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8日

刘文忠:从挪威看北欧社会主义

说起挪威,人们自然会想起强悍的"维京海盗"的故事。在西方,几乎每小男孩都曾经梦想过做一个驰骋在大海之上、寻找失落的宝藏、劫富济贫的海盗。这些家喻户晓的传奇故事像磁石一样牢牢地吸引着一代又一代的年青人(包括中国人),激励他们不断向未知的领域探索,激励着他们去创造自己的天地。年轻时代三哥就告诉我:所谓"社会主义"并非马列主义国家的专用名字,世界上有许多国家都称社会主义,而在西方学者眼中,一切追求马列主义的国家则被称为共产主义社会。改革开放后,不少从国外回来的朋友们告诉我,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其实在北欧。一股强烈的愿望促使我想去看看社会主义的真假,了解当代维京人的故事,2003
年,我去了挪威。

人间第一乐园

我们乘飞机到挪威的首都奥斯陆,它是上帝的山谷,三面环抱着群山丛林,使她既有海滨城市的旖旎风光,又有依托高山密林而形成的雄浑气势。奥斯陆有一千多年的历史,有非常多的、各种类别的博物馆,城市环境也非常好,并且有很多具有特色的城市雕塑。街道两旁仅有六七层高的别墅小楼,带有浓重的中世纪色彩和独具一格的北欧风光。城市面积的四分之三被森林覆盖着,人均绿化面积居欧洲各国首都之首。奥斯陆都市形象热情而且国际化,有很多饭馆,夜生活很丰富,不过它的自然环境和大自然的风景更是非常吸引人,有许多可以散步的林地、小湖泊,风景优美。

来接我们的地陪是位挪威籍姓郑的三十多岁香港移民。他在奥斯陆大学毕业后,巧遇大陆国门开放掀起一股考察欧洲旅游热,顺势做了将近十年的导游,几乎走遍欧盟所有国家。他给我们看全家福照片,一个漂亮的洋太太,还生了一对可爱的混血儿,现在他算是半个挪威人了。

郑先生告诉我们,他跑遍欧洲,感觉最美的地方就是挪威的松娜湾。挪威有"峡湾国家"之称,从北部的瓦伦格峡湾到南部的奥斯陆峡湾,一个接一个,这无穷尽的曲折峡湾和无数的冰河遗迹构成了壮丽的峡湾风光。世界上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地方的海岸线是如此的支离破碎,始作俑者就是峡湾,是冰川,是北海波涛的切割。挪威蜿蜒曲折的海岸线长达2.5万公里,在峡湾的入海口分布着15万个大大小小的岛屿,挪威峡湾的魅力在于鬼斧神工的地形,长200公里、深1300米,如此规模世界绝无仅有,故挪威也被称为"万岛之国".松娜湾是世界上最长、最深的峡湾。导游带我们乘坐的巴士行驶在横贯挪威南北的海湾盘山公路上,一边是秀丽的群山,一边是风景如画的海湾、湖泊,仿佛置身世外桃源。到达古德旺根的轮渡码头时,船刚走,下班船要等三小时,我们便在这新艺术派风格的美丽小镇上品尝着咖啡和西点,大家都陶醉于四周的风光中。接着,我们又在附近参观了弗络姆铁路,一路上被平缓的有着牧歌般风景的哈丹略湾所深深吸引。就像挪威人一样,峡湾中的动物也格外地悠闲自在。家畜中常见的是马、羊和牛,它们都各自占据着相当大的一片草地,吃草或晒太阳,或是更自由地在山间游荡。有趣的是它们都不喜群居,多的也就是三五�在一起。这里基本上每天都会下一、二场雨,不过,挪威的雨既不打雷也不刮风,雨过天晴后空气格外清新,森林也变得更绿。雨水充足加上冰河融化的雪水、泉水,使得峡湾中瀑布众多,随处可见,峭壁上飞瀑流泉或叮咚或轰鸣,汇成了动听的天籁交响乐。在我撑着拐杖游历的三十多国家中,松娜湾是最美最动人的风景之一。

在周末通往旅游地的公路上,一辆辆小汽车后面拖着一辆房车的景象比比皆是,房车的普及率远大于西欧和美国,这其中的原因估计与其极地气候有关,冬季不能出行。在峡湾中也时不时地可以发现一处房车营地,聚集着十几辆房车。导游告诉我们,营地是国营的,提供水、电,费用仅仅是象征性地收1元用于保洁。

挪威的八月是夏季,极圈里的极昼刚刚结束。松娜峡湾每天四点不到天就亮,晚上十点多天才黑。多亏酒店考虑周到,房间都配备了厚厚的不透光窗帘,才让我们这些既没倒过时差,又不适应极地光照时间的访客得以安睡。第二天在超市,我们发现这里的超市竟然是让顾客自己称菜,称完菜自己贴上价格、封口。真是不可思议!而且POS机是放在顾客这边的,都是由顾客自助,卡自始至终都在顾客手中,当然也就不会有审核签名之类的程序。

在奥斯陆购物街上我们看到有个签名活动,挂着一幅"签一名可以救很多被强制遣返难民的生命".听说这是为一些中东国家逃避在挪威的巴勒斯坦与伊拉克回教徒发起的慈善活动,我们发觉许多挪威人上去签字与捐钱。导游告诉我们:挪威人善良、有很高素质,其实这些死乞白赖的避难者对挪威来说是不安定的因素,这表现了挪威人的宽容和接纳不同文化宗教的善良爱心。这个以路德宗教为国教的国家居然成为其文化死敌回教徒的避难胜地,个个乐不思蜀,把挪威当作天堂。

一路上大家还碰到一件十分震动的事,一些很漂亮幽静标明私家的场所,大门敞开,任由平民和狗随便进出。听导游介绍才知道:挪威政府奉行私有产权制,但是为了贯彻其理性与平等精神,1957年颁布了《公众涉足权法》。该法律规定容许民众有权进入任何私人拥有而未经开垦的地方,民众进入后可以在该处采摘野果,休息扎营。政府为了防止有人兼并农地,坐拥闲田,空置农地,为平衡私有产权、平等精神与社会公德之间的关系,规定每个国民不论贫富均可漫游包括私人领地在内的乐土。

也许是上帝的眷顾,给了挪威人享之不尽的自然宝藏,她也因此成为世界上仅有的几个"没有赤字的政府"之一。鬼斧神工的黄金之路,动人心魄;银色雪道放飞自由,小憩在宁静的山间小镇,编织着挪威人的绚烂梦想。富裕、和祥、平等、理性,无处不体现在这个民族和人民的身上。
2005年,挪威等北欧国均被评为世界上最廉政国家之一,此外挪威还被联合国推荐为"人间第一乐土".

富国里的"穷国民"

在挪威旅游,团中一些喜欢喝酒的游客发现怪事:星期天在商店里买不到啤酒!为什么呢?因为在高纬度地区、冰天雪地里生活的人几乎都喜欢喝酒,半年以上的天昏地暗容易使人患抑郁症,容易酗酒。所以挪威政府规定,星期天及所有假期,全国的商店禁售包括啤酒在内的所有酒精类饮料;即使是平日,夜里也禁售酒精类饮料。导游告诉我们,挪威政府倾力打击烟酒消费,法律禁止民众当街喝酒,违者重罚;政府不但严格限制喝酒,还对酒精类饮品课以重税。政府还斥巨资从瑞典引进昂贵的酒精锁,它装置在司机方向盘下方的仪器中,能测试出司机座位区域的空气中酒精含量,"酒精锁"内特置电子装备可阻止汽车发动机起动,如司机喝酒过量,会自动停车。政府除了严格控制酒精之外,为了减少烟草对民众健康的危害,对烟草也征收高得惊人的税款。政府对民众健康的关爱由此可见一斑。

一路上郑导向我们介绍:挪威是世界上的富国,人均年收入接近4万美元,富裕程度在世界上名列前茅;它还是世界上有名的福利国家,几乎与人们"生老病死"
有关的一切费用,政府都"承包"了。比如生孩子,政府发放1万多克朗补贴;抚养孩子,政府按月发放牛奶费1000多克朗,直到孩子长到18岁成年为止。其它还有退休金、养老金、失业金、保险金等名目繁多的各种社会福利,公民住院的医疗费乃至住院期间的伙食费,政府也都包下来。这样对公民照顾得"无微不至"
的政府,在全球恐怕并不多见,而挪威人就是这么有"福气".但是,在这样一个富得"流油"的国家一样存在贫穷。挪威所谓的"穷人",每月从政府领到的最低生活救济金是5000多克郎,相当于600多美元,这比许多发展中国家的人均收入还要高。不过,在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中,挪威国民的私人经济情况是最差的。挪威人均占有的财产只有日本二十分之一,如果将挪威人所欠的外债扣除,几乎所有的挪威人都是"一无所有"的"穷光蛋
".从一定意义上说,挪威人是世界上最典型的生活在富国里的"穷国民".我们中国人通常以银行存款和私人拥有财产规模作为衡量富裕的尺度,而挪威人更注重消费能力和生活质量。在挪威人看来,人生短暂,不管对穷人来说还是对富人来讲,时间都是一样的。然而有人天天在为生活拼命奔波,有人消遥自在地享受生活,穷人和富人的最大差别就表现在这里。挪威人享受的假期很多:复活节、感恩节、国庆节、劳动节、圣诞节、元旦等等,且休假时工资照拿不误。不仅如此,挪威妇女生孩子,男女都享受产假,女士42周,男士4周,工资分文不少。挪威法律规定,不管什么原因,公民在一年中可以分4次请假12天,请假期间工资照发;如果家有孩子,夫妻还可各自享受10天的自由"旷工"待遇,多一个孩子多10天待遇,依此类推。

挪威人喜欢红色,常常见到男女老幼穿着红衣红裤走在街上,山间绿树掩映的别墅也多被漆成红顶。据说这是为了避免在冬季极夜的时候颜色太单调而有意为之。通常,挪威人都有两处房产,一处在城里(工作时间居住),一处在森林中(度假别墅)。挪威人的生活是相当舒适的,人口不多,作为高收入、高消费、高福利的国家,多数人是均富的,挪威人均寿命达76岁,居世界第三。政府鼓励公民超前消费,用消费刺激生产,促进经济发展,诸多优惠政策向消费者倾斜。假如你从银行贷款买别墅洋房、游艇汽车、高档电器等消费品,而你在银行的账户上没有或只有很少的存款,你上缴政府的收入所得税就可以相应减少。反之,如果你省吃俭用,你账户里的存款越多,政府抽你的税就越多。"钱多税高",不然,福利社会的"福利"从何而来?政府不是"慈善家",除了"杀富济贫"多抽税以外,没有其它"聚敛钱财"的好办法。尽管挪威人的假期"多如牛毛",国家的经济状况也有起伏,但每年仍固定加薪两次,这几乎成了挪威社会的惯例。

不用说,挪威人的生活质量在全世界所有国家比较起来,他们是排在第一位的。挪威社会法制程度较高,人民遵纪守法意识较强。政府曾被国际上评为最廉洁政府之一。人们习惯照章办事,有问题公事公办,走后门、行贿则可能帮倒忙、引来麻烦。导游告诉我们挪威政府还出台了一项独特的措施:每一个挪威人的收入、财产和税纳等资料都公布在互联网上,检索即得,任由公众查阅。挪威人一般对于公开私有财产并不觉有什么不妥,所以也不会刻意去掩饰。真不能想象,这将多大程度地消除腐败和两极分化啊?

社会民主主义

今天的挪威能有如此大的成功,除了与它的人民勤劳、智慧有关外,这与它采用了社会民主主义有着紧密的联系。如今,有许多人因为共产主义实验在全世界的失败而斥责社会主义,热烈地吹捧欧美自由主义。殊不知社会主义的原意就是要建立一个所有人都能生活在其中的、享有自由、民主和平等权利的社会。追溯历史我们可以发现,许多今天的欧美等发达国家的福利措施无不是从早期空想社会主义的实验家们那里找到了灵感。例如,对工人及雇员进行免费的职业培训就是从欧文开始的。其实,社会主义是对资本主义社会重新划分新的阶级的重要否定,它要将民主、权利的理念推广到社会的每个角落,而不是少数有钱人才可享用的奢侈品。所以,需要社会各阶级的互助、合作、交流,并逐步实现全体国民权利的平等、机会的自由和生活的民主。陈独秀在晚年就曾这样写道:"民主与社会主义是相辅相成的,抛弃民主就是糟蹋社会主义。"至于马列的共产革命理论,则是对社会主义原意的歪曲和否定,是要使一部分人再次去对另一部分进行专制。其实质只能是使领袖独裁,使政党官僚化。

现在北欧的做法被公认称为社会民主主义,其大大有别于马列的做法。半个世纪来,巨变后的西方共产党有如下鲜明特征:群众性、开放性、民主性、独立自主性。马克思的左倾社会主义曾在世界风行一时,经过半个世纪实践,最老最大的社会主义阵营东欧在八十年代未倒塌瓦解,现在世界上仅剩四个社会主义制度国家,中国在八十年代经过十年文革的惨痛教训,开始从死胡同里转航,首先醒悟变革,推行改革开放政策,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同时,我们看到,发达的资本主义并没有出现马克思预言的"世界末日"图景。它们的工人待遇非常好,而且随着经济的发展,劳动分工越来越精细化,工人的数量也越来越少。因此,根本无从谈起什么"工人阶级是资本家的掘墓人".我们说:社会主义首先是一种价值,而不是它的结构,如果社会主义抛弃了"自由、平等、博爱",就没有价值。另一方面,二十世纪人类政治大实验的结果是,以亿万人的生命代价告诉世界:没有民主,任何乌托邦的理想都只可能是杀人的蓝图;通过革命的手段是无法实现社会结构的质变、进步,反而极有可能导致社会结构的退化、野蛮化。而最重要的是,我认为民主是一种生活方式,是无法从外面强加给一个社会和人民的,它必须由这个国家的人民在自己的实际生活中,渐渐地学习、体会、理解和把握。只有这样,才会有一个民主的社会;只有一个民主的社会,才会造就一个真正民治、民有、民享的政府。

在社会民主主义的经济纲领中很重要的一点是,不取消市场经济、不取消私有制。相反,它大力保护人们的私有产权,并认为这种权利是公民得到各项民主权利的有利的制度保障。同时,它对生产中的所有制问题也采取了英美等国的立场。因为市场经济本身虽有无情的一面,但它同时也是广大民众经济自由的工具。在社会民主主义看来,关键不在于生产资料所有制,而是生产结束后的利润如何分配,才是决定经济是否民主、工人能否得到他们应得的那份收入的真正关键所在。无论生产资料是个人的、集体的、还是国家的,只要最后广大的劳动者本人能得到利益就可以了。至于那些大搞生产资料国有化的国家,它们的经验恰恰证明,最终也只是将经济发展的好处留给特权阶层与既得益者享用而已。市场经济作为人类迄今为止最先进的生产模式,不应该被轻易地抛弃,而是应该充分利用。

事实还启示我们:民主、平等与生产所有制无关,而是与是否有监督体制有关。在许多欧洲国家,人们常常通过组建独立工会、征收高额税收及职业培训等来解决劳资问题、来保障雇员的权利;而资本家也有自己的协会。这样,在遇到冲突时,人们常常会选择谈判、妥协等方式来达成双方利益的调节,使多方利益都能得到兼顾,社会经济呈现良性循环。通过相互的监督,谁也不能想怎样就怎样,各方面的利益才可能得到真正的尊重。在一个民主成熟的国家,人们会自觉的通过谈判、妥协等非暴力的方式来解决生活中许多不可避免的冲突;而那些专制的、官僚制严重的社会,人们更倾向于自己利益的最大化,并通过行政命令无视事实真相的方式来强行解决各种问题。这样矛盾越来越深,人们也越来越自私。大家都看不到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我们是在同一个社会里生活的,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于是,恶性循环,社会生活等级化,权利得不到保障,经济生活充满不公,整个经济的大循环也面临着崩溃的危险。诚如中国共产党创始人陈独秀所说:"政治上的民主主义和经济上的社会主义,是相成而非相反的东西。民主主义并非和资本主义及资产阶级是不可分离的。"相互独立的监督体系才是真正的关节点!

在有着长期专制历史的国家,社会民主主义更是有着积极的意义。它使国家有一个强健的中央的同时,也逐步使社会各个领域实践着民主制度,稳步建立起各项监督体制。既可以避免因直接采用自由主义而造成的必然混乱,也使社会的广大弱势群体者的经济利益能得到应有的制度保护。它使社会的贫富差距逐渐减小,使人们不再相互敌视,使整个社会经济的大厦能正常的运转,使环境的破坏能得到体制的遏制和生态的改进。社会民主主义犹如今天的儒家思想,它让千百年来大圣贤德的理想真正找到一个可操作的平台,它是民意、德行、化育天地的合一,它是现代的儒家,更是我们未来前进的方向!

游历了挪威,我一直在想:几十年前,这些也是山国、岛国、林国、农国、牧国、渔国,属于贫穷落后的区域,现在走西方的道路,也不完全走西方的道路,他们还采用马克思的经典药方,实行高额累进税制和社会失业保障制,实行社会财富的再分配,消灭了贫穷与暴富。社会很稳定,刑事案件也很少。尽管福利国家也有福利国家的问题,许多人失去了上进性和竞争力,社会的福利包袱愈来愈重,但挪威等北欧国家仍在健康地往前发展。与他们相比,我们真应该深刻反思:是自由主义,还是社会主义,或者是共产主义,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一个社会的各个角落应该都建立起相互监督的体制。有了这种真正相互独立的、相互监督的体制,社会的民主化自然就会建立起来,人们也更愿意通过谈判来解决问题,整个社会才有可能走上良性发展的道路。

作者:刘文忠
原文: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51a58e1fc98d3a96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