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8日

江棋生:穿越电子柏林墙

《零八宪章》签署人已经直逼九千。如果这些比较有勇气的国人,以一传十、十传百的方式传销穿墙软件的话,那两轮下来,就会助九十万人越过电子柏林墙。假如那九十万人,再以同样方式传销的话,那就会助九千万人飞越电子柏林墙。做到这一点很难吗?不是。做到这一点难吗?也不是。我的建议是:热爱自由但又心存恐惧的人,请从尝试穿越电子柏林墙做起。

最近,我读到一位《零八宪章》签署人的留言:我周围生活着这么一群所谓的"清醒"的成人们,但我的同龄人的反抗思想却在逐步上升,在此希望贵方能够给予我突破中国网络封锁的方式方法和一个能够长期稳定的联络方式,从学生这里完全可以打开一个新的突破口,把真相告诉更多更多的人们,现在中国教育部的倒行逆施正在不断上升着学生的反抗意识。我以为,这位学生的吁请和呼唤,正好点明了中国民间现在就可以抓紧去做的一件事:一部分已经成功突破中国网络封锁的公民,帮助越来越多的国人穿越官方构筑的电子柏林墙,实现《世界人权宣言》第十九条所说的"通过任何媒介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

说实话,要是牛博网没被封杀,并且还有马博网、驴博网冒出来,这事还不算特别紧迫。在罗永浩先生创办的牛博网上,有"网事一周"公布未经包装、未被污染、未受扭曲的真相,有连岳、梁文道、崔卫平、冉云飞、莫之许、王小山、韩寒在好好说话、平和说理,有众多网友作为牛博人在阅读、在发声、在论争,因而也就有与日俱增的、巨大的点击率。今年1月9日,这样一个毫不"低俗"的网站被当局痛下杀手,事情就变得紧迫多了。我认为,在获取信息上先自由起来的一部分公民,目前应当吹响集结号,免费传销"自由门"、"无界浏览"等穿墙软件,让自己的亲属、朋友、同事、学生,让所有追求真相、不愿再被愚弄的国人,能够轻松穿越电子柏林墙,行使自己的知情权。

在当下中国,免费传销穿墙软件这件事,太有可行性了。技术上是一点难度也没有;政治上则风险很小,其风险远小于实名退出共产党,也远小于实名签署《零八宪章》。通常,将它们作为附件,用发邮件的方式就可瞬间送达。胆子稍小一点的,拿个U盘搞手递手传接,亦算举手之劳。但是,这么做,意义不小,功德无量。

如果说,1989年之前柏林墙内外是两个世界两重天的话,那么,从活个明白、活出质量、活出尊严、活出意趣来说,如今电子柏林墙内外,同样是两个世界两重天。这两个世界,不是差钱不差钱的问题,而是电子柏林墙外,多元世界精彩纷呈。我有不少朋友从我这儿得到"自由门"后,曾对我说,穿越电子柏林墙后,那种大开眼界,那种精神解放所带来的充溢每个细胞的愉悦,是一辈子都忘不了的生命体验。墙内,主打品种是官方经销的"营养"套餐。墙外,是由你任选的精神大餐。其间的差别,可作云泥之比。当然,我也不想讳言,墙外的世界良莠不齐,也有很糟糕的东西。不过,这不正需要你拥有自己的脑袋,经受思想的历练吗?

现在,《零八宪章》签署人已经直逼九千。如果这些比较有勇气的国人,以一传十、十传百的方式传销穿墙软件的话,那两轮下来,就会助九十万人越过电子柏林墙。假如那九十万人,再以同样方式传销的话,那就会助九千万人飞越电子柏林墙。做到这一点很难吗?不是。做到这一点难吗?也不是。我的建议是:热爱自由但又心存恐惧的人,请从尝试穿越电子柏林墙做起。

至今还没轮到机会尝试穿越的国人,怎么办?选择多读读《炎黄春秋》、《南方周末》和《随笔》等,不失为是一种很好的精神热身。我手头有一份2月19日出版的《南方周末》。头版文章的标题可以说相当恶心,叫做:他们是"中南海主人"。"他们"是指受邀进入中南海的13名"基层群众代表"。但是,不要因此而误判《南方周末》被阉成了那副惨样。因为文中还是说得很实在,把他们不是"中南海主人"的真实身份作了生动传神的描述。请看:"主人"陈威涛的父母,突然间听到儿子要进中南海,"二人都感到难以置信";"主人"古甲伟要进中南海那属于他的一亩三分地,居然"很紧张","一家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压力极大";另一位"主人"在中南海"家"中"发言时很紧张,拿着稿子的手不断颤抖";这些货真价实的非主人,进了一回中南海"一直有一种在做梦的感觉"。头版文章处理得如此文不对题(或题不对文),如果不是疏漏,则十分耐人寻味。

此外,本期《南方周末》还有多处令人激赏的亮点。《读者来信》一栏中,说出的真话很有份量。转发的《南风窗》文章"农民应有自治农会"已然突入言论禁区。正面提到
"时任国务院总理的赵紫阳",需要《炎黄春秋》编辑部那样的胆识。而将整整一版的篇幅献给刚刚离去的人民日报老记者、"直立行走的水"刘衡女士,则让人印象深刻,感受到别样的深意。奶奶刘衡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不会说假话"的人。她的孙女"不锈钢老鼠"刘荻,也是一位不会说假话的人。两人的区别在于,奶奶刘衡的一生,有太多太多的"没想到",又忍不住要"傻傻地说";而80后孙女刘荻,已有太多太多的"想得到",并乐意爽爽地说。

2009年2月26日 于北京家中
作者:江棋生
原文:http://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zhongguolaihong/zijingchengxia-02262009173616.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