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8日

二十周年将至-天安门母亲再发公开信

今年是六四事件20周年。本周四,127位天安门母亲发表致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公开信,呼吁两会代表拿出勇气,冲破禁区,直面六四。这是天安门母亲自1995年以来第15次致函两会。德国之声记者就此采访了天安门母亲丁子霖。

在这封致两会代表的公开信里,除了自1995年以来每年都提出的三个主要诉求--真相、赔偿和问责之外,天安门母亲重点提请两会代表们拿出勇气,冲破禁区,直面六四。天安门母亲丁子霖说:"冲破执政者划定的禁区,需要勇气;冲破铁腕人物邓小平造成的血案,需要勇气。除了这个以外,说实在的,面对20年前那场血淋淋的大屠杀,面对那场大屠杀之后所留下的无际的苦难,这也需要勇气的。绕着六四走的人,可能不觉得;但是我们身在其中的人,我们觉得,这些代表,只要良知尚存、人心还在,他们就要有勇气和现在的执政当局不保持一致。保持一致,就是继续沉默;不保持一致,就是直面六四。"

2006年,天安门母亲群体在致两会代表的公开信中,提出按照先易后难的原则,先解决一些现实的问题,包括撤销对六四受难者和亲属的人身限制,允许死难者亲属公开悼念亲人等。丁子霖说:"2007年,我第一次去我儿子遇难的地点,为他和在木樨地倒下的所有遇难者作了祭奠。但我是无声的祭奠。去年,我还是这个时间去的。我之所以在07年做是因为07年开始,六四周年我门口没有站便衣。如果站着便衣,他们是不让我出门的。所以07年我去了,08年我也去了。今年如果可能,我当然会继续做下去。"

尽管如此,那些"先易后难"原则下的具体诉求仍远未得以实现。20周年之际,天安门母亲希望能再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们知道,这20周年对我们来说,既沉重,也不容易呢。我们从去年开始,这些老妈妈们,这些遗孀们,大家一直就在精心准备。在我们生活的环境里,我们只能做力所能及和能够做成的事情。很多事情都是我们做成之后才写出来,说出来。事先我们不能说。像两会公开信的事情,我们还没起草呢,我们很多妈妈已经被警察找上门了,--今年两会你们写什么,写了没有,给我们看看。我们真是觉得又可气又可笑。"

2008年,天安门母亲致两会代表的信中要求,就六四问题展开对话制定时间表,但迄今未得到回应。今年,丁子霖已经73岁了。她说,每年公开信最后的签名栏里,已故天安门母亲的人数在迅速增加。而她自己也疾病缠身,"我身体糟透了。我丈夫去年得了重病,他是心脏引起脑梗,现在正在康复期。所以我现在很累,我要照顾一个病人,还有难属群体的事情。我们现在还有两位难属,一位得了癌症,一位危在旦夕,已经不省人事了。纪念20周年前,也有很多事情要做,我在一点一点地做。"

六四事件20周年,是国际媒体关注的焦点。而中国的年轻一代却对此知之甚少。丁子霖表示,对此她并没有太大的忧虑。她相信,一旦真相大白,所带来的反弹的力量将是巨大的,"我觉得看这些问题,不能割断历史。如果从历史的眼光来看,我们没有理由悲观。但是,我们面临的现实又是那么严峻。我们又不能掉以轻心,我们必须谨慎行事。"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转载或引用请标明出处
原文:http://mobile.dw-world.de/chinese/ua.24/mobile.A-4061830-293.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