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8日

茅于轼:中国真有这么多的危机吗?

中国人好像是生活在危机之中,不断有各方面的专家向我们提出警告,某某危机即将降临,或者迫在眉睫,或者或迟或早总要发生。据我的记忆,造成巨大声势的危机警告是20世纪90年代中那位美国人,赖斯特・布朗发出的。他认真地提出一个问题:谁来养活中国?据他的测算,再过二三十年,中国的粮食供应将严重地依赖国际市场,而国际市场又不可能提供足够的粮食,所以危机在所难免。世界的粮食价格将飞涨,一切进口粮食的国家将深受其害。

以后我们又听到各种各样的危机警告。土地专家警告说,中国大量丧失耕地,每年将近一千万亩。中国本来就是一个土地稀缺的国家,如此下去我们将无立锥之地。又有水利专家警告我们,中国正面临着水危机。人均水资源本来就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现在由于气候变暖,许多地方越来越干旱。再加江河的大规模污染,可用的水更为缺乏。中国的大城市中有一多半都缺水,有些缺得非常严重。北京因为缺水,作为首都或迟或早必须迁移。最近更有能源危机的警告。中国不断增加石油进口,现在的依赖度已经超过40%。一旦国外供应停止,不出一个礼拜,有将近一半的汽车和飞机将因为没有燃料而开不动。

这些危机警告都不是普通人提出来的,都是有专门知识的专家提出来的。他们的分析有数据,有计算,有分析,有比较,言之诤诤。不要说外行人没有反驳的能力,内行专家也纷纷响应。普通老百姓没有那么高瞻远瞩,糊里糊涂过日子。天塌下来有领导顶着,谁也不去操那份心。可是中央领导可不能糊里糊涂过日子,得弄个明白,并且采取预防措施。不过这么多的危机确实够领导们操心的。本文将帮助大家分析哪些危机是虚拟的,哪些需要认真对待。

粮食危机根本不存在

最能够使人宽心的是关于粮食危机的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于1949年,第二年战事基本平息,中央领导和学术界开始思考长远问题。当时最紧迫的问题就是粮食问题。那时候的人口是5.3亿,估计大约有四分之一的人吃不饱肚子。那时候最让人们担心的就是如何喂饱这5亿多人口。如果有人说我们将来要喂饱13亿人口,而且吃得更饱、更好,不但要吃粮食,还要吃水果、吃肉、吃海鲜。人们一定以为你是白日说梦话。可是半个世纪以后,还是这块土地(其实耕地还减少了几亿亩),还是中国人,既然彻底解决了粮食问题,现在相当一部分人不是愁没有粮食吃,而是吃得太多,需要减肥了。而且中国从1999到2003连续五年因为粮食吃不完,放在仓库里要变陈化粮(已经变了不少),不得不赔钱出口。为什么要赔钱?因为世界市场上粮食也是太多,价钱比国内还低。全世界根本不存在什么粮食危机。

这样的事实未见得就能够说服人。坚持认为有粮食危机的人还会说,世界上还有许多人在挨饿,难道这不是事实吗?的确,营养不良,挨饿,这都是事实。但是原因根本不是粮食生产不出来,而是他们没有钱,或者虽然有钱但是拿钱买不着粮,和我们三年灾荒时一样,不是没有钱,而是没有粮食市场,有钱也白搭。没有了市场不但没有粮食,电力、通讯、医药等等,一切供应都可能中断。到那时候人们才领会到市场的重要性。主张搞计划经济的同志就是因为不懂得市场的重要性,没有搞清楚三年灾荒的真正原因是没有市场,不是没有粮食。

如果有市场,全世界一点也不缺粮,买一点进来,或者少出口一点(饿死人的头一年,也就是1959年,我国出口了足够两千多万人吃一年的粮食),就不会饿死那么多人。至今国家从来没有公布过那时候国库里的储粮数字,如果粮库按照商业原则运作,粮库老板会借此机会抬高粮价,发一笔大财,饿死的人也会少得多了。如果粮库老板人数很多,彼此竞争,粮价也高不到哪儿去。的确,是市场救了人类,给了人类以发展的机会。可是它有一个重大的缺点,就是对穷人极不公道。市场上样样都要钱,而穷人就是没有钱,搞得他们寸步难行。但是我们还是不能没有市场,否则的话穷人富人一块儿完蛋。我们只能想办法扶贫,克服市场的缺点。这就是世界银行和联合国这几年的核心任务。

粮食是人们特别关心的问题,因为人类历史上确实长时期因为缺粮而挨饿,人口增长非常缓慢,人的寿命很短,都因为吃不饱。但是近一百多年情况逐渐起了根本性的变化。因为粮食太多卖不出去,而石油却供不应求,价格上升,所以有大片农田准备或已经改种油料作物,生产生物柴油,或者将粮食转换为燃料酒精。不过大部分人的想法还没有习惯新情况,还是老眼光。前面提到的布朗先生就是其中之一。中国人由于上了他的当,不适当地增加粮食生产,造成供过于求。先是过分的化肥、劳动、土地的投入,以后又不得不赔钱出口,几年来损失至少上千亿元。

不要害怕耕地的减少

搞清了粮食问题的性质,就对耕地问题有了新看法。因为粮食并不缺,所以耕地也不缺。保护耕地的说法要说也不错,但是是片面的。为什么只保护耕地而不保护其他用地?据说是因为耕地紧张。可是要知道我国的其他用地更紧张。我国是一个土地十分稀缺的国家,即使把西藏新疆等人烟稀少的地方都包括进来,我国每平方公里是135人,而世界平均是48人,大体上只有我国的三分之一。如果把西藏新疆等地排除,我国每平方公里的人口密度是世界平均的五倍左右。而每亩耕地的负担人口数只有三倍(我们常说,我国用世界7%的耕地养活了世界22%的人口)。这证明我国一般用地比耕地更为稀缺,只保护耕地而不保护其他用地是十分片面的口号。

如果顺利的话,在未来的五十年里,中国也许可以完成人口的工业化过程,将现有的60%多农民中的绝大部分转变成为城市人口,把农民降低到人口总数的5%左右。这也就是一个长远的城镇化。在此过程中,城镇人口要增加两倍多,从现有的4亿多增加到13亿。无疑城市用地也会相应增加,而现有的保护耕地政策显然与城镇化相矛盾。究竟是保护耕地要紧还是城镇化要紧?肯定是城镇化更重要。因为粮食已经不是问题,完全没有必要死守住耕地面积。

顺便说一句,由于对耕地的过度保护,耽误了我国城镇化的发展。房价飞涨,也与此有关。损失有多大还没有人计算过。我估计也不少于几千亿元。

水危机和能源危机

下面说说水危机和能源危机,它们的性质是一样的。它们都是稀缺资源,但凡是有用而必须花钱买的东西都是稀缺的。只不过有的更稀缺一些,有的不那么厉害。稀缺的程度用价格来定量地表示。水和石油稀缺的程度在上升,价格在上涨。这用不着着急。如果稀缺而不涨价这才要着急。我们的问题正在于此。既稀缺又不想让它涨价。结果肯定是供不应求,市场上买不着,当然出现危机。如果让它自由涨价,就会有替代办法出现。比如用风能发电,用电作动力开汽车。这样就可以节省一大块石油。现在之所以没有这样做,就是因为石油价格还不够高,替代不合算。事实上替代的办法多不胜数,我们可以用酒精开汽车,也可以种菜子油转变成柴油来开汽车。用注入高压高温蒸气的办法提高油田的采收率(现在的采收率一般只有35%
左右),还有注入二氧化碳、注入氮气等等办法。总之有几千种办法解决石油不足的问题。只要石油价格涨得够高,这些办法都能够起作用。

所谓节约实际上也是替代。通过保温节约能源,其实就是用更好更多的保温材料替代能源。减轻汽车重量以节能,就是用强度更高、重量更轻的材料替代能源。至于节水办法就更多了。以色列水比我们更少,但是他们竟然还能够出口农产品,因为他们找到了更有效的替代方法。经济学就是研究替代的学问,它不同于物理化学。化学中说两个氢原子和一个氧原子结合成一个水分子。这个比例丝毫也不能改变。但是在经济学里不存在任何固定比例。炼一吨钢要用多少电,不一定,可高可低,就看价格。人们总是用低价格的东西替代高价格的东西。

没有替代就没有经济学

没有替代就没有经济学,有了替代永远不会发生危机。

那么是不是所有的危机统统都是子虚乌有,都能够通过替代解决问题呢?并不是。首先因为天灾人祸,石油短时间的供应中断是很可能的。国际能源协会要求各国储备90天石油进口量,以防万一。我国只知道修粮库而不懂得修油库更重要。现在明白过来了,正在开始修建。但是真正能够用得上,还得两三年以后。更现实的危机是金融危机。现在看来已经很难避免,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现在最需要研究的是金融危机发生之后用什么方法减轻损失,尽快恢复正常秩序。

既然粮食危机、土地危机、能源危机、水危机统统都不存在,为什么有那么多专家都说危机确实存在呢?原因有二:首先因为各方面的专家未必都懂经济学,真正懂得经济学的人不会被这些危机所吓唬住;其次这和本人的职业利益有关,粮食专家强调粮食有危机,自己可以得到重用。至少那位布朗先生确实是得到了最隆重的接待,确确实实风光了一阵子。

(编辑:陆思同)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