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8日

廖保平:廖氏愤青教材

前言

不少网友都很关注我跟愤青的论争,但很多人对我所说的"愤青"概念不清,导致了很多误解和无谓的争吵,有的甚至将我反唇相讥为愤青,这是莫须有的。所以我萌生了写一个《廖氏愤青教材》的想法,于是就有了这样一个简明的,"教学大纲"式的教材。其实我也害怕写得太长了,网友们没有耐心看下去,除非国家拨点经费,作为一个课题来研究。

显然这是不现实的,当我在"打捞"愤青的时候,有网友说:制造愤青的机制在,你今天捞一个,这机制却在批量生产,奈何?是啊,我也只能尽力而为,学学西西弗斯搬石头。

这个教材还不十分完善,希望大家不吝指正,我绝不会以"时间仓促"的托辞掩饰自己"水平有限"。我最希望愤青能够看到这个教材,并且发扬他们的"优良传统",这样,我就能够更多地观察到愤青的表演,拿来作为有力的案例补充到教材中来。

第一章愤青的起源与演变

"愤青"是舶来品,在西方国家,是对那些具有反叛精神和愤世嫉俗的青年的统称。这个词舶到中国来以后,就像"南橘北枳"一样,完全变了味,人家的愤青是对国内社会不满,我们的愤青是对国际社会不满,最终演变成盲目仇外、愚昧自大、鲁莽鼓噪的人的代名词。

愤青第一次在中国近代历上亮相是在戊戌变法时期。戊戌六君子被真正的"卖国贼"慈禧太后污为崇洋媚外的"汉奸卖国贼",押到菜市口砍头示众。愤青们伸着鸭子一般的脖颈看热闹,此时的愤青就像鲁迅笔下的看客和华老栓,要么傻兮兮地看,要么拿着白馒头去蘸这些"汉奸"的人血,据说可以治病呢。

中国愤青真正扬名天下,是以义和团身份上台亮相,他们扛着"扶清灭洋"的大旗,登坛作法,口念诅符,扒铁路,烧教堂,但凡有点现代科技含量的东西都成了捣毁的目标。他们杀洋人杀得起劲,连老人、妇女、儿童也不放过。后来凡跟"洋人"相关的二毛子、三毛子也统统砍掉,连使用西洋商品的中国平民也不放过,变法图强的维新志士被视为"汉奸卖国贼",理所当然地成了屠杀目标。

据说,义和团只杀了几千外国人,但屠杀的中国教民却高达五十多万!可惜"刀枪不入"的灵符敌不过洋人的真枪实弹,愤青们的愚味丢了人现了眼还献了命。更可叹的是,这批愤青终究逃不过被当局利用之后,又遭清洗的命运,一腔爱国之情全做了炮灰。

愤青最伟大的战斗莫过于十年文革了,那时差不多全中国的青年学生对官僚阶层和知识精英进行"残酷斗争"和"无情打击",很多人都被戴上了"汉奸"、"卖国贼"的高帽。连一个国家的副主席也被愤青们诬为"叛徒、内奸、工贼",高呼"批倒批臭","叫他永世不得翻身"!

在这次耗时十年的革命中,愤青成了破坏中国传统文明的急先锋,他们"破四旧",烧书,毁文物、拆寺庙,摧毁一切和"传统文明"沾边的东西。

进入新时代,随着国力不断强大,愤青们发现"中国可以说不"了,盲目仇外的情绪又高涨起来。上世纪90年代我使馆被轰炸,愤青群情激愤,遂以排美为己任,在排美国的同时,也把西方的民主自由人权一并排斥在外。那些敢跟美国作对的人物,米洛舍维奇、萨达姆、金正日等都成了他们心中的英雄。

最近两年,愤青的活动更为频繁了,内外呼应,范围在不断扩大,一会儿反法,一会排美,一会反日,一会排意……忙得真是不亦悦乎。

回顾愤青的光辉历程不难发现,愤青不仅排斥西方先进文明,而且对本民族的传统文明也是一次次痛痛快快的打砸。愤青破坏的热情往往大于建设的热情,当愤青得势的时候,正是全民疯狂的时候,也正是整个国家民族遭殃的时候。

第二章我所定义的愤青

要给任何一个东西下定义都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何况人。任何一个人都是复杂的,十恶不赦的人也会有温情可爱的一面。因此,为了避免伤及无辜,对愤青很有必要进行界定。

我给愤青下了一个的定义,叫"当代义和团",从深层来说,一方面,他们把祖国、国家、民族、党、政府等概念混作一团,叫人哭笑不得,因此他们的关于爱国的"主义"和爱国的"行为"也让人哭笑不得。

另一方面,愤青是一些"极度自恋狂",他们只觉得自己的国家民族是世界上最好的(好像二次世界大前也有民族这样认为,呵呵),泱泱大朝、唯我独尊,说起西方,必义愤填膺,大骂西方亡我之心不死。这种狂热的自恋凌驾于人性、真理、正义原则之上,他们不懂得真正的爱应该包含着对整个人类的爱。他们自以为是的爱,只是一种崇拜,即便算为爱,也是狭隘的爱。

因为这些最基本的常识都不具备,因此,愤青的愚蠢有目共睹,不但自己水平低劣,逻辑混乱,还总拿别人当傻子。

愤青自诩最爱国,因此处喊爱国口号;愤青自诩最爱国,因此看到有人批评了中国的坏处,或者讲了日本的好话、法国的好话、美国的好话……就要被扣帽子,最经典也最恶心几顶帽子是:"汉奸","走狗","卖国贼","二毛"、"假洋鬼子"。可惜,现在不让人随便干违法的事,否则,愤青对这些人会格杀勿论的。

在网络上,关于愤青的定义很多,内含很丰富:白痴、弱智、愚民、暴民、无知、无耻、无畏、小P孩、意淫癖、爱国贼、社会下层、网络流氓、投机作秀份子。这些内含我部分的赞同。

说他们是的投机作秀份子,那是因为他们特别懂得"奉旨爱国"和"奉旨冷静",懂得主子想要什么样的爱国举动,然后配合出什么样的爱国举动,分寸把握得很清楚。说他们是网络流氓,那是因为他们人肉出他们为是汉奸的人,到别人家里去泼粪,打砸,进行人身攻击。说他们是社会下层,那是因为他们可能连工作在哪,下一顿饭在何处都不知道,却有着社会上层,甚至统治阶级的思想。说他们是爱国贼,那是因为他们会假爱国之名行误国之事。说他们是意淫癖,是因为他们经常是"口号爱国者"。说他们是小屁孩,是因为他未经世事,还没有在社会上碰壁吃苦。

说他们是……是因为……,在愤青身上,可笑的言行背后有深层复杂的原因。

第三章愤青的症候

关于愤青的病症,我是自认为是深有观察的。但是我在网上发现凌沧洲先生已早就写了一篇《文化捞粪运动宣言》,将愤青的病症已经讲得很清楚了,而且又讲得那么的精彩,我爱不释手,又自叹莫如,不如就拿将过来,用于教材之中,并在此提到凌先生的大名,希望没有抄袭之嫌,说学术著作中引用别人的资料也是常有的嘛。凌沧洲兄总结的愤青病症如下:

1.盲于世界。粪粪对世界各国灿烂的文明一知半解,所了解的信息多是过滤、扭曲、片面的信息。粪粪自己处于愚昧之中,还想照亮别人。

2.聋于周边。粪粪对身边的民生、民瘼,冷酷如同路人。举凡房奴、讨薪、自杀等等,粪粪均有理由为之辩护美化,可以说路边哀嚎之声不闻,人民疾苦不问。

3.昧于良知。粪粪发贴时完全以利益为驱动,完全置良心于不顾,敢为朝鲜核爆喝彩,敢为黑心老板矿主贴金,忍心说莺莺该死。

4.奴入骨髓。粪粪在咒骂异己者为"洋奴和假民主"的同时,从来拿不出鼓吹真民主的帖子,推不出真民主的观点方案。对权力和金钱的膜拜驱动他们可为几毛钱出卖灵魂和肉体。

5.淫在深喉。若干年前,米国上演一部色情电影《深喉》,轰动一时。中国粪粪的深喉,经常能发淫声,作淫腔,知道何时放言,何时沉默,何时该吐,何时该吞――比如仇外时该吐,遇本地矿难时该吞。这一好深喉,这一好口条,真是嗜痈舔痔、吞阴吸阳的好工具,有神鬼莫测之机,风云变幻之功,浸泡了千年专制权谋之毒,此粪能不寒气逼人、惊艳世界乎?

第四章愤青是怎样炼成的

关于这一章的内容,请详细阅读我此前写的作品《愤青是怎样炼成的》 (
http://gaopi.com/2009/03/blog-post_28.html ),会给读者诸君一个答案。

第五章愤青是一群不明真相的人

社会上有一句话――"不明真相的群体"。其实,愤青也一群不明真相的人。当他们渐渐地融入社会,有可能变成前一个人群。

为什么说愤青是一群不明真相的人?因为愤青从小到大都在苦读"两耳不闻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为的是考学而"填鸭"。这个比喻不仅是形象的,也是真实的,就好比养鸭专业户为了尽快获利而拿专门的饲料填鸭一样。

看起来,很多愤青接受了高等教育,但细想起来,其实是接受了"高等工具教育"。尽管他们接受了高等教育,却未必比我们楼下卖煎饼的老太太更明白事理。

一群被填了鸭的愤青,加之"未经风雨,未见世面",对社会一知半解,对政治一知半解,对外在的世界一知半解,甚至对自己也一知半解,很容易不明真相。

愤青需要接受社会的再教育,在社会里多碰一些壁,加快成长的步伐。当有一天,他因为自己的事情投诉无路,上访无门,求救无助,喊天无应时,或许就会变成明白真相的人。当然,也有一些愤中、愤老,别看年纪一大把,仍然处在一知半解的状态。更为可悲的是,即便是受到了社会的再教育,也仍然没有活明白,这样的愤青只能让人无奈地摇头,感觉他们中毒已经深到骨髓,完全无可救药。

如果作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来议论不明真相,可以这样说:一头猪被关在猪圈里,这个猪圈我们假定为一种"政策"。在猪圈的限制作用下,它自然不懂得外面的世界多精彩,它看到的世界也就是从猪圈的缝隙里看到的那个世界。久而久之,它反倒觉得猪圈是一个好地方,有人要把他拉出去到外看看,它会吼出撕心裂肺的声音,坚决不愿意出圈。

因此,当愤青抵制某某洋货时,经常不知道有权有势的人正在洋国公款旅游,花天酒地,狂扫某某洋货,皆因呆在猪圈里太久。

第六章愤青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关于愤青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在《愤青误国大大的》中有较为深入的分析,在此补充一些。

愤青有一腔热血,但一腔热血就像一把火一样,可以煮饭、取暖、炼钢、拒敌,但用得不好,也可以把大好的财富付之一炬。

鲜红沸腾的血,在燃烧之后,会变成死灰一堆,像炮灰一样冷寂可怖。

这就是我曾经说的,愤青是一把双刃剑,一旦失控,将是灾难性的,这已经是有历史事实证明的了。

所以讲,热血青年是最可贵的,也是最危险的。不是我不相信青年人,而是害怕青年人助纣为虐。

如何让这一把熊熊大火造福而不是造孽,每个人都有义务。包括我写这个教材,也是想尽一点"打捞"的义务。

第七章 愤青是一群变色龙

愤青是善变的,变得时常让人捉磨不透。

你说他们是一群脑子进水的人吧,他们在"奉指爱国"与"奉旨冷静"中表现出的见风转舵,搭爱国顺见车,比你精不少得多少倍。你说他们是群脑子有干货的人吧,他们又无知愚昧得近乎弱智。

愤青遇到软柿子,就拼命的捏,要捏出水来,恨不得让全世人都看到他捏软柿子。遇到强盗流氓,他们就乖乖地躲藏起来,一声不发。举个例子,法国人拍卖两个"水龙头",他们拍案而起,上窜下跳,俄国人炮轰中国商船,打了500发炮弹,他们全当没有听见。

愤青排外不遗余力,可要是某发达国家热情向中国愤青免费发放"绿卡"的话,恐怕愤青是不会拒绝的。

昨天,愤青还把一个国家当成"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今天就把对方当成了一堆臭狗屎。

所以,经常弄不懂愤青一下秒会变成"红色"还是"青色"。表里不一的分裂人格在愤青身上表现得尤为突出。

第八章一切愤青都是纸老虎

大清国闹义和团那阵子,大清国的愤青们都把自己吹嘘得神乎其神,说自己刀枪不入,让洋人的枪见了女人的月经就会哑掉。那架势真的很吓人,然而真的碰到洋枪洋炮时,都趴下了,连"神鞭"也不管用。

这样的例子无非说明愤青都是一些外表强大,内心懦弱的家伙。有一句名言好像也是这样说的,爱国主义是懦弱者或者无耻者最后的遮羞布。

愤青们看起来是很强大的,但骨子里很懦弱。平时,都说中国人是一盘散沙,也就在抢购打拆货的时候见到万人潮涌的壮观。平时哪能见到万人上街去潮涌呢,不怕被抓进局子里去?

不要紧,只要打着国爱的旗号就可以潮涌了,"爱国主义"大旗一扯,一批批跟风,人多势众,多壮胆啊,想骂谁就骂谁,想打谁就谁。愤青这点出息,总要为自己的行为贴上"爱国"的标签,才可以壮起胆子说话做事。

而别人跟他们稍有异议,就群起而攻之。往往不是就事论事,有理讲理,而是用"政治正确"、意识形态和道德优越来打压异议者。

倘若内心很强大,是不必在乎个别人站出来提出异议的,不至于一听到不同的声音就要跳将起来,骂将过去。神经脆弱如此,不是懦弱的表现,莫非还是强大的表现?

第九章 愤青跟五四青年不可同日而语

很多愤青都自认为自己是五四青年再世,我听到不禁哑然失笑。

表面上看,现在的愤青与五四青年有相似之处,其实全然不同。

当年的五四青年火烧赵家楼,现在的愤青在干什么?当年的五四青年高扬德先生和赛先生,现在的愤青在干什么?当年的五四青年走向街去外抗霸权,内争民主;外争国权,内惩国贼,现在的愤青外争了什么?又内争了什么?

如果说同样是爱国,五四青年显然懂得什么是真正的爱国――打倒手拿权柄的卖国贼。当年的热血青年,是自由主义者追求者,岂是现在这些像义和拳一样,甘做人家手里的棋子与炮灰的愤青可以比拟的。

五四青年也是激进而愤怒的,现在的愤青看起来也是激进而愤怒的,但激进是有深意的,力争走在世界文明的前面是激进的,力争逆世界文明潮流而行,看起来也是很"激进"的。另外,愤怒也有层次之分,通过文明的手段来争取自己的权利是在表达愤怒,像地痞流氓一样骂人打人也是在在表达愤怒,高下一看就知道了。

在我眼里,愤青跟五四青年最根本的分别在:五四青年是一切不愿做精神奴隶的青年人的集合,愤青是一切希望做稳了奴隶,或者争到做稳奴隶的青年人的集合。

第十章愤青标示中国文明的倒退

不少人跟我说起,简直无法想象最近二十年青年的思想竟退化到如此不堪的地步。其实也很好想象,这就像我在《愤青是怎样烧制出来的》所讲到的,是"教育的成功",或说"填鸭的成功"。

本来一样东西按照正常的规律,是要自由生长的,但是如果受到强制,就会影响生长,甚至扭曲着生长,久而久之,物种就会退化或变异。

愤青总是念念不忘一个东西,某某事是自己的家事,不能让人插手。可是,我还没有看到一个文明社会中,别人从来不干预自己家事的。如果一家的主人对妻子儿女使用暴力,外人就不能袖手旁观,法院还可以起诉他。因为他的行为既违反道德,也可能违反法律,虽然是他的"家事",但别人也要"多管闲事"。

愤青动不动就说别人在干涉内政,好像一但成为内政,就可以关起门来自己想怎么整就怎么整了。这就跟不许别人干涉自己的家事是一样的。一般的家事别人当然不能干涉,但家里都打死人了,别人也不能干涉吗,法院也不闻不问吗?

还举个例子,在文明社会里,如果你在家里不履行对子女的监护权,政府就有权剥夺你的监护权,这难道不是干涉内政?你在家里虐待老人,不尽赡养之义务,虽然是家事,外人也会千夫所指。

在这个世界上,谁不搞自由民主,谁践踏人权,谁就会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管你是家事国事。

从这个意义上讲,愤青要阻止别人来干涉"家事",就是逆文明而行,就是一种退步。他们抵制的不是"说三道四",而是世界的主流文明。

当然,就像上一章所言,从愤青存在本身来说,也例证着制度文明的倒退。

第十一章 不做愤青,也不做犬儒

有人讲,宁做愤青,不做犬儒,好象我跟愤青论争,我就要做犬儒,消极以待,萎缩的自己的正气与良知,错了。

现在问题是,这种"宁做……不做……",是用一种非此即彼的思维,将人陷入非此即彼的选择之中。难道就没有第三条路可走?事实上还可以有第三种选择的,我们只是被规定了两种选择,然后不得不二者居其一的选择。不做愤青就只有犬儒可选择?不然,我们既不做愤青,也不做犬儒。

愤青有凌角,却盲目冲动;犬儒多了世故,却不再冲动。

愤青是不会思考,犬儒是不再思考;愤青是不知善恶而乱善恶,犬儒是知善恶而不善恶。

愤青愤世嫉俗,犬儒玩世不恭,愤青与犬儒只有一步之遥。

愤青与犬儒是极权统治下的双包胎,却互相看不起对方,嘲笑对方,两者都无法伤及极权统治。

中国今日之现状,就是由愤青对不合理政治的狂热支持与犬儒对不合理政治的冷漠而维持的。

因此,我们既不做愤青,也不做犬儒。就我个人而言,要做一个"出世的入世者",像犬儒一样看透一切,又像愤青一样保持热血追求;像犬儒一样理性思考,又像愤青一样付诸行动,像犬儒一样对现实不满,又像愤青一样对未来充满信心。

第十二章 愤青是"团结的对象",不是"革命的对象"

经常地,我们会发现,愤青单纯得可爱,你不能说他们的本质是多么的坏,是多么邪恶的人,他们甚至是一群超可爱的人,有着乌托邦的梦想,他们的梦想泼不进一点点"脏水"。

愤青简单而高尚的信仰就是爱国,至于"国"是什么?他们没有深入或是没有办法深入去思考,因此,很多时候"国"经常辜负了他们简单而高尚的爱。

从深层去讲,愤青也是受害者,而且可悲的是,受害了也不知,视为"理所当然"。就像胡适所说:"因为愚味不明,故容易被人用几个抽象的名词骗去赴汤蹈火,牵去为牛为马,为鱼为肉。"正因为可爱,正因为是受害者,所以,愤青不是"革命的对象",而是"团结的对象"。

我自己也是从愤青走过来的,我知道自己是怎么样一步步变成愤青,也知道自己如何完成一次思想的蜕变。所以,我对愤青只有爱,没有恨,只有同情,没有敌对,只有关爱,没有抛弃。

但是,你觉得你是在团结和挽救他们时,他们正认为你这是在攻击和加害他们。纵然如此,也要想方设法去团结他们。

我从来不惮与愤青争论,也不怕被愤青臭骂,有争论比无争论好,被恶骂比寂静好,在争论与对骂之中,总还是要讲点道理,那么道理总有一天会讲明白。

愤青在成长,我也在成长,当我们都成长了,或许有一天,我们就"有共同语言"了,并非不会相逢一笑泯恩仇,成为"革命战友",成为灵魂上的知交。

第N章给愤青的醒世恒言

基于对愤青的同情与关爱,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则,在本教材最后一章,送给愤青们一些苦口的良药吧。

赶紧去"现代文明政治常识班"扫盲,把国家、政权、民族等基本的概念搞清楚。

爱国是爱这片土地和土地上的人民,不是爱这片土地的统治者,也不是爱一些空洞抽象的名词。

爱国要基于人性、真理、正义的基础,扶助弱者,批判权贵;接受文明,反对愚昧;有自豪心,更有羞耻感;要承认别人优点,正视自己的不足;有深厚的感情,更有清醒的理智;能接受别人批评,更敢于自我批评。

每个平凡的人都争取让自己"活得像个人样",就是最大的爱国。

"异议是最高形式的爱国",真诚良意的批评是一种爱国,自卖自夸地赞美是可怕的害国行径。

每个不幸的人都应该问一句,我的不幸除了自己的原因外,社会根源在哪里?

贪官(不管是被发现了的还是没有被发现的)是目前中国最大的卖国贼。

别把历史上所有的屈辱都背在你一个人身上,让你背你也背不动。责权对等,谁有权利谁就背责任,帝王最有权,帝王最有责。

忌盲听盲从,面对纷繁信息,不防想想,难道新闻不自由的国家的媒体比新闻自由的国家的媒体更可信?

多看别国的长处,多检点本国的缺点,不仅使人谦虚谨慎,而且能发现真相。

我们经常不需要对别国政府说不,我们经常需要对本国政府说不,现实似乎恰恰相反。

真正与世界接轨,就是与世界文明制度和主流价值观接轨,而不是厕所改称WC。

愤青的"双刃性",决定了愤青的"工具性",即便专制的国家和无耻的政客也敬愤青而远之,他们怕愤青把他们讲的那一套太当真了。

让愤青变成奋青的唯一办法,就是让他们明白真相,而一切真相从怀疑开始。

原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75aa3b0100d3je.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