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18日

戴晴:在中国当公民

在中国当公民不容易。最难之处当属不知道自己的利益由谁来代表--党?政府?老板?还是街道?

当然眼下已经好多了。如果是三十多年前,在上世纪的五十、六十、七十年代,恐怕连"个人利益"这一说,都没人敢想--当然更不敢提。

虽然执政的共�党自诩"广大人民利益的代表",但怎麽个代表法呢――有没有标准?有没有检查?而且,最重要的,这标准与检查谁说了算。还好自1954年我们中国就制定了《宪法》,规定了在中国最高权力机关是民选的人民代表大会,以及最能以人民的利益�出发点而参与议政的"人民政治协商会议"。

但它们不是一个空壳子,要有具体的有血有肉、有头有脸、有头脑也有感情的"代表"和"委员"们来加以具体化。问题于是变成,这些血肉和头脸们是谁。

虽然近年来揭出不少案子,让公民们知道已有不少贪官、恶棍、流氓钻进了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靠著"最高权力"代表他们自己的利益。而一旦现身于光天化日之下,这些坏家夥们都代表资格也就到头了。而这回,感谢广州的报纸,终于从刚刚闭幕的全国人大上,�我们发掘出一个完全不同于他们的另一类代表,一个从50
多年前就代表著我们"群�",估计还会一直代表下去的代表--申纪兰。

申代表今年80岁,除了全国人大代表之身份,还担任著山西省长治市的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同时在她们平顺县西沟村任党总支副书记。

自从她换上新布衫,骑驴坐敞篷车,连走四天赶到北京,见了毛主席,同时感动得眼泪蒙住了双眼,已经过了55年。

55年,中国发生了多少大事啊。

先不说反右、大跃进、文化革命这一连串连人大委员长朱德、董必武都管不了的灾难,也不说山西60年代初饿死的农民和近20年枉死在小煤窑里的矿工,甚至不说长治五阳煤矿冒顶,申纪兰住在一个不断有国家顶级领导周总理、朱总理、江主席、胡主席,以及全国妇联、人民日报直接关照的样板村,关于城市农村户口差别、关于土地管理、以及作�富饶的煤铁之乡长治的资源所有权……总该有些建设性的意见吧?

但据申代表与记者谈话,对这些属于全局与抽象思维的大事,申代表因�识字有限或者要"领导妇女,追求平等解放",全都无暇顾及。她对自己代表资格最自信的资历是"当了干部还跟农民在一起,还劳动。还种地"。既然如此,对自己撒下了汗珠子村里地上小麦的亩�,总该知道吧?知道归知道,申代表说出口的,还是照她捉摸出的党和领导喜欢听的说:每亩3000斤。

但全国人大代表55年连任怎麽说也非同小可。她给出的解释是,"我一直代表农民的利益,跟农民在一起":如果这也算是代表标准,一百个人大会堂也挤破了。还好申代表资格虽老,人却直率,这句之后,又说出更�根本的:"我几十年都不谋私利。全心全意,跟党保持一致。跟中央保持一致。"可是,要和这个今天打土豪分田地,明天又把分了的田地收归国有,政策常常180度大转弯的共�党保持一致,还真不容易。申代表朴实农妇一个,怎麽能保持得这麽好呢?对此,申代表再度给出了干脆利落的答案:"我非常拥护共�党。当代表就是要听党的话,我从来没有投过反对票。"

原来如此!这也难怪山西省正筹备建立申纪兰精神研究中心,要把申纪兰精神保持发扬呢。现任山西省副党委书纪李小鹏,当年他老爹李鹏的大case三峡工程,就在人大吃了有史以来最多的反对票。不投反对票,这才是党要的好代表呀。

以前有申纪兰这样的模范代表,今后还要培养更多的申纪兰式的代表……在中国当个被如此代表的公民,容易麽?(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