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7日

邓小平遗嘱

前辈按语:《遗嘱》一文,以前我看过,因涉事大而疑是假的未转发友人。年来未看到有辟驳,还有些不同文字的引用,难判真伪。文本身无敌对攻击内容,甚至带给人们以希望,姑发各位供一阅参考。如有确知其真伪的友人,请赐告。

邓小平遗嘱

(一九九二年六月白天的上午十点,景山后街邓家小院.)

人老了,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少了,我想趁我还清醒的时候给你们交代些事情。你们三人,只有瑞林跟我快四十年了,从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也熬成了六十多岁的老头了。而庆红和锦涛你们两位,今天算是第一次面谈。第一次面谈就给你们交心,是不是很冒失?是很冒失。其实,我这辈子就是冒失过来的。早年不到20岁,不懂法语、俄语,身无分文就冒失去闯法国、俄国;回国后,冒失地到冯玉祥军队去工作;后来又冒失地去广西搞百色起义,到苏区又冒失地被打成反党分子;解放战争时冒失地挺进大别山。八大以后,毛主席点我当总书记,我却多年不向毛主席汇报工作。文革和文革以后,那就更冒失了。那些事情你们都知道,我就不罗嗦了。我把你们找来,要向你们交代一些我认为应该交代的话。你们知道,年初我去了一趟南方,后来让郑必坚执笔弄出个"南方谈话要点"。很多人讲,这是邓老爷子的临终遗嘱,或者说最后的政治交代。这话不确切。我今后是不会再说什么太多的话了,但真正的政治遗嘱是不会像这样弄得满城风雨的,真正核心的政治交待怎么能大张旗鼓地宣扬。今天我倒想小范围地真正讲一下我的政治遗嘱,或者说真正的政治交代。

首先,我对我们国家的政体现状并不满意。我是这个政体的创建者之-,这十几年也算这个政体的守护者、责任者,但我也是这个政体的受害者。每当我看到朴方残废的身体,我就在想,我们政体的名字叫中华人民共和国,但共和国最本质最核心的东西是什么呢?应该是民主和法制。我们所缺的恰恰是民主和法制!为改变现状,这些年我做了一些工作,这个问题并未解决。十几年后,你们当政时也未必能解决。其实,解决的办法是存在的,这就是向美国宪政学习。美国成为超一流强国靠的就是这个东西。中国要成为一流国家,也得靠这个东西。向美国学习,应该理直气壮,比别人差嘛,就应该承认自己的不足。当然,这里面有很多技巧,不要急。但你们有责任去努力、去学习、去实践,这是历史的责任。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把中华人民共和国真正建成一个权力来源于人民、法制公平的宪政国家。这也是孙中山的梦想。只有这样,才能说长治久安。

第二,台湾问题。香港问题解决之后,中国最大的统一问题就是
T_W问题*T_W问题之所在一是现在政体上差距太大。解决这个问题我是看不到了,你们那一代人也未必能解决。但我想有三点你们要把握好:一是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动武,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二是大陆的经济要奋起直追,你一直穷下去就永无希望。三是在政体上大概一国两制还不够,一种可能的方式是联邦制宪政之路。中国经济上强大了,政治上又有民主和法制的共和体,T_W问题才有可能迎刃而解。

第三,发展问题。上面两个问题的基础还是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而这个问题的核心是发动老百姓去干,而不能只是政府去干*要千方百计让全国人民的脑袋来代替总书记、总理的脑袋。我们再聪明也聪明不过人民*我们的政府管得太多了,要尽可能少管。经济上,老百姓和市场都比我们的计划聪明。我想,只要坚持开放改革,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放手让老百姓去干,也就是坚持不断地发展经济民主,每年增长速度超过7%是有希望的。坚持下去,持之以恒,等你们交班时,中国或许就成了一个小康国家了。

第四,中美关系。中国对外关系中最重要的是中美关系。回顾一百年来,对中国欺负最少的大国就是美国了。退回庚子赔款让中国人去美国留学不说,八年抗战,美国的援助比苏联援助多得多!抗美援朝与美国打仗,是金日成和斯大林加给我们的。美国是第一强国,中国的发展和统一都绕不开美国,世界和平和发展也离不开美国。现在为了稳定和发展,我们只能是韬光养晦,绝不冒头,没办法,我们能力不够,手段有限嘛。到了你们那一代,办法可能会多一些。我们要学习美国宪法,美国人会不开心吗?为了国富民强,我们党让人民当家作主和富强的理想不变,但名字是否也可以考虑改成人民党、社会党之类呢?我想,名字一改,中美关系马上会改善。总之,到了你们那一代,手段会多些,办法也会多些。你们也要开明些,灵活些,要有所作为,不要像我们这一代人这么僵化和死板。只要为了国家人民利益,实事求是地去做,就经得起历史的考验。

第五,"六四问题"。"六四"是中国改革开放过程中的必然现象。社会成本很高。这个问题,今后会有人来翻旧帐。说你动用了军队,也死了人,责任是躲不掉的。但也还有更大的历史责任,则在于国家前进了,还是倒退了?国家是混乱破败了,还是稳定发展了?真正对历史负责的人,不怕这种责任。尤其要做领袖,更得要有担当。到了你们那一代,也不知会出什么样的事情,或许是,或许是七四。但你们一定要有对历史和国家的责任感,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只要对中国进步发展有利,该怎么干就下决心去干。回答"六四"这类问题,根本的方法不是去争论,而是实实在在把国家搞好,让人民生活-天天好起来。有人告诉我,党内人才是一代不如一代,我看得依什么标准衡量。论文才飞扬,我不如毛泽东。论意志坚定,你们可能比不了我。但论科学理性,论勤奋努力,论民主开明,可能会是你们的长处。总之,不要怕事,不要怕祸。要敢闯、敢干、敢负责任。当然,也不要一朝权在手就惹是生非*要不惹事、不生事、干实事,敢负责。有了这种态度,历史也会对"六四"
有一个理性的说法。

第六,制度建设。除了政改要在宪法制度上下大气力外,还有党内、政府内的政治制度搞一些持之以恒的建设*像今天我们只能在小圈子里选接班人,小圈子选你们。这是历史条件,没有办法,但这办法绝不能长期下去。最终,领导人还是靠人民来选,不能靠小圈子和枪杆子。最好是从基层的民主建设抓起。今后我们再也不是枪杆子里出政权了,也不能仅靠枪杆子来维持政权*古语说是得民心者得天下。我看得靠实事求是的本事,靠真理和民心民意来维持和完善政权。你们要有这种观念,今后主要是靠老百姓的税收来养政权,你要老百姓养你,你就必须去代表民意和服务民意。这事从上到下搞风险大,但必须实验。不搞的风险更大。合理的办法是从下到上慢慢演进,先把基层工作做通,农村包围城市,这样风险较小。就像我们八十年代的农村改革一样,先从农村基层的大包干抓起,而后是乡镇企业,再而后是城市改革和国有企业改革。制度改革也可以这样去摸着石头过河。不要急,但也绝不能不去开拓进取。

最后一个问题,是关于你们和我家的一些个人问题。先说我家吧。我家现在不发愁。朴方服务于残疾人,三个丫头都有自己的事干。我担心的是质方,他是一介书生,不善与外人交流与投机,不能让他从政或搞理论研究。他要经商就由他去吧,但你们要帮我监管他,不能让他搞大,做一个普通人最好。瑞林也算是我家的成员了,你重点就去军队发展吧,努力做好泽民同志的部下。另外是关于你们两位,虽然都50岁上下,但你们能走到今天我看是也有本领。在苏东问题爆发后,我曾给政治局说要沉着应对,稳住阵脚,冷静观察,韬光养晦,绝不冒头,这话也适合于你们。尤其在泽民他们主政时,你们要用这20个字去做好助手。今后当你们主政时,这20个字仍是做大事要注意的。只是在20字后面再送你们四个字:"有所作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