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8日

艾未未:没心没肺

很多年以来,战斗在医疗战线上的白求恩们在做着人体器官移植买卖.使中国成为最活跃的人体器官交易市场。不是因为中国人更贱,即使是活的贱死后也不一定会贱。至于人为什么会贱,属哲学伦理问题,不在此文讨论。

这里说的是纯技术问题。

从死刑犯的尸体上获取生理器官,准确的说是盗取。这是公开的秘密。既然要你死,你的残留物当然属于致你于死地的权力。包括你的死亡最后消费的那一颗子弹,这是国家向受刑者家属索要子弹费的理由。

在不是很久以前,那些"反革命分子"判决后游街示众,人们成群结队的着涌向刑场。常听人说谁谁的"命大",一枪不能解决问题,只好用皮鞋搞定,为国家"省下一颗子弹"。

那个时代和这个时代并无大区别。在春天的故事里,行刑不再鼓励人们观赏,顾及到死者将产生的剩余价值,弹着点需要更高的技术含量,要做到死而不伤。在受刑者可见的地方,总是停放着一辆医院的救护车,枪声响起,白衣天使们拽着手术、冷冻箱扑向一具具冒着热气的尸体。

一个死刑大国,世界年死刑总量的一半,年均死刑四千人的数量足以使人春心荡漾。感谢二十年的严打、重拳、整治。刑犯死前早已丧失基本权利和尊严。2008年最受关注的杨佳案,杨佳临刑前一天,其本人和家属均未被告知,杨母从被秘密关押了四个月的精神病医院送往上海监狱与儿子会面时,并不知道那是最后的时刻。

卫生部政策法规司副司长汪建容证实,中国开展器官移植技术有六百多家医院,其中一百六十家具备资质。还不包括军队医院和非法机构。

如果你是一个普通人,你会发现,将你拆开了卖的话会更贵。你身上的零件在你不在了以后,由别人拆开来卖,比作为一个全息全影的整件卖要昂贵得多。在国内,单单移植一个肾、肝或是心脏,价格在十四、五万至三、四十万不等。对外国人的收费要高出数倍。

放眼世界,土耳其在五千美元左右,印度三千美元,伊拉克巴格达七百至一千四,菲律宾一千五。可见价格高低与和谐不和谐,折腾不折腾有直接关系。

"人人生来平等"在中国主要是指死后,副省长胡长清、人大副委员长成克杰的五脏六肺的市场价与杀人犯邱兴华、马加爵大概没有什么区别。

三聚氰胺婴儿肾结石废了,重症者最高赔三万,轻者也就二千,很多盘爆炒腰花吧。北川死亡儿童的家属,被告知需要"体谅政府的难处",六万就打发了,若是拒不签字,分文不给还可能被拘。价格真是个魔鬼。

中国的心肝肺不是最低价,为什么会有国际市场呢?因为中国是和谐之国,有坚强的军队和稳定的国家保障,货源充足成色新鲜可配置性强。近日就有日本共同社爆料,十七个日本人在华换肾换肝,人均花费八百万日元合五十万人民币,一次次拉动内需。

羞于承认人体器官买卖,对于西方的报道总是冠以"恶毒攻击""反华""别有用心"之说。可是经常是人桩俱在的被逮个正着。07年出台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尽管纸面文章。

没心没肺的改革开放,基本上卖完了一切的可卖和不可卖之物,发展是硬道理,不卖白不卖。

不远的将来,一个中国人,无论你走到哪里,异国他乡,举目无亲,你都可以自豪的望着远方的人们,他们可能有一颗中国心。

精明的上海人该不会把杨佳的器官卖给了日本人,日本人有了杨佳的神勇,那可不是几个烈士可以了得。

作者:艾未未
原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3f90ad0100cc2o.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