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9日

章文:“中式民主”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以下这个说法流行很久了:中国要走向民主,但不是西方民主,而是有中国特色的民主。

不少持这种观点的人士在多个场合不厌其烦地鞭笞西方民主的种种劣处,言辞凿凿地宣称"西式民主不适合中国"。

许多人,包括我本人在内很长一段时间也给弄蒙了,以为民主真有地域区别呢,有西式民主,也有中式民主,或许还有非洲民主以及拉丁美洲民主呢。

后来脑子清醒来后,才发现民主就是民主,乃普世价值,哪有什么地域之分啊!

春节期间,本想好好休息一下,却还是忍不住在某先生(该先生是一位支持中国走向民主,却强烈反对西方民主的人士)的一篇博文后,参与讨论了,结果便有了文末不长不短的探讨。

这是一段很有意思的对话。从中,旁观者会发现我和某先生有不少的共同点:

第一,我们都赞同中国走向民主,不是暴风骤雨式的,而是渐进式的;

第二,我们都认为中国民主的大趋势不可逆转,其要素包含"某种监督制衡机制、言论自由、法治",某先生虽然不认为"三权分立"适合中国,但却和我一样,肯定人大对一府两院的监督作用,以及要进一步提高人大的独立性,这在我看来,其实就是西方"三权分立"中的重要部分,至于采取何种称谓,并不重要。

当然,旁观者也将发现我们的不同点:

我认为民主乃普世价值,无东西方之分。某先生则不赞同"普世价值"一说,认为西式民主不适合中国。

针对此分歧,我向某先生请教:舍掉所谓西式民主中的"三权分立、言论自由和法治"诸要素,中式民主将是什么样子?某先生很诚恳地回答,他也不知道。

从某先生的回答中,以及长久以来和其他人的辩论中,我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不光某先生一人对中式民主的前景模糊不清,其他不反对中国民主但却强烈反对西式民主的人士莫不如此,他们经常指责所谓的"民主派"只会照搬西方民主制度,不能给出中国特色民主路线图,没想到他们自己照样是糊涂蛋,照样只会就反对而反对。所谓的"民主派",例如我本人,虽然曾经提出设立政治特区的想法,但说实话,如果抽掉"三权分立、言论自由和法治"诸要素,我也不知这政治特区将要实践什么?!

不赞同西式民主,却承认中式民主中包含"监督制衡机制、言论自由和法治"诸要素;不赞同西式民主,但赞同中国民主,却又不清楚中式民主的前景。

这些个自相矛盾真令人头大,清醒如我者,也快被搞糊涂了,不知道像某先生这样的朋友们究竟想要表达什么?究竟是真心拥护民主还是仅仅口头说说,实际排斥?

最后,我想说,此次和某先生的辩论虽然快把我搞晕了,但心平气和、真诚无欺的对话氛围,是我所欣赏的,仅此一点,我要向他说声"谢谢"!

以下是我和某先生在其博文后的辩论:

[回复]

章文 | IP地址: 123.112.192.* | 2009/01/29, 20:22

某先生,你的如下观点我是赞成的:中国要民主,但不能用桔子革命那种急风暴雨式的办法。这亦是我本人长期以来的观点,中国不能再陷入以暴易暴的历史性混乱了。

正如你和其他人所强调的那样,某些民主派人士不能给出中国民主的路线图(其实就我本人来讲,我曾经提过一个初步的想法,那就是先设立一个政治特区,仿效当年深圳经济特区一样,先试验,再推广),我同样没有看到你和其他人所谓的民主路线图。

你说"中国要民主,但本人不希望采纳西式民主",我很真诚地向你讨教:不搞所谓的西式民主(三权分立,言论自由,法治),中国的民主会是什么样子呢?

恕我愚钝,我真地想像不出中国的特色民主将是何样。因为在我本人看来,民主、自由和法治乃普世价值,没有东西之分。但显然,你不认同"普世价值"这一提法,那么请你告诉我:中国的民主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应该包含哪些因素?又如何去实践?

请你还有其他感兴趣的朋友,有教于我。既然你们不认同"西式民主"(所谓的普世价值),那么就请提点具体的意见吧,不要像被你们指责的他人一样,陷入口号之中。那样有什么意思呢?

---------------------------------------------

[回复]

某先生 | IP地址: 218.87.208.* | 2009/01/29, 21:16

回章先生:

  关于"普世价值"问题,我以前说过,既然三国四方的"群儒"争得面红耳赤还是没完没了,那就不是"普世价值"。我从不反对民主,只是强调要结合当时当地的实际;我不赞同西式民主,因为那是有钱人的民主。有篇小文章好像叫《雅普雅普岛上的金喇叭》,写得不错的。国家应该对财富表示足够的尊重,但国家政治不能完全由财团主导。我反对西式民主的另一个理由是,地球上主要是民主国家,但大多数欠发达,真正发达的也就那么几个,如果中国参与"摇奖",一般的理解是败多胜少。

  "中国的民主到底是个什么样子"?说实话,我不知道,因为八字还没有一撇,我不认为现在的中国是民主国家,因为它事实上是中央集权国家。路线图没有现成的,应该是边实践边修改。我之所以赞同这种模式,原因之一是它在这方面一直在前进,并且看不出有逆转的趋势,现在又加上了互联网,我更相信趋势不可逆转。究竟是什么样的趋势?这点可以比照您括弧里的"三权分立,言论自由,法治",后两者,虽然不尽如人意,其实都在进步。"三权分立"的目的说穿了就是监督与制衡,但这不是监督与制衡的唯一途径。我曾经提过"奇偶论",虽然我相信管用,但也许太陡,或许,如果这种模式能被采用,那也要水到渠才成,不积累到一定的量不会导致质变。不过"奇偶论"也不是除"三权分立"之外的另一个唯一,应该还有其他途径。

  我向往的一种民主是比财产民主更广泛的民主。应该推倒的情形是倒退和无望,但这点与中国现实不符。如果相信民主(请不要局限于西式民主)是大势所趋,如果监督与制衡事实上正在进步,自由与法治正在进步,如果相信形势比人强,那么,我们应该让正在进行的实践继续,如发现出错就指出来,如有好的计谋就献给它。

[回复]

章文 | IP地址: 123.112.192.* | 2009/01/29, 22:49

某先生,我首先要说,很欣慰看到你说:这点可以比照您括弧里的"三权分立,言论自由,法治"。因为在赞同中国走向民主这个大的方向上,我们是有共识的,也就有了对话的可能,否则如有些人言之凿凿地宣称"民主不适合中国",那根本就没有对话的前提和基础了。

至于你的"奇偶论",我相信不少人会和我本人一样,以为那只是你一贯的冷幽默而已,当不得真的,因为太简单,太绝对了,根本不具备可行性。谁去负责划分呢?只有上帝吧!

另外,我感到迷惑的是,中国的人大在宪法的规定上,是国家的最高权力机关,对一府两院行使监督职能,很显然,这和西方的"三权分立"有一定的相似性。

因此,我有两个问题求教于你:一,你认为这样的设置,只是执政党的又一个当不得真的的手段而已吗,又是某位人士的"支票论"?二,如果执政党是当真的,那么下一步对权力的制衡该从何处着手?

众所周知,众皆承认,(这两个"众"是指那些客观之人,睁眼说瞎话的除外)目前对一党独大下的权力的制衡是非常疲软的。

[回复]

某先生 | IP地址: 218.87.208.* | 2009/01/29, 23:44

  "奇偶论"的具体情况就不在这里讨论了,否则容易稀释主题。我在多年前就提出了"奇偶论",当时有个右派网友说我是开玩笑,但几年后他对此多了好几分认同,并相信我是认真的。我说这些是要表明我以前就盯上了监督和制衡的问题。下面接着说你提出的人大问题。

  我们两个基本不存在道德上的绝对对错问题,而在于对历史和现实的重视程度问题。从历史的角度看,一个政党打下了江山,而且赢得还算光彩,不可能轻易"弃权",就是政变上台的还会用力保住呢。"策略"问题,共产党不是圣人集团,肯定会采用一些"策略",谈论其中的道义就要看广度和深度了,除此之外,更要看走向。人大以前被称作"橡皮图章",但这些年它已经不完全是"橡皮图章",这说明人大的作用是可以改变的。其实很多时候形式未必是决定性的,比如蒋介石和金正日,换什么头衔都是老大。那么,下一步又如何制衡权力呢?答案也不是太复杂,比如逐渐扩大人大的权限以及增加人大各专业委员会的独立性,尤其是提高人大本身的独立性。如果量变相对容易,质变就可期待,最怕的是原地踏步甚至倒退。终有一天,人大的专业性会达到比较让人满意的程度,既然大家都"惦记"上了它,它就是"过了河的卒子",只许前进不许倒退。

  "疲软"是不可否认的现实,逐渐"坚强"过程也是看得见的。

[回复]

章文 | IP地址: 123.112.192.* | 2009/01/30, 00:07

好,这样真诚的讨论我非常喜欢,并将继续下去。

如果我理解无误的话,你认为人大的设置,执政党还是真心的,并不仅是策略。我也承认人大不再完全是"橡皮图章"了。我更支持你的下一步方案:"比如逐渐扩大人大的权限以及增加人大各专业委员会的独立性,尤其是提高人大本身的独立性。"

但是,你又说了"如果量变相对容易,质变就可期待,最怕的是原地踏步甚至倒退。"目前的关键问题就在这里了,量变并不容易,人大的独立性近些年不但不进步,还不是原地踏步的问题,而是有倒退的迹象,地方党委书记兼任人大主任,即是明证。

当然,如果你也和某些人一样,认为此举并无不妥,那我不再讨论下去。但如果你并不赞同此举,那么我将再次发问,向你请教:一,此举是不是倒退?二,如何来防止这样的倒退?三,在这样子坚硬的现实面前,如何保障并提高人大的独立性?

我们都有善良的愿望,但我们同时也是深谙现实的成年人,懂得目标的实现不能光靠愿望。第三次恕我愚钝,鉴于来自执政党这些不可阻止的倒退,我没有看见你所谓的制衡机制"逐渐坚强的过程"。

[回复]

某先生| IP地址: 220.176.194.* | 2009/01/30, 10:15

  倘若是各方面同时进步,那就不是渐进而是突进了。成克杰都没能毁掉人大,其他因素更不会,我对此有信心。人大监督的软弱,首先当然是政治体制上的原因,这就是党领导全局,这点在很多人看来是无法突破的瓶颈,其实不然。

  突破该瓶颈是存在具体办法的,兹略举数例:

  1、细化权限。比如说清楚"重大事务"到底是哪些事务,不让各级政府有空子可钻;

  2、强化执行。无权执行的监督永远是软弱的,所以要提高推翻人大结轮的门槛,不能推翻即自动生效;

  3、机构专职化。食品药品监管局专职后,被监管部门的级别就不是障碍,说难听一点,唾沫吐到地上都是一颗钉子;

  4、队伍年轻化。年轻化以后,成绩就与前途挂钩了,快退休的人是不存在前途问题的。

[回复]

章文 | IP地址: 123.112.196.* | 2009/01/30, 15:24

再次感到欣慰。看来我们在提高人大的独立性方面有进一步的共识了。显然这就是所谓的西方"三权分立"的一个很重要的部分,不管是哪种说法(三权分立,抑或中国特色监督制衡机制),实质差不多的。

再来逐一讨论你在"一党独大"的前提下,为增强人大独立性提出的具体方案:

1、细化权限。规范政府的权力边界,这是这些年一直在进行的工作,也有一些成效。但是只是治标难治本,为什么呢?因为党政不分,党委书记仍是实质上的一把手。规范了政府的权力边界,但党委的权力边界仍然模糊不清,难以界定,因为"党领导全局"。于是一个关键性的问题来了:如何规范党委的权力边界?谁来规范?

2、强化执行。你所言"无权执行的监督永远是软弱的",多么正确!问题也就在这里,谁来给人大的监督增加"权力"?靠党委吗?众所周知,当下的人大是不可能像西方议会那样给自己增加"权力"的。

3、机构专职化。显然这会起些作用,但同样会遇到第一项中的问题,因为都是政府部门,故参考第一项中的分析。

4、队伍年轻化。众所周知,中国大陆干部年轻化已经不错了,不少厅局级干部都是40岁以下,更别说县处级了。但是年龄和"实效"、"清廉"并不成正比,有"59岁现象",也有"29岁现象"。只要机制不变,年轻人和年老人都会受同样的局限,犯同样的错误。

[回复]

章文 | IP地址: 123.112.192.* | 2009/01/29, 23:01

再追加一句:我本人特别希望,中国能够推出一个有特色有实效的监督制衡机制出来,和所谓的西方"三权分立"不一样,我将感到无上的光荣和自豪,因为这也是为世界为人类做出大贡献了。

但同样恕我(像我这样的人很多)愚钝,我目前没有看出这个迹象来,特别是在一党独大的情况下。

[回复]

某先生 | IP地址: 218.87.208.* | 2009/01/30, 00:00

我当然早就知道你对"一党"的不满,我不想在此详细谈论这个问题,不是因为政治方面的原因,而是从实际效果出发。

[回复]

章文 | IP地址: 123.112.192.* | 2009/01/30, 00:48

某先生,我不是一个道德论者,反对一党独大,更多的是从现实出发。我之所以对一党独大不满,更多的就是出于"实际效果"的缘故,我认为在一党独大的情况下,建立并执行监督制衡机制的"实际效果"会很小。这已经被现实所验

原文: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ab41d27d613a4058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