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8日

林娜:十年我才真正明白“四・二五”的意义

我是一名普通的法轮功学员,当年也参加了"四・二五"和平上访事件,但是对于"四・二五"的真正意义,是十年后我才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渐渐认识到的。其实这和历史上很多其他重大事件一样,其深远意义都是事后才能真正看出来的。

首 先,我看到了"四・二五"事件对整个中国社会风气的改变,那就是面对强权、面对邪恶,敢不敢进行和平理性的抗争。因为中共在夺取政权的短短几十年里,搞的历次政治运动中迫害了半数以上的中国人,所以中国人对它怕的不敢说半个"不"字,很少有人敢与之抗争。但是在"四・二五"事件中,法轮功修炼者以平和、理性的姿态走向了国人视为"禁地"的中南海,维护世间的正义与生命的尊严。海外媒体都将"四・二五"事件视为"壮举",可见人们都知道在一个共产党统治的国家里群体上访需要多么大的勇气。

我记得"四・二五"时我曾听到这样一段对话,当时我们整整齐齐的站在人行道边上,一个行人过来问我们干什么来的,有学员简单给他讲了天津抓人、打人的事,这个人问:"你们法轮功不是讲忍吗?被欺负了忍忍不就算了?共产党可不是好惹的。"我当时一下子还真不知怎么回答了,但听见旁边一个学员平静的说:"如果一个恶人在施暴,你去管是忍还是不去管叫忍呢?你不去管他还会欺负别人。"很普通的一个道理,但多年后我才真正理解到这就是和平理性抗争下的道德意义

安徽政协副主席汪兆钧曾在二零零七年十月向胡锦涛、温家宝发出公开信,其中呼吁停止对法轮功的镇压, 给予法轮功学员信仰的自由,之后接到一些老年法轮功女学员的感谢,他说很震撼,他说:"不应当你们感谢我,是应当我感谢你们!因为你们为中国的民主自由做出了贡献!你们以自己的牺牲证明了自由选择的信仰是无法用暴力改变的!并以自己的牺牲在意志上战胜了国家的警察力量,使他们再进行群体性镇压心底发颤!中国人民应当感谢你们!"

是啊,一个群体面对迫害的时候怎么做,不光是关系到这个群体的利益,而是关系到整个社会的风气,因为每个人都是社会的一员,即使是既得利益集团中的一员,如果这个社会存在一种制度性的不公平时,那么其实每一个人都存在危险,都有可能在不同时期受到不公待遇,那么整个社会应该如何对待这种事情呢?因此"反迫害"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它事关对真相和良知的坚守,事关正邪较量。当大家面对邪恶都闭上眼睛的时候,那恶人就会更 加为所欲为了。有人可能觉得我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局外人,法轮功和中共我都不管,其实在这样的大是大非面前,谁会是局外人呢,每个人都在对正与邪的选择中摆放自己的未来

我们可以看到具体的例子。比如法律,产生的初衷是被正义的一方使用,以体现惩恶扬善,弘扬正气;而在中国大地中共专制下的司法系统,早已丧失维护社会公正、与公义的正常功能,人们也失去了对法律的敬畏和尊崇。然而这些年来,由于法轮功学员对自己正当法律权利的捍卫,已使得中国近年来有多位维权律师挺身而出,正义直言,据法力争,在为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的同时也在恢复法律的尊严和功能。

其次,"四・二五"事件将法轮功推向了世界舞台,介绍到了全世界,使更多的人有机会得闻真理大道。我来到海外后得知,海外很大一部份学员都是通过"四・二五"事件才得知 法轮功而后走入修炼的。因为中共迫害的全面性,使得社会每一个阶层的人都很难不知道法轮功。而随之而来的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的反迫害活动,又不断的使更多的人认识法轮功真相而走入修炼。可以说,"四・二五"之后中共的每一次镇压行为,都是更多人了解法轮功真相的契机。现在法轮功传遍世界80多个国家,都是以 "四・二五"事件为起始点的。

比如我刚得法时曾向几位同事推荐'转法轮'一书,而他们一直都说忙不肯看,而"四・二五"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天,他 们几乎都同时找到我要书看,因为他们开始觉得这件事不同寻常起来。我记得其中一位同事看的非常认真,还记下很多问题问我。之后她虽然没有走入修炼,但成为 了法轮功坚定的支持者,谁要说到什么中共造谣媒体上的话,她马上会站出来,清楚的告诉那人:"你说的不对,法轮功的书上是这么说的。。。"。所以后来"九评"发表后,我劝这位同事三退,她马上就爽快的答应了,还坚持要用真名退。

中共从"四・二五"开始构陷法轮功,到随后的"七二零"全力打压、 迫害,企图在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但十年过去了,法轮功非但没有被打垮,反而是中共在迫害中被人们认清了真相,开始走向解体了。所以从历史的角度回首看, 这场十年来对善良人迫害的千古奇冤,尽管有凄风苦雨,但随之而来的法轮功洪传之势不可挡更震天撼地,让人惊叹上天的慈悲安排。

最后,除了我看到的"四・二五"事件对整个社会的影响外,这件事对我个人的影响也非常大,可以说改变了我的一生,我的生命由此划出了一条超出我预期的轨迹。可能有人觉得 "四・二五"是政治事件,但其实只要关注一下这个群体,从小孩到白发苍苍的老人、从工人到农民都有,就会知道这件事与政无缘

我当年虽然参加 了"四・二五",但当时只是出于人中的正义感,从修炼的角度我还不太理解。我从小就对神佛之类的事情感兴趣,长大后又看了不少佛经、圣经之类的书籍,一直在 寻找真正能够修炼的法门。最后终于得到了法轮功,欣喜若狂。"四・二五"发生时,我想,不管常人说什么,也动摇不了我修炼佛法的决心。所以当时和同修讨论要不要去中南海情愿时,我还拿不准,我说,"常人说什么我们不理他就是了。"同修说,"如果只是个人矛盾,当然不去计较就是了。但现在他们在诬陷佛法,这会让多少人失去得闻佛法的机会,又会使多少人错失修炼的机缘啊!"

我听了很震撼,隐隐好像明白了,去上访不光是为了法轮功修炼的同修和自己的修炼环境,而是为了所有的人。从"四・二五"请愿到后来的"七二零"镇压,我一直在不断的从个人修炼的概念中走出来,为了更多的人得知真相而努力着。比如迫害后,单位、同事、朋友都在劝我,"觉得好就在家自己炼,别出去跟别人讲什么真相了。"是啊,在家炼既不会受到迫害,又可以继续修炼,岂不是"很划算" 吗?可法轮功的修炼让我意识到,这颗心是自私的,是躲避、退缩或贪图个人的安逸,而我们要为那些仍未得度得救的众生着想啊。

被迫害中, 我曾被非法抓捕、判刑。非法审讯时,一个预审在听到我陈述上访的理由后,表情复杂的看着我,说了一句:"都这时候了你倒还能想着别人!"在被押送到劳教所 的路上,我利用仅有的半个小时机会给押送我的警察讲述大法的美好和中共的谎言,他制止了我两次,我说,"今生今世说不定就这半个小时的缘分,就听我说两句吧,我说的都是真话。"他不再吭声,直到到达,对我说:"都这样了还给我讲!"我微笑着问他:"是啊,你说我图啥呀?"话音未落,我突然看见他的眼睛中充满了泪水。

这么多年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曾遇到过多次对方被感动的落泪的情况,而我从没想过会那样。因为当一个人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自己的任何目的的时候,对方是会感受到的。这可能是那些迫害者永远都无法理解的事情。师父要我们修成的是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人。

后来为了避免进一步的迫害,我只好离开亲人、家乡,流亡到海外。一个朋友问我,"你后悔走今天的这条路吗?你几乎失去了已经拥有的一切:一份前程大好的工作,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一个生活了几十年的朋友圈子。看你现在一切都得重新开始,你觉的值吗?"

我告诉她:目前这个局面并不是我想要的,也是不应该发生的,如果不是这场无端的迫害,也决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出现。但它发生了,那我就只能面对,并且要做出自己人生的抉择,那我愿意为了更多人的未来而牺牲自己的利益,即使这些人现在还不理解。这些话可不是口号,而是十年来踏踏实实的实践和选择

这 一点在十年后对我就更清晰了。反迫害已经整整持续十年了。这十年,对每一位法轮功学员来说,都是艰苦卓绝的承受。这种坚强的承受,这种无私的付出,只为了个人圆满的修炼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但法轮大法的修炼让我脱胎换骨,在"真、善、忍"的宇宙法理中身心净化升华,给予了我生命真正的提升。

所以这是我要坚守的道路,遭受再多的苦难也无悔于自己的选择。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