,什么学说应当传授和发表都由当局来决定,这是不足为奇的。

哈耶克的分析和认识可谓独道深刻,不过我也惊喜地发现处于网络时代的中国是可以凭借民间力量的崛起来冲破中共的法西斯式控制的。正如一首纪念六四二十周年的歌曲《一起去》中唱道的:虽然坦克压过我们那追求民主的身躯/
可是他们永远压不倒追求民主的命运/虽然机枪结束了我们年轻的生命/可是他们永远带不走永恒的真理/虽然他们杀了我们那追求自由的身躯/可是他们杀不了我们追求自由的命运……

自由之境应为世人所想往,奴役之路毕竟只是一条踉跄的不归路。所有珍爱自由的人们都不该选择无声的沉默,行使你作为真正的人、作为公民的权利行动起来,因为每个人的不幸都会加重我们自己的苦难,每个人的命运都与我们自己息息相关。

--原载:《民主中国》,2009-04-28
http://minzhuzhongguo.org/Article/sf/200904/20090428080629.s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