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2日

遇罗克――一个真正的伟人

这是一个辉煌名字,这是一个悲壮的名字,这是一个伟大而不朽的名字。虽然他象一颗流星那样很快就划过了中国历史的星空。但他骄傲的名字,永远透着执着与勇敢的灵光。让我们的心灵倍感振奋与激动。

谁说共和国历史上没有铁骨诤诤的汉子,没有一个敢于说真话的人?遇-罗-克就是一个!不知历史为什么这样不公,偏偏把那么多美德送给这个年轻人,你送给他发现真理的智慧不就够了吗,竟然还送他为真理付出代价的决心,以至于断送了他的生命。但中国的那段历史却因为遇罗克的存在而保有一束神光。难怪遇罗克的弟弟遇罗文称哥哥的死是值得的。

"遇罗克,男,27岁,北京人民机器厂学徒工,因写下《出身论》等文章,于1970年3月5日,遇罗克和另一批"死刑犯"一起被处决。"
――――摘自遇罗文的回忆文章

在人人自危的年代,在"万岁万岁万万岁"的拥戴声中,在一个真理缺席、直言退位的世界里。人们习惯了盲从于权势,习惯了说假话,习惯了践踏同胞的尊严。不要说《出身论》这篇文章,就是说一句与先帝爷不痛不痒的话,也可能大祸临头。这样的故事不只是发生在明清年代。说真话的代价简直太巨大了!

遇罗克的遭遇,后人肯定难以置信。他们一定会这样猜度我们:难道中国人除了整人,就不能做点为你为我为大家的事情,就不能塑造一个充实快乐的生活环境吗?

一九六六年初,北京市市长吴晗因为《海瑞罢官》受到批判,在文艺界众口一辞的唾骂声里,《文汇报》发表了遇罗克另一种声音的《人民需要不需要海瑞――与姚文元同志商榷》(当时该文作为反面材料发表的),使得他成为了当时的"准专政对象"。而真正使他获罪的是---他在当时那个等级壁垒上掀起了十二级台风的---《出身论》。一九六八年一月,遇罗克被捕。但这不是他被杀的原因。
在遇罗克看来, 比死更痛苦的事,这就是自欺和屈服于真理以外的东西。遇罗克在 1966年8月26日日记中写道:

"我想,假若我挨斗,我一定记住两件事:一、死不低头;二,开始坚强最后还坚强。"

对真理的无比坚持,惹得造反派们恼羞成怒。他们肚子里定然认定遇罗克是个傻子:真理还能比毛主席重要了啊!

遇罗文在回忆中说:

一次在审讯中,审讯人员恐吓道:"遇罗克,你顽固透顶,你的下场可想而知。给你两分钟考虑后果!"审讯人员和记录人员都出去了,屋里只剩罗克一个人。两分钟后,忽拉拉涌进十几个人,围着他坐了一圈,气氛骤然紧张......

难友中一位干部子弟(张朗朗)很佩服罗克的才学和胆识,他问罗克:"你为一篇《出身论》去死,值得吗?"

"值得。你过去一直生活优越,终日在高干子弟中间,这所大学上腻了,看不上了,还可以上另一所。你对家庭出身问题没有体会。而我几次高考,成绩优异,都没有考上。像我这样的并不是一两个啊。可以说,从我们能奋斗的那天起,就是被社会歧视的。你不了解我们这些人的社会地位和心情。我被抓了,也许结果不堪设想,但为出身问题付出这么大代价的,解放以来还是第一次。如果说这是呐喊,也是受压迫的人喊出的最强音了。

"我没有想到一篇《出身论》会影响这么大,全国各地那么多感人肺腑的来信,常使我读着流泪。我永远忘不了,有姐妹俩,哭着找到我们,一再说:'收下我们吧!哪怕整天给你们端水扫地都愿意。'为了他们,值得一死。"

1970年3月5日,在北京工人体育场里,在排山倒海的"打倒"声中,27岁的遇罗克被宣判死刑,并立即执行。他的罪名是:一、书写的10万字的反动文章;二、在狱中气焰嚣张;三、扬言阴谋暗杀。暗杀对象是当时伟大的领袖和导师毛泽东。

攻读健泳手足情,遗业艰难赖众英。
未必清明牲壮鬼,乾坤特重我头轻。
――――遇罗克《赠友人》

这个饱受苦难与煎熬的心灵,满载对这个世界和人们的热爱和责任。《出身论》的写作,不只为自己的境遇,也为当年身心倍受蹂躏中国人。要是为自己的话,他大可以闭口不言、苟全性命。这就是责任心使然。每个生命来到世间,都是有责任的。决不能只是吃喝享乐,昏昏噩噩,宛如行尸走肉,宛如飞禽走兽,宛如别人养的猪狗。或者宛如别人的主人。

遇罗文回忆说:

"在监狱里,许多蛮不讲理的小偷,横行霸道的杀人犯,一听说他是遇罗克,马上都肃然起敬。因为,他是《出身论》的作者,是第一个站出来替这个时代被污辱、被损害的'贱民'作公开辩护的人!"

没有爱心,遇罗克不会体会别人的苦痛,没有责任,遇罗克不会惊天一呼!这是一个绝对伟大的心灵,绝对伟大的人!共和国不会忘记,历史不会忘记,世界不会忘记。这个伟大的名字永远会得到有良知有责任心的中国人的尊敬与怀念!

这个伟大的心灵永远也不会死,他高贵的灵魂永远在中华上空飘弋,目不斜视地盯着那些口是心非的家伙们,直到他们浑身颤栗,直到他们的良心发现,直到他们感到羞惭,直到他们重新做人......

作者:xinzs73
来源:http://www.yadian.cc/blog/56805/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