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9日

谢盛友:谁修理了蒋经国的权威?

根据张祖诒先生的纪念文章,"经国先生并非圣人,岂能无过?但他有认错的谦卑,有改过的勇气!……"张祖诒引述蒋经国的话说:"权柄,很容易去用它,难的是,什么时候不去用它。"可见蒋对权力的使用多么慎重。张祖诒回忆说,有一天,他陪同蒋经国驱车经过台北街头,看到一家修改服装的店铺,挂着一幅市招,上有四个大字:"修理权威",蒋大为赞赏,认为应得最佳广告奖。

蒋经国先生对所谓"威权"的价值观,不但没有权力傲慢,而且认同"权威"是可以"修理"的。

近十年来,台湾媒体针对中华民国历任总统的贡献作过多次民调,经国先生总是名列第一,满意度曾经高达七成。他至今最令人怀念的,除了推动十大建设,改善台湾人民生活,缔造经济奇迹,使台湾"升级"之外,就是解除戒严令,开放报禁、党禁,并替未来政治全面民主化铺路。开放大陆探亲,打破两岸中断近四十年的隔阂,促进改善两岸关系。

谁修理了蒋经国的权威?应该是蒋经国先生自己。

蒋经国先生一生努力思考和实践,他晚年的感言,非常值得我们后人思考和实践,他说:"时代在变,环境在变,潮流也在变。因应这些变迁,执政党必须以新的观念、新的做法,在民主宪政的基础上,推动革新措施。"

政治家反省历史,改正错误,推动革新,可能出于如下考虑:

为社会担当,为人类负责。这方面的典型代表就是德国的布兰特(Willy
Brandt,1913-1992).布兰特在六十年代就致力于粉碎冷战结构的工作,他清楚地了解到,冷战结构乃是美国所创造的结构,而真正受害者则是德意志人民。因此,在他当选西德总理后,即致力于和东德及苏联和解。他在波兰华沙犹太人纪念碑前跪下,就这么一跪,举世震惊。他获得1971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如今冷战结构的解体,和平与民主当道,我们应该感谢的是布兰特。布兰特有眼光、魄力和胸襟。

巩固权位的需要。这方面的典型代表就是邓小平先生,他有足够的魄力去纠正毛泽东的历史错误,包括对纹化大革命的重新定性和对刘少奇的平反,以及对四人帮错误的"拨乱反正"。邓做以上事情,对他权位的巩固是加分的,所以他做了;如果反省历史,改正错误,推动革新对他权位的巩固是减分的,他就不会做。

当然,若纠正历史错误,触犯了当权者的利益,当权者更不会做。

今年是六四二十周年纪念,北京执政党会不会纠正历史错误呢?这要看北京执政者是否有蒋经国的胸襟和布兰特的智慧。还要看,北京执政者纠正历史错误,是自己的利益被牺牲了还是被壮大了,若被壮大了,他们可能会去做。

写于2009年4月13日星期一,蒋经国先生百年诞辰纪念日

作者:谢盛友
原文:http://www.chinaweekly.com/html/4939.ht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