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8日

从明朝税负说起

作者:梁发芾
原文:http://liangff.blog.sohu.com/114983771.html

前些日子,写过有关明朝的几篇博文在我的博客上,我看到了一些留言,说明朝的税负是最低的,农业税税率很低,商业不收税,因此明朝老百姓负担很轻,等等等等。这样的文章,我在其他一些地方也看到过。

幸亏我也对财政理论和中国财政史略有涉猎,这样的说词是骗不过我的。

明朝老百姓税负很轻吗?既然很轻,为什么到后期老百姓如此激烈地反对明朝政权,要"迎闯王,不纳粮"?如果老百姓纳的皇粮国税很少,老百姓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事实上,写这些文章的人,不知是无知,天真,还是要故意忽悠人。中国历史上的很多东西,你不能仅仅看官方正式记载的数字。这样的数字一定是不可信的。即使是可信,也经常是不能说明问题的。对于明朝人的税负,问题就在这里。你如果看看朝廷规定的赋税,那数字并不高啊,摊到每亩上,不过几斤粮食的事情嘛。如果算总额与人口比,也不高啊,人均才几钱银子的事啊。

可是,引用这些数据的人,没有弄清几个问题。一是明朝本来就不是现代意义上
的税收国家,不能仅仅用税收去衡量百姓的负担或国家的收入。现代意义上的税收国家,必须是国家收入中,税收占绝大多数,可是,明朝,税收占多大比例呢?皇帝和国家获得收入的渠道和办法很多,比如,一种是贡品,各地把好东西无偿拿来,供皇室享乐。这贡品是不计入税收的;第二种是劳役,每个成年老百姓每年都要放下手头的活,无偿给国家进行若干天的劳动,当差,这些也是不计入税收收入的;第三是,还有大量的专门给国家进行无偿劳动的专业家庭,工匠要每年为国家无偿服役造宫殿,修坟墓,做家具,灶户要为国家无偿生产食盐,兵户还要无偿地提供兵役,妓女和演艺工作者还要为公家无偿提供演出活动和性服务。还有官营作坊工场给皇家的制作,也是不计入财政收入的。第四是,皇室通过权力占有社会上最好肥沃的土地,获得很多的粮食,土产,但这些土地是不上税的。这些收入,自然也不计入国家的财政收入。

除了上面这些之外,更多的还有政府通过额外加派的办法对老百姓进行的敲诈勒索。你看起来土地上承担的税负不重,可是额外巧立名目收走的往往是正式规定的税额的数倍到十倍。名目多到无法一一指出,总之是,什么斛面、折变、科敷、抑配、赃罚,火耗,鼠耗,雀耗。粮食收上来后还要老百姓千里万里运送到规定的地方。你想想,以明朝的道路运输条件,将粮食千里万里运到规定的地方,需要花费多少人力物力?耽误多少正常工作?而这些运费全部是纳税农民承担的;虽然一切耗损已经提前以数倍的数额预收了,但是,一旦运输中真的出现耗损和风险,仍然完全由纳税农民负担。这样的榨取使社会实在无力承担了,张居正就实行一条鞭改革,把一切苛捐杂税合法化后摊到地亩中。但下面实行中仍然是"条外有条,鞭外有鞭",就是说,旧的苛捐杂税合法化后,新的苛捐杂税立即产生。而这一切不合章程的苛捐杂税,敲诈勒索。但这些是并不计入政府的正式财政收入的。明朝末年的大臣刘宗周的奏章说,在正额赋税外的加派达到百倍以上,有些农民每亩税负达三五两银子,人们为此家破人亡。三五两银子,在当时能够买到三五百斤不止的上好白米。可是,当时的亩产量,肯定是连皮带谷也生产不了这么多的。赋税比土地上所有的出产还高,你说这税负还不重?

按照规定,明朝的官员工资极低。但是,他们过着奢华的生活。尤其,数十倍于官员的大量吏员,更是没有工资的,但他们同样有很体面的生活。他们如何能够在极少的工资,甚至没有工资的情况下,过着令人羡慕的体面奢华生活的呢?这就是说,他们有来钱的门路。其实,来钱的门路也很简单,贪污当然是有的,把国家的经费装到自己的撕囊里。但是,这是少是。国家经费有账可查,明目张胆的贪污是有风险的。他们的钱,都是敲诈勒索来的,通过刮地皮刮来的。上面的吃下面的,下面的没有办法,就通过加派的办法,统统摊到农民的头上了,这是一个金字塔形的分赃机制,顶端是中央大员,皇室,皇帝,最底端的是千百万多如牛毛,不列入国家财政编制,靠亲自敲诈勒索过日子的胥吏、衙役。这是一个非常完整的食物链网络。这些刮来的地皮,以陋规的形式,进入到各级领导的腰包。即使被认为是历史上最清廉的海青天海瑞,根据洪振快的研究,其正式工资也是根本不够维持自己一家大小的生活的。他有老婆,有孩子,还娶了若干年轻的小妾,凭一年十几两也就是购买力相当于现在三四千元人民币的
工资,能够养活成十口家人吗?所以,即使是海瑞,也要拿陋规,这是没有疑问的,官场普遍如此,谁不拿,谁就活不下去。

我也懒得举什么更多的例子去说这些事。有兴趣的可以看看黄仁宇的《十六世纪中国的财政与税收》一书。这本书比较枯燥,如果没有兴趣,可以看看吴思和洪振快的书籍,也许就明白其中的奥妙了
。吴思的《潜规则》和《血酬定律》洛阳纸贵,就是因为他没有从正式的官方记载,而是从大量的笔记,野史等里面发现了中国历史上尤其明清时期的财政榨取的真实故事。洪振快的《亚财政》一书也是这方面极为精彩的著作。他们让人们看到了一向不被人注意的桌面下的事实。历史上的各个朝代通过明白的摆到桌面上的规则收取的财政收入,不过是通过潜规则巧取豪夺,敲诈勒索的若干分之一。有些人总是弄不明白的问题:明朝税负不重,为什么老百姓还要造反,导致王朝最终灭亡?因为事实上,税负不重是官方的记载,不是事实上真相。

说到税负,不免要说说现在的税负。国际上认为我朝税负全世界名列前茅,而国内政府则信誓旦旦地说税负不重。如果一干人傻乎乎地相信政府的说法,那真是愚不可及了。固然,中国现在的税负名义上看或许不是很重,但是,因为存在普遍的敲诈勒索和巧取豪夺,人们的负担其实是十分沉重的。税收是其中之一,但并不是最严重的。各种明确的收费,人们都有亲身感受,这个也不多说。还有更多的敲诈勒索。凡是搞经营的,有没有人从未受过官府及其官员的敲诈勒索?有没有人逢年过节不给工商税务质检城管送不红包?有没有人平时从未遇到这些官员的吃拿卡要?

这事,凡是做经营的,恐怕没有谁能够例外。经营者把礼品,红包送给官员,增加了成本。这成本怎么办呢?如果自己承担,那当然是经营者的额外负担。但是,他也可以通过提价的办法,转嫁给买商品的消费者;他也可能转而向供货商杀价,压低以后的进货价格以减少损失,把成本转嫁给上游的供货商;当然,无法转嫁的时候,他也可能通过克扣工资甚至裁员的办法,转嫁到雇员身上。总之是,只要官员官府通过敲诈勒索的手段从经营者身上拿去的,总是要让社会普通大众最后承担。不是可怜的经营者,就是其供货商,就是消费者,就是雇员。因为有普遍的敲诈勒索,我们的消费品价格被提高了,我们的工资被扣减了,我们的产品卖不出去了,我们的经营利润也减少了。一个例子是,人们最为痛恨的房价过高问题,其中房价的很大一块就是给官员们送礼的成本。这一块,极其隐秘,但是,业内人士透露的情况是,可能要达到一二成。但是,这些并不会在政府的统计数字中出现,不会以税收的方式体现出来。如果据此认为我们的税负是低的,我们的负担并不重--这就叫脑残,没有必要说什么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