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7日

杨恒均: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在飞机上读到《环球时报》文绪先生的评论《中国需要更多的鹰派人物》,有点感想,简单说两句。

文绪文中提到,和美、日、印、等国家相比,中国没有鹰派人物,更缺乏鹰派声音,这一点我同意,而且,我还想加一句,中国体制内不但没有鹰派人物,其实也没有多少鸽派人物。中国体制里只有一个声音,就是和政府发言人一模一样的那个声音。

作者在说到中国没有鹰派人物的原因时说,中国出现鹰派人物往往遭到外界围攻,攻击这些鹰派言论不负责任,不利中国和平崛起的国际形象,容易引起中国不理性的民族主义情绪等等。

我认同作者说中国没有鹰派人物,但却对作者所说的没有鹰派人物的理由持不同的看法。

如果按照作者所说中国没有鹰派人物是因为来自外界的批评,来自中国民间和知识分子的指责的话,那太牵强了,因为中国的鸽派人物或者温和派其实要承受更大的压力和攻击。我们有些领导人甚至因为在访问美国时稍微表现一些温和态度,就遭到上下炮轰。更不用说一些对美国温和的人几乎被永久性的贴上"汉奸"和"美国走狗"的标签。

温和派既然能够顶住了这些攻击,怎么你强硬的鹰派反而被批评一下就退缩了,就"没有了",这还算"鹰派"吗?

所以说,中国有没有鹰派,有没有鸽派,和中国的舆论环境,专家学者的看法,以及民间的反应没有什么关系。

实际上,无论是美国还是日本,那里鹰派受到的攻击几乎从来没有停止过,例如作者文绪在文中举例的美国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可怜的老拉,我在美国见到的几乎所有国际问题专家说到他的,几乎都没有好言语,有些甚至比喻他是法西斯。

作者也提到日本的强硬派,可作者没有提去年日本最大的强硬派的下场。去年日本的防卫队的海军司令(大概相当这个职位)由于在征文中声称日本侵略中国是正义的,并且主张日本必须更加强硬以应对中国等,结果引起日本舆论哗然,最后竟然硬是被迫辞职。这可是人家堂堂一个大国的海军司令啊,只不过因为鹰派言论就这样下台了。这件事中国没有过多报道,不过在去年的918事件和南京大屠杀周年纪念时,中国民众也很理性,没有像前年那样冲现在的日本人发火,这也算是对理性的日本政府和民众的一点点安慰和回报吧。

那么,中国体制内为什么没有鹰派?或者我再加上一句:为什么没有鸽派?我想,这和我们的言论环境有关,和我们的外交无小事的规定有关,和我们国家要保持思想高度统一的指导原则有关。

大家知道,作为美国军人,也绝对是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可是,他们却在不泄密和不危害国家形象的情况下,拥有相对的言论自由。只要不是位置高到司令员,只要不是政府发言人,他们可以在表述国家政策的时候,也同样表达自己的观点,这两种观点有时是不一样的,所以就出现了鹰派和鸽派。

正因为美国这种做法,所以,我们发现一个问题,他们的官员和学者常常自由发表意见,有鹰派,更多鸽派,但我们并不受他们意见的影响,我们只看美国政府的态度。我们也知道,这些所谓鹰派和鸽派在执行任务时,却只有一个派:政府派。这样做的好处在哪里?就在于让世界上的人都知道,美国人其实有很多意见,也会有很多选择,但现在他们选择了目前的政策,你们看着办。

相比较而言,我们一个小小的官员,或者和政府决策机构八竿子打不到的一个狗屁专家教授,几乎根本没搞清国家的政策和决策过程的,在问起个人意见的时候,也动不动以解释政府政策为己任,满嘴官腔,弄得像外交部发言似的。那些人就算稍不小心露出的鹰派和鸽派言论,也最多是误会了上面的政策而出现的口误。那即使不受到上面批评,也会把他们自己吓得好几个星期睡不好觉。

这种高度统一口径的缺点很显然,让外界以为中国只有一种声音,在我们调整外交政策时也失去了灵活机动性。我曾经不止一次碰上美国人很紧张中国某位官员的意见,集中起来研究是不是中国政策有变,或者发生了高层内斗。我就告诉过他们,你们美国人就可以发表自己的个人意见,我们的一个小官员发表了点个人意见,你们就紧张了?他们的回答是,是啊,因为你们的政府官员从来没有个人意见的,(现在他的意见)肯定是政府授意的,我们得看看是不是你们要转向,或者你们高层发生了政治斗争。

真是让人哭笑不得。中国官员和那些体制内的学者当然都有自己的想法,有些和国家一样,有些不一样,但他们不能说出来。其实,如果表明是自己的个人观点,完全可以说出来,这不是坏事。一个国家的政策一致,并不是要让大家思想一致,所谓思想一致,是不切实际的,文明世界里已经没有人相信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政府能够让人思想统一。哪怕是自己的军官和士兵。那些标榜思想一致的,在真正付诸行动的时候,往往是最容易土崩瓦解的。所谓思想统一,不但骗不了人家,甚至也骗不了自己。

我认为,让各级官员和政府的一些学者说话,天不但塌不下来,而且我们会发现思想活跃,会给政府注入更大的活力,而且,让我们在国际上有更多的转环空间。

特别是对于没有达到一定层级的官员以及广大的所谓体制内的学者(中国好像没有几个不是体制内的学者吧?),他们的职责是执行达成的共识,并不是让他们在发表个人意见时也一定要以赞同的口气来描述每一个政策,那样其实是有害的。大家不妨想一下,我们建国60年的每一个政策都是正确无误的吗?怎么从来没有听到任何官员甚至体制内的学者发表任何一点个人的意见?如果他们发表了,并不影响国家政策的执行,但却可以让高层和民众了解到还有不同的声音存在。要知道,国家的政策之好坏,普通老百姓对这些政策的认识和体会根本不会超过制定和执行他们的官员们。官员们也最有发言权。

中国不但需要鹰派,也需要温和派,需要中间派,需要能够表达自己个人观点的环境。只要不影响对达成共识的政策和策略的执行,我们不应该强求大家保持高度的思想统一。

中国最需要达成的"高度共识"应该是我们每个人都可以表达不同意见和观点的共识。

杨恒均 2009/3/7 北京
原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00fbb0100d6r3.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