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4日

“红色太子党” 现代中国是世袭制吗?

最近考试之余休息时间读了几篇文章,心中感慨万千。"新中国"成立57年,到底我们脱离了世袭制吗?

想回答这个问题,就要了解一下,世袭制。就根本来言,现在表面上我们没有了世袭制,因为我们的最高领导每届都是一个新人,都有不同的血统,所有说我们没有了世袭制。但是现代中国存在的变相世袭制相信大家都有体会:父母当官的,其子女常常就是未来的官员;父母单位好的,其子女往往也能安排到本单位。人们常说"
太子党",在一段时间里,其实这只是一个陈述他们具有"红色高干血统"的特定概念而已,并不真意味着说"太子"
(这里所说的"太子",是广义的,包括高干的女性后代──"公主")真正成了能彼此呼应、协调行动的"党"。中共上层长期的政治争斗在"太子"之间留下的创伤和其它后果,早已把"太子党"拆得支离破碎:要么因父辈的恩怨,要么因彼此的竞争,他们各立山头,各占天下。

当然,这种情况比较常见:某几位元老交情很深,其家族子女在军政两界──现在又加上商界──中互相提携呼应,形成一个利益的小圈子。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报告《当代中国社会流动》印证了这个观点,该报告指出:从1949年到2001年,父亲的干部身份都是影响子女获得干部地位的最主要因素。父亲具有权力资本的那些人比一般人更易于成为干部。在控制了父亲受教育程度这个自变量的情况下,干部子女成为干部的机会,是非干部子女的2.1倍。

我还在学校期间就广泛流传着这样的民谣――"学习好不如爸爸好"。当时老师们常常用这样的话批评那些仗着自己的父母有权有势而不务学业的学生:你们的父母有权有势,但他们不能管你们一辈子,他们只能负责把你们养大成人,你们以后的道路还是要靠自己走。然而,在社会上生活了这么多年,却发现老师的话是极其错误的,学习好确实比不上爸爸好,爸爸好并不仅仅只能负责将其子女养大,而且还可以为其找一个好的工作让其衣食无忧,甚至还可以让其当官发财。尤其是在教育产业化之后的现今更是如此。如果说以前,穷苦家庭的孩子还可以通过读书来出人头地,但是教育产业化之后却将这条路也给封死了。学习再好没钱读书只有气死的份
――有话云:医疗产业化是给老人送终,教育产业化是气死两老。另一种说法是,医疗产业化是欺负老人,教育产业化是欺负小孩子。相反,教育产业化使得那些学习不好,但父母有权有势的子女却可以读上名牌大学,拿到一个好文凭。

这种权力上的荫庇,不仅仅发生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报告《当代中国社会流动》上指出的父母与子女之间,还发生在兄弟之间、姐妹之间、兄妹之间、姐弟之间、同学之间以及其他亲友之间。因此,因裙带关系获得权力的人数的比例,要远远高于报告上披露的比例。

这种政治上的变相世袭制,自从秦始皇废除帝王家族之外的其它阶层的政治世袭制之时就一直存在着,汉代建立的察举制,本意是发现真才,但到后来却变成了地方长官的一项特权,变成了腐败的温床;三国时代,魏国吏部尚书陈群创设的"九品中正制",本是为了发现和举荐人才,但到后来,上品的官职被豪门富贵之家把持;直到隋唐时期发展出来的科举制,才比较好的解决了寒门庶族的仕途道路,不过豪门贵族常常用作弊等方法为其后代开通道路。

"变相世袭制"泛滥的恶果,就是直接制造政治腐败、社会不平等和社会阶层对立,从而带来社会稳定和秩序的严重危机。在靠"变相世袭制"这种途径获得权力的人眼中,他们手中的权力并不是人民给的,而是父辈或其他有权人所赐。于是,他们掌握权力后,并不是"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而是视公共权力如同他们的私器和家产,把权力当作荫庇自己或给予他权力者的子弟、谋取家族或小集团利益的工具。他们的子弟以及子弟的子弟掌握权力后也如法炮制,国家从而陷入家族政治或朋党政治的恶性循环。

不仅如此。随着被排斥在体制外的人越来越多,在体制外就会形成一个既无政治地位也无经济地位但有能力、有知识的特殊人群――民间精英群体。求生存求发展是人的天性,通过体制内的途径不能如愿,就会产生强烈的价值失落感和社会对立情绪,很可能会寻求体制外的极端方式。当这些民间精英因某种契机达成一定共识时,就会对现存政治秩序和社会秩序提出严峻挑战。国家动乱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上下沟通、流动的渠道被堵塞,民间精英进而寻求体制外的极端方式。

我们常说现今中国的贫富分化、下岗失业、腐败是如何严重,这些问题是如何的重大,中国现今已经演变成了权贵资本主义。但是这些问题背后都有一只看不见的黑手再导演其发展,这只黑手我们虽然看不见,但它却无处不在的对我们产生着巨大的影响,这只黑手就是变相世袭制(在现今的中国,权贵并不只是一个阶层性概念,它更是一个家族性概念)。如果不从变相世袭制的高度认识这些问题,我们是看不清其本质的。在亚当・斯密的自由市场经济里也有一只看不见的手,但是这只手是一只"白手",它起着归正自由市场经济的发展,我们常常担心这只手的失灵,从而有了凯恩斯的经济学。但是,变相世袭制却是一只"黑手",它搅乱了社会各个领域的正常发展,当它发展到一定规模,就会扭曲一切企图归正、束缚它的制度、政策和措施,我们担心的不是它的"失灵",而是它的发展壮大。吴思先生创造性的提出了"潜规则"的概念,这对解释中国的许多问题都是很有价值的,但是"潜规则"归根结底其实也就是那只看不见的"黑手"。

×××××××××××××××××××××××××××××

举几个变相世袭制的例子:

1。一九九二年贺鹏飞升任海军副司令员,原来的总参装备部部长职务被邓小平的女婿、原任其副手的贺平接任。此后,贺平又兼任了他在担任副部长期间即已经担任副职领导的中国最着名军火公司之一保利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杨尚昆女婿王小朝也任该公司的副总经理)。而原任中国投资信托总公司副总经理兼任下属保利公司总经理的王震的儿子王军,先升任保利公司的上级公司──中信公司业务部经理兼保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很快又担任中信第一副总经理兼中信深圳公司董事长。

2。一九九三年,邓小平劝说王震交出国家副主席职务时,说好由与王震私交甚笃的
"民主人士"荣毅仁接手,王震立刻提出交换条件,要求将荣毅仁在中信公司的一把手位置交给王军。邓小平恩准,王军便陆续将保利公司的经营大权交给了邓小平的女婿贺平。荣毅仁接任王震的国家副主席职务后,整个中信公司从名到实都已经是王军的独家天下。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着眼于红色血统,作�彼此扭结的纽带。某位高干子弟拔擢另一位高干子弟,收揽到自己门下,并不是抽象地看在其同样出身高干的分上,而是具体地看在其父辈与自己父辈是铁哥们,而此人对自己又有用的分上。像邓小平的儿子邓朴方创建残疾人基金会时,将中共元老、江青的前夫黄敬之子俞正声网罗来一同创业,就是如此,俞正声得此机会走上政坛,如今贵�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

×××××××××××××××××××××××××

"太子党"虽未成"党","太子"们却都具有极大的能量,在各个领域,尤其是共产党权力体系中的要害系统和部门占据要津。我们不用专门去调查统计,把手边大家耳熟能详的列一列,就有:

邓小平家族,叶剑英家族,王震家族,薄一波家族,李维汉家族,乌兰夫家族,贺龙家族,江泽民父子,李鹏家族,习仲勋家族,粟裕家族,彭真家族,万里家族,聂荣臻家族……

还有曾庆红,俞正声,何光炜,刘延东,王歧山,陈元,廖晖,潘岳,林用三,布赫,周小川……这是一个长得看不见尽头的名单。

尤其值得重视的,就是先后活跃在军队里的一大批"太子党"已经把持了作战、情报、军工、国防科研等等极多关键性岗位:聂荣臻元帅之婿、国防科工委主任、上将丁衡高和妻子、中将聂力;罗荣桓元帅之子、二炮后勤部政委罗东进;谭震林之子、总参动员部部长、少将谭冬生;李先念之婿、空军副政委刘亚洲;贺龙元帅之婿、前武警总部政委李振军;粟裕大将之子、北京军区某集团军长、少将粟戎生……

现在连中共所谓"第三代"领导集体成员像江泽民、李鹏这些人的子女们,也已经崭露头角,接管政、经和文化各部门的权柄。

比较起来,林彪家族的后代远没有那麽气焰高炽。林彪的身体一直不好,林家人丁本来就不兴旺,唯一的儿子又随林彪一起身亡,女儿林立衡一直是小心谨慎�人处世。她的堂兄、中共早期元老张浩的儿子林汉雄虽一度出任国务院部长,但没多久被借故罢官。从他们的遭遇,人们不难解读出林彪命运的深长阴影。

新的问题是这种变相的世袭制必非仅仅表现在政治生活中,在经济生活中他们一样显示着莫大的力量。

2004 年10月,52集电视专题片《今日长征路》座谈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老一辈革命家的十多位亲属欢聚一堂,共同回忆父辈当年走过的长征岁月
"。参加者有朱德元帅的女婿刘铮、彭德怀元帅的侄女彭钢、贺龙元帅之女贺晓明、陈毅元帅之子陈丹怀、刘伯承元帅之子刘蒙、聂荣臻元帅之女聂力、徐向前元帅女婿张元生、叶剑英元帅之女叶向真以及徐海东大将之女徐文慧。他们声称"《今日长征路》串起红色记忆"。影片的制作者毫不隐讳"长征精神更被赋予了新的内涵","今日长征路也已由过去的刀耕火种变成了全面对外开放的风景胜地","影片揽括了沿途几乎全部的风景名胜与革命胜地,从而形成一条将颗颗珍珠串起的
"旅游项链",带动这些地区旅游经济文化�业的发展"。

2005年4月下旬官方媒体高调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邮票首发元帅子女出席","聂力将军拉住叶向真的手并相互问候,这些曾经儿时一起成长的夥伴和战友难得有机会再次欢聚在一起,亲切地拉起了家常"。朱德元帅的女婿刘铮、彭德怀元帅的侄女彭钢、刘伯承元帅之子刘猛(蒙)、贺龙元帅之女贺捷生、陈毅元帅之子陈昊苏、罗荣桓元帅之子罗东进、徐向前元帅女婿张元生……都参加了。报道还特意写了一笔:"这也是中国邮票史上首次记录多位共和国元帅的邮票。作�历史史料,其中还包括了关于林彪的说明。"

2005年7月1日,中共山西省委、省人民政府主办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专题展览在军事博物馆开展,参加者,又是刘铮、彭钢、聂力刘伯承元帅的女儿刘弥群,贺龙元帅的女儿贺捷生,罗荣桓元帅的儿子罗东进等人。

在我们现今,已经继秦始皇废除帝王家族之外的官僚和普通百姓的世袭制之后,进一步的消灭了帝王的世袭制,从而最终完全消灭了政治世袭制。但是我们不能因此过于乐观,政治世袭制虽然废除了,但是变相的政治世袭制却常可泛滥,我们现今就面临着变相的政治世袭制泛滥的局面,因此,我们需要有人提出有价值的消灭变相世袭制的策略,我们还需要一个雄才大略的领袖人物,以实施这样的策略,从而最终彻底的消灭变相世袭制。如果我们能够成功的解决变相世袭制的问题,那么我们就可以为未来奠定一个长期稳定发展的坚实基础;如果我们不能解决变相世袭制的问题,那么后果是非常严重的。如果我们有幸成功的解决变相世袭制的问题,我们就需要吸取教训,时常警惕变相世袭制的泛滥。

--------------------------------------------

附:中共元帅、大将的部分子女的情况
注:以下按元帅和大将姓名的汉语拼音字母顺序排列。其中部分人士的职务或有异动,仅供参考。

陈昊苏,中国对外友协会长,陈毅元帅之子
陈丹淮,解放军总装备部科技委委员,少将,陈毅元帅之子
陈晓鲁,北京标准国际投资管理公司董事长,陈毅元帅之子
王光亚,前外交部副部长,驻联合国大使,陈毅元帅之女婿
陈知健,解放军某集团军副军长,陈赓大将之子
陈之涯,解放军国际战略问题研究会师级研究员,陈赓大将之子
贺鹏飞,海军副司令员,中将,贺龙元帅之子
贺捷生,军科院军事百科研究部副部长,中将,贺龙元帅之女
李振军,前武警总部政委,贺龙元帅之女婿
黄煦,某公司从事计算机研究,黄克诚大将之长子
黄晴,人民日报记者,黄克诚大将之次子
刘太行,空军指挥学院学术研究部部长,刘伯承元帅长子
刘蒙,曾任总参参谋,参与《刘伯承传记》编写,电影剧本《青年刘伯承》作者,刘伯承元帅之子
刘弥群,空军司令部某部部长,刘伯承元帅长女
罗原,北京标准国际投资管理公司副总经理,罗瑞卿大将之子
罗东进,第二炮兵部队后勤部政委,罗荣桓元帅之子
聂力,全国妇联副主席,国防科工委副主任兼秘书长,中将,元帅聂荣臻女儿
丁衡高,国防科工委主任,上将,聂荣臻女婿
彭钢,中央军委纪委副书记,中纪委常委,彭德怀元帅之侄女
粟戎生,北京军区某集团军军长,少将,粟裕大将之子
粟寒生,中国远洋轮公司副经理,粟裕大将之子
粟惠宁,导弹部队师级军官,,粟裕大将之女
王鲁光,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副理事长,王树声大将长子
萧永定,国家机电轻纺公司总经理,萧劲光大将之子
萧策能,海南省经济合作厅厅长,萧劲光大将之子
萧新华,武警部队高级军官,萧劲光大将之子
徐小岩,解放军总参通信部部长,中将,徐向前元帅之子
徐文伯,文化部副部长,徐海东大将之子
许延滨,装甲兵学院副院长,许光达大将之子
叶选平,全国政协常务副主席,叶剑英元帅之子
叶选宁(岳枫),解放军总政联络部长,中将,叶剑英元帅之子
叶选廉,解放军总参保利公司负责人之一,叶剑英元帅之子
叶楚梅,机械工业部机床局原副局长,叶剑英元帅之女
邹家华,国务院副总理,叶剑英元帅之女婿
叶向真(子),导演(曾拍过《原野》),叶剑英元帅之女
叶文珊,海南华侨投资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叶剑英元帅之女
叶新福,香港万信公司总裁,叶剑英元帅之孙,叶选平之子
朱敏,离休后创办北京军地专修学院任院长,朱德元帅之女儿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