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7日

林明理:怎样才爱国?

杨恒均是我非常喜欢并敬重的一个网络作家。由于他见多识广、眼光独到、思想深邃,读他的文章总能带来新的启发和享受。一看到有他的新文章,我总是第一时间拜读。老杨最近针对俄罗斯炮舰连发500发炮弹野蛮击沉中�商船这一悲惨事件所写的评论《五百炮弹,打翻商船,维护主权,击沉人�》,再一次被大陆众多网站转帖并热评,再一次引发国人对真正的国家主权利益、国家核心价值等问题的新的思考。文中的一个问题非常沉重而有意义,那就是:"一位朋友突然慎重其事地问我:老杨,你在什么情况下真会变成汉奸?我本能的反应是马上摇头,想说任何情况下都不会,但我头脑里嗡地一下之后,却说,在我的祖国强大到侵略他国,并对他国的平民实行烧杀奸淫的时候,我一定会当一名'汉奸',我会第一个反对我的国家。"

是啊,在这个时候"反对我的国家",到底应该是爱国呢,还是卖国"汉奸"?除了那些喝多了"狼奶"而浑身充斥"抵制""复仇"细胞,或脑筋被某一种教育"灌了粪"而不大好使,或发帖子是为了拿补贴的人之外,相信稍有理智的中�人都能轻松作出明确回答。但是,这个问题却不应该就此打住,顺着杨恒均的思路继续问,我们会发现答案越来越沉重,也越来越有意义,有价值。

问题一,一个国家虽然自己还没有"强大到侵略他国"的能力,固然也还没有去"侵略他国",但却或明白或暗中地支持他国的某一支势力,用暴力夺取政权,其后又支持他们对他们自己国民烧杀掠夺、残暴奸淫。这时,作为前一个国家的国民,到底是该支持还是反对自己的"国家"?如果支持,那到底是爱国还是
"害国"?如果反对,到底该算"爱国"还是"卖国"呢?

这样的例子可真有不少。举其中一个罢。一个无法回避的史实是,上个世纪70年代,东亚大地就发生过这样惨绝人寰的事情。某一小国的某一支势力,在周边一个要做"世界革命中心"的大国的鼓励支持之下,武装夺取政权之后对自己的国民展开了一场以"重构社会"为口号的烧杀抢掠,700多万人口被消灭了至少100万。――这是不是"输出革命""干涉内政"由专家学者去理论,不在本文讨论之列――可惜当时那大国的国民几乎没有一个人反对,或许根本就不知详情,当然也就更不具备反对的能力。现在,如能勇敢地回头直面那一段历史,那么,我们说,假如当时那大国的国民能做出选择,该如何做才是"爱国"?

问题二,一个国家虽然还没有"强大到侵略他国"的能力,自然也没有去"侵略他国"对他国平民烧杀奸淫,但是却纵容自己国内的某一部分人――当然一般是强势集团――肆意强征自己国民赖以活命的土地,强拆强毁国民赖以生存的房屋,随意抓捕要"讨说法"的自己国民,并把他(她)或他(她)那也要"讨说法"的亲人关进精神病院,包庇自己国内某些人肆意侮辱未成年的幼女同胞,放纵某一部分人肆意挥霍公共财产,鲸吞国家资财,放纵某一部分人对底层那些仅仅是为养家糊口而摆摆小摊的同胞抢砸殴打……这时,该"支持"还是"反对"自己的"国家"?如果支持,那到底是爱国还是"害国"?如果表示一下反对,那到底应该是"爱国"呢,还是"卖国"?

问题三,一个国家明明还没有"强大",甚至明明自己还危机重重、弊病丛生、百废待举,自己的国民还绝大多数连起码的医疗、就业、养老等等社会保障都还没有,却在莺歌燕舞、自我歌颂中自以为已经进入"盛世",为了图虚荣、撑面子,或干脆说为了某一部分人的虚荣和面子,置更重要的国计民生于不顾,不遗余力地对那些比自己富裕得多的国家大撒金钱、慷慨援助(不是"侵略"),时不时倾举国之力举办什么"世界盛会",甚至不知天高地厚要"拯救世界经济"。这时,该"支持"还是"反对"自己的"国家"?如果支持,那到底是爱国还是"害国"?如果表示一下反对,那到底应该是"爱国"还是"卖国"?

问题四,一个国家虽然远称不上"富强",却长年慷慨大方地支持那些视自己国民生命如草芥,自己国内民生凋敝却穷兵黩武,对饥寒交迫逃离家乡的贫困饥民残暴处置的国家。这时,又该"支持"还是"反对"自己的"国家"?如果支持,那到底是爱国还是"害国"?如果表示一下反对,那到底应该是"爱国"还是"卖国"?

……

最后应该还有一个问题:一个国家,是只允许国民支持、顺从而不许批评、反对才算强大呢,还是对国民的支持与反对都予以包容尊重才是强大,或者说才更容易变得强大?

在当前各种危机到来之时,在我们某些人竭力提倡"买房就是爱国"、"消费就是爱国"、"抵御西方思想侵蚀"也是"爱国"、"抵制敌对势力影响"也是"爱国"的重要时刻,讨论一下"爱国"这个概念的外延,应该有重要的意义。

我与老杨并不相熟,看那照片与介绍,老杨应该比我年长几岁,应该比我成熟,见识更是比我多而广。老杨,请您回答我的这些问题好吗?亲爱的网友们,你们能回答我的这么多问题吗?

当然,有网友可能要提出批评了,你在这里,是不是把"国家"应有的定义区别搞混了?你所说的这个"国家",应该是国家公权力的组织形式,应该称为"政府"或"政权"的吧,而那个土地、民族、文化意义上的"国家",应该是我们永远热爱、永远都不能当"汉奸"的。这话当然十分正确,英文中也就有
State和Nation之别,或许本应该这么分清楚的(老杨也没有区分呢,呵呵),但谁叫我们一直都有意无意把两者都混着称呼,以致大家都习惯这么叫了呢?

作者:林明理
原文:http://www.china-week.com/html/4809.ht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