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8日

祭园守园人:何为不朽?――从奥巴马庆典到遇罗克祭日

今天:2009年3月5日――人权中国的前驱与雄杰遇罗克就义的39周年。

同为今天,也是暴君斯大林死去的56周年,还是中国的斯大林在《人民日报》上号召学习雷锋的的46周年。年年遇罗克祭日,纪念日碰撞着的这另两位我从绝口不提。今天之相提,既为人权意义上必要的并论,更因为并非今日――自奥巴马就职庆典开始的那一天起,我就一直在比照与联想中纪念着"我们时代的遇罗克"了――

"何为不朽?不朽在于引起后人的共鸣。"

这是狱中遇罗克对难友的人生感言;也是他作为人权中国先驱至死不渝的信念;更应该说,这是浩劫中国伟大的草根思想家,在生命终点上对"后人"从容而深切的瞩望!

而在我看来,这又正是奥巴马选择林肯纪念堂开始他的就职庆典极英明之所在。奥巴马仅仅是对先贤感恩吗?听听他的的庆典致辞:"在我的身后,坐着一位曾尽全力让这一天成为可能的伟人,正看着自己挽救过的联盟。"从林肯的《释奴宣言》,到奥巴马成为美国第一个非洲裔总统,整整
146年。历"三个世纪",奥巴马不仅在感恩着他平步青云的"天梯",更在数十万人的簇拥中回应着、共鸣着林肯伟大的美国梦。终于,在马丁路德.金曾诉说着同一个美国梦的国会山,一个非洲裔把手放在了林肯宣誓就职时触摸过的圣经上。那一刻,奥巴马连同他虔诚而激情的共鸣,就不仅代表整个美利坚了,也属于肯尼亚、全非洲的乃至整个文明世界。林肯何为不朽?原来就不朽在146年后终于成真的伟大的美国梦中!不朽在他唤醒了划时代的全人类共鸣!

我不知身在美国的遇罗文,那天是否躬临奥巴马庆典现场?遇罗克在天有灵,遥遥中一定会西顾东盼中感慨万端,对他献身的人权祖国后人的共鸣信心倍增!

梦邦的共鸣不又呼唤着全人类之梦?于是,我就在那一刻湿漉漉地想着遇罗克了――东方伟大而不朽的寻梦者!正是遇罗克,在血统论最嚣狂的岁月里共鸣着世界又召唤着东方之梦。其人权践履的孤独、智睿、执着与高亢,为劫世当时所仅见,乃是我们时代最美丽的精神风景线。其实,不朽之于某些不朽者,又何待"后人"?难道林肯不是当任挽救着他的联盟?难道在1966.中国千百万"黑五类"的眼里,遇罗克的《出身论》不被视为东方的《释奴宣言》?

国会山沸腾的正午――东方追梦的子夜,我写着《触摸同一本圣经:从林肯到奥巴马》。写着林昭十四万言书中那个泥淖中救猪的林肯,想着的是东方嗜血的暴君;写着血色年华,理想主义的中世纪信徒恍然在目;当写到奥巴马前天在林肯纪念堂前深情的凝视:"在我们的正前方,一池水仍折射出马丁.路德.金的梦想,折射出为让子孙能以人品获评判而浴血前行的民族荣光",遇罗克,他的《出身论》与他的梦,就融和着奥巴马的风采全都浸润在我湿漉漉心情之中了。就是那一刻,我豁然悟出今年的三.五遇罗克祭文最具人权意义的"碰撞"视角:是啊,不碰撞暴君与圣徒,伟大的中国梦就永远只能是梦。

终于是今天,终于是此刻,我直面着纪念日同在三月五日的遇罗克、斯大林、雷锋,连同他们的"不朽"――

对于前苏联与人权世界,斯大林是作为暴君与公敌而"不朽"的,尽管这位巨人也有引领人民战胜希特勒法西斯的另一种不朽。一个造奴,一个释奴,这就是斯大林与林肯及他们所象征的不同体制的区别。以神圣宏大虚幻遥远的理想的名义,剥夺一切个体的自由和生命的尊严、价值乃至存在,视人之为人的一切求索为异端而恣肆铁血,这就是君临苏俄33年的斯大林之暴,也是他的东方后来居上同盟者的"不朽"。苏俄大地、古格拉群岛的累累白骨,纪念光盘中、大量分散各处的小型纪念碑上的一百三十四万个死难者名录,就是后人仍在不断延续着的永恒的"共鸣"。三.五暴君之死,自然是人民的节日,它灿然在"解冻"的初春,更在万千古格拉幸存者的心灵与脸庞。今天,第比利斯斯大林故乡的纪念馆,移葬在克里姆林宫围墙脚下的斯大林墓前,也许都会有新鲜的花束吧:亲人的献祭?大斯拉夫民族主义者的寄托?却可以肯定:绝对与千百万苏俄人权受难者无关。

今天,主流中国会以何种形式纪念雷锋呢?他之"不朽",似乎更其必然吧:妈妈不可能忘记她最虔诚的儿子,党机器需要
"螺丝钉",宗教裁判所永远尊奉红衣教主,也永远宣扬圣徒的精神样榜,乃是因为暴君、圣徒既为体制的孪生,又维系着体制的命脉。所以雷锋们拥有党、国家,集体、民族、信仰、事业所需要的一切"美德",却自锢思想,无谓人格,摒绝自我,放弃作为人的权利而甘守鹰犬义务,无尽撕咬任何鲜活、独立、尊严、思想着的"自我"。想想吧,纯洁虔诚的雷锋如果活在1970.3.5的工人体育馆,怎能不是"坚决镇压遇罗克"山呼海啸的引领者?那吞噬忧民忧国者尊严生命的嚣狂声浪,与北京人曾祖父的曾祖父在袁崇焕押往菜市口的途中所叫嚣的,何其相似!这就不难理解张春桥姚文元命名他们御用的写作班子,为什么不称"罗思鼎
"(螺丝钉)、就叫"丁学雷"了。

遇罗克的价值就在于:他是我们时代的大悲悯、大异端,是直面极权体制、大剥夺浩劫的大维权者。在中国,在文革,他行动着的、充满献身精神的人权求索极具开拓性的意义。"乾坤特重我头轻",拼却一己为数千上亿万东方贱民呐喊权利者,怎么不是精神奴隶的辩护士?怎么不是我们时代真正的英雄?批《海瑞罢官》时我就惊佩他和首席大御内姚文元对着干了――四十年后,苹果今日美术馆历史众生相展上,遇罗克又与姚文元相撞:这是否布展者的深心呢?――那是胆气,那是智睿,更是凸照出一切御用文痞、经院鸿儒的苍白侏儒的思想造境!尤其那洋洋数万言、流播全中国的一百六十万份《出身论》,凛然把"平等"无限大写在
960万平方公里的红色恐怖中,磅礴着血统中国最可贵、最纯然的草根气息与权利呼号,抚慰过多少东方黑奴屈辱的心灵!甚至可以、也应该说,就巨大而即时的人性关怀与精神感召而言,《出身论》是人权执着更早、穿透更深的《林昭致人民日报编辑部的信》也难以相比的。人权斗士的遇罗克!人性思想的遇罗克!处江湖之远忧民忧国、以中国之大唯行唯思的遇罗克!他的不朽之于暴君、圣徒,何啻霄壤云泥?!

在红衣主教仍然端坐、纪念雷锋仍是主流的中国,北大未名湖畔,博雅塔下,会有李大钊、斯诺乃至德、赛先生的现代派形象点缀,甚至还有塞万提斯的立雕……但是,人权导师胡适的雕像却是断不可能回归的,就更难容人权巾帼林昭的片影丝踪了。

确实可悲:茫茫中国,谁是那尊值得"奥巴马"庆典时回首感念的先贤坐雕?权势中国,你能容 "马丁路德.金"在
"国会山"上诉说东方之梦吗?146年前林肯颁布《释奴宣言》,依傍着至高的权力、至迫的形势与至仁的基督;遇罗克发表他的《出身论》呢?唯凭一腔悲悯、一身沸血、一张红卫兵小报而已。暴君,圣徒……甚至胡适之属仅有的精神资源与人权谱系,也因早被时代割弃、隔绝而依稀难觅,更禁绝哪怕片言只语的公开借鉴与表述,人权思想家们更绝无互相依傍的可能。这种亘古罕见的禁锢窒息之中,巍峨着人权前驱者们怎样的精神人格啊……

那么,记住"我们时代的遇罗克"吧,草根中国!记住林昭、遇罗克的大爱、大勇、大绝切、大悲悯、大孤独的人权开拓!记住,有了她、他与他们,人权中国才有资格说:最黑暗的时候,我们依然勇敢地、美丽地梦着。而最要记住的是:权利、尊严,人人与生俱来;正义、自由,唯靠自己求索…….

精神奴隶的辩护士遇罗克��我们的前驱者啊,细品你的"不朽在于引起后人的共鸣",我深知,你在意的不是头颅,不是生命,甚至也不是你自身的朽与不朽,你只在意"引起后人的共鸣"――共鸣�一个没有暴君没有奴才也没有奴隶的、自由、人道、尊严的人权中国!

感此,我特地选择大洋彼岸,三届美国总统同时出现在马丁路德.金遗孀的追思会上的那一天,为你的《乾坤之魂--遇罗克》网墓撰写了墓志铭。而从奥巴马就职庆典,到这个你与暴君、圣徒碰撞着的祭日,我的所思所想只不过在解读你作为人权斗士伟大的透彻罢了――

"何为不朽?"

2009-3-5于北京 本文3月5日首发于《自由圣火》,之后转载各网站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